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六叔犯下三次反革命案的過程

—六叔三案

作者:
無論鄉親們怎樣向駐隊幹部求情,說鄧叔其實不是敵人,而是世代貧農,只不過是喜歡開玩笑而矣,不可能是隱藏的反革命,都統統沒用,第二天縣公安局就開來了吉普車,把鄧叔帶走了。還順便把村裏的幾個老地主也一同帶走了,說是同夥。鄧叔在牢裏只坐了兩個月,天天被提審,見他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把他放回來了,而反革命的帽子還戴着。

鄧六叔斗大的字不識一籮筐,文革中卻糊裏糊塗犯了三次反革命案,坐了三回牢,差點把命都丟了。一天晚上,全生產隊男女老少都集中在村祠堂里評工分。每次評分前都要由公社駐隊幹部帶頭學習毛主席語錄。那天駐隊幹部忘了帶報紙,隨手一指牆上的毛主席語錄說:「我們今天就念這個!」

鄧六叔一看牆上的紅字歪歪扭扭,忍不住說了一句:「寫得這樣馬虎,一個都認不到。」眾人哄的一下笑起來了。原來牆上的語錄是村美術老師完全按照毛主席的草體字原樣畫上去的。那時全國都是那樣,文盲鄧六叔哪知道這個啊。有人告訴鄧叔:「這可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寫的呢!」鄧叔不以為然,還耍起嘴皮子:「毛主席什麼都好,就是這手字寫得太潦草了,讓我們沒文化的貧下中農看不懂。我們要給他老人家提提意見,請他老人家寫工整點,讓我們貧下中農看得清楚!」眾人更是開懷大笑。

這一下惹禍了。只見駐隊幹部臉色鐵青,憤怒地指着鄧叔的鼻子吼道:「你這是什麼態度,膽敢惡毒攻擊我們最最最偉大的領袖和導師毛主席!」眾人肅靜下來了。但是駐隊幹部不依不饒,雙手叉腰,突然站到記工分的桌子上喊:「社員同志們,剛才鄧老頭對毛主席的惡毒攻擊你們都聽見了吧?毛主席常常教導我們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就是要我們提高警惕,密切注意階級鬥爭的新動向。鄧老頭其實就是混在我們貧下中農隊伍中的現行反革命分子!」

無論鄉親們怎樣向駐隊幹部求情,說鄧叔其實不是敵人,而是世代貧農,只不過是喜歡開玩笑而矣,不可能是隱藏的反革命,都統統沒用,第二天縣公安局就開來了吉普車,把鄧叔帶走了。還順便把村裏的幾個老地主也一同帶走了,說是同夥。鄧叔在牢裏只坐了兩個月,天天被提審,見他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把他放回來了,而反革命的帽子還戴着。

鄧叔坐牢回來後,老實了好幾年,對凡屬與毛主席老人家相關的東西都畢恭畢敬。那時每家各戶都派發毛主席的彩色紙畫像,讓人貼在牆上一天到晚禱告。鄧叔家就兩間泥土房,一間廚房一間睡房。睡房裏沒窗戶,黑咕隆冬。領到畫像後,鄧叔把它虔誠地貼在廚灶上方,把毛主席像當成灶神一樣的膜拜。後來發覺那裏的位置不好,因為時間久了會把毛主席老人家的臉上熏黑。於是鄧叔立即關了廚房門,小心翼翼地想揭下來,重新貼個地方。當初貼上去時是用稀飯水粘死的,現在想揭下來可不容易。等他又急又怕費老半天終於揭下來時,毛主席像的一隻眼睛還是弄爛了。

儘管他把揭下來的畫像貼在了最黑暗的睡房牆上,但最終還是沒有逃過革命群眾的雪亮眼睛。沒多久,縣公安局的人又來了,他又到牢裏坐了一個多月,罪名是死不悔改的現行反革命。這次坐牢回來後,鄧叔似乎開朗了許多。他說他是政治犯,白天不用干苦活,而且牢裏有吃有睡,比村子裏過的日子好多了,很舒服的,坐得他都不想出來了,但是牢裏的幹部不允許,說我沒什麼大罪,就要求上面讓我回來。村里人都笑他,說他光棍一條,一人吃飽全家不飢,才會說坐牢好。村里人其實是很忌諱坐牢的,總覺得那是壞人的事。

過了幾年,鄧叔又犯錯誤了。一天中午,全隊人在村中一蔸大樟樹下學習,駐隊幹部拿着一張剛到的報紙傳達蔣介石死了的大好消息。鄧叔一聽,竟咋咋呼呼驚叫一聲「蔣介石死了?」他的本意是想說蔣介石終於死了,但話一出口,別人聽起來好像他很可惜蔣介石死了。駐隊幹部放下手中的報紙,和全村人一起看着鄧叔。鄧叔驚惶失措地說「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

當天鄧叔又被公安局抓走了。縣革委會討論了半天,有一半人說此人屢教不改,該殺!另一半人說,節省點子彈吧,一個快死的糟老頭了,讓他去坐牢算了!這回坐得最長,足有三年,到1977年才放回來。回村後,鄧叔就不再說什麼話了,直至1984年死亡。

(選自《黑五類憶舊》第四期,2010-09-16)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黑五類憶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624/1918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