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印度小哥救下受傷野鶴,治好後想放生,卻被鶴黏了一整年!

印度北方邦的曼德卡村是個平平無奇的小村莊,

田野、農民和土磚房,和其他印度農村一個樣。

但多呆兩天,你就能看到非常奇幻的畫面:

一隻巨大的赤頸鶴跟隨人類,人去哪裏,它就飛到哪裏,寸步不離。

這看上很像迪士尼公主片的拍攝現場,但那人並不是「公主」,而是普普通通的收割機駕駛員,穆罕默德·阿里夫(Mohammad Arif)。

他很自豪能和一隻野生動物建立友誼,「薩拉斯可不是我的寵物,它是我的朋友!」

一人一鶴的友情要從去年2月說起。

那天,阿里夫像往常一樣去田裏幹活,還沒挽起袖子,他聽到100米外的田地里傳來細微的鳥鳴聲。

他緩緩走過去看,發現一隻白鶴倒在草叢中,它的右腿明顯骨折,鮮血泊泊湧出,沾得羽毛和青草上都是。

這隻白鶴就是罕見的赤頸鶴。

赤頸鶴分佈在印度北部、巴基斯坦、尼泊爾和東南亞,它們三五成群地生活,以昆蟲和植物為食,大多居住在濕地和河畔。

赤頸鶴的體型龐大,平均身高有1.5米,翼展超過2米。它們是一夫一妻制動物,屬於終身伴侶,一隻死後,另一隻可能因悲痛而死,在印度是忠貞的象徵。

曾經,印度次大陸的土地上到處是赤頸鶴,詩人們為它們寫詩,讚美其美麗與單純。

但上世紀中期,巴基斯坦和菲律賓的赤頸鶴相繼滅絕,印度北部還保留了一些,也不過2萬隻。全球野生赤頸鶴的數量在2.5萬到3.7萬之間,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標為「易危動物」。

過去幾年,印度多個邦開展過赤頸鶴保護行動,阿里夫知道它的重要性。

他沒有走開,而是想把它抱回家治療。

倒在地上的這隻赤頸鶴明顯成年了,它的身高有1.52米,翼展2.4米。

當阿里夫慢慢靠近時,它虛張聲勢地展開翅膀,想把他趕走。

赤頸鶴對人類的攻擊性較強,啄起人來也很狠,但阿里夫沒被嚇到,他一把抱起血淋淋的赤頸鶴飛跑回家。

阿里夫家裏沒什麼西藥,但老祖宗的土方法也足夠管用了。

「我找來芥末油和薑黃,把它們做成糊,塗在它的傷口上。然後找一根小竹竿,用繃帶把竹竿和它的腿纏好,讓腿保持筆直。」

「我家外面還有一個房屋,好吧,那其實就是一個帶鐵皮屋頂的棚子。我把鳥兒放在棚子裏照顧,每天看看它的狀況,給它帶好吃的。」

阿里夫給這隻赤頸鶴取名叫「薩拉斯」(Saras)。治療期間,薩拉斯從敵對變得配合,再變得溫順可愛,它知道眼前這個人類是好人,開始接受他摸摸抱抱。

一個月後,薩拉斯表現得很像普通人家的寵物。

每當阿里夫要出門上班時,它就依依不捨地纏着他,因為腿腳不好,它只能委委屈屈地跳到院子裏,和其他鳥類玩耍。

到晚上,阿里夫回家了,薩拉斯會激動地上前迎接,它的頭瘋狂地上下搖擺,傻樂似地撲騰,有時還會輕啄阿里夫的手。

鄰居們開玩笑說,也許薩拉斯是想當一條狗。

但阿里夫覺得不會,畢竟它是野生動物嘛,身體康復自然會飛走的。

到4月份,薩拉斯的右腿完全好了,阿里夫覺得沒理由讓它留在家裏。他敞開大門,讓薩拉斯想去哪就去哪,白鶴回過頭來,撲扇着翅膀道別,最後飛入附近的森林裏。

看嘛,到底是野生動物,它不會和人類一起生活。

阿里夫有點傷感地投入工作,到晚上,熟悉的聲音卻出現了……

是薩拉斯,它又回來了!

它回家回得理所當然,似乎只是短暫出門玩了一趟。它徑直走到阿里夫身旁,讓他摸摸頭,然後從他的餐盤裏銜肉吃。

第二天,薩拉斯再次出門,到晚上又準時回家。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一年後,依舊如此。

它完全把阿里夫的房子當作自己的家,理直氣壯地在裏面生活。

薩拉斯是一個挺霸道的住客,對阿里夫的家人、朋友和鄰居並不友好。據阿里夫的妻子梅赫·魯尼薩說,她每次去餵飯都會被攻擊,「我和孩子們根本不敢靠近它」。

但薩拉斯對阿里夫是越來越黏了。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09/1875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