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女怕失去雙親 囤藥與世隔絕還買了制氧機

中國武漢是最早爆發中共病毒疫情的城市,武漢市民佩兒(化名)一家經歷過2020年初武漢封城的極度危機後,至今心有餘悸。即使病毒變異為奧密克戎以後,她們一家仍不遺餘力嚴加防範,與世隔絕、提前囤藥,甚至買了制氧機。佩兒的自述日前傳出,讓眾網友讀後不免感慨唏噓。

據公眾號「在人間」所述,佩兒是武漢南湖小區市民,她曾是一家醫藥公司的高管,也是武漢疫情早期「發哨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醫生的朋友,她的哥哥是武漢市第一醫院腫瘤科的醫生。因為對2020年初武漢那次慘烈的疫情記憶猶新,佩兒十分擔心擔心年邁體弱的父母親會在疫情中喪生。在今年12月初官方放開防疫管控後,她們全家仍然自發地居家隔離,基本與世隔絕。她說,父親前兩年得了腦梗加腦萎縮,母親也有糖尿病,這些是她不敢冒險的主要原因。

根據佩兒的自述:自從官方宣佈放開防疫管控以來,她就從來沒出過門,每天除了做飯,就是上網搶貨。聽專家說,病毒在乾燥通風環境下存活不過三個小時。佩兒讓快遞把送來的網購物資放在門外的過道里,等三個小時後,才讓兒子穿着全套防護服出去,先消殺每一個包裹的外包裝,拆開後還要用紫外線燈照半小時,拿進屋子還要再對物品外表噴灑酒精

佩兒深知,一旦疫情大規模爆發醫院必然發生擠兌、藥品必然短缺,因此提前在「雙十一」時就狂買了一大堆感冒發燒藥(大約三個月的量)。她說,雖然有些人覺得陽了不過是感冒發燒而已,「但對我來講,父母只給了我一次機會做他們的子女,沒事兒當然好,但我不敢像賭輪盤一樣置他們於危險之中」。

除了提前儲備了對症的藥品外,佩兒還自備了血壓儀、血氧儀、血糖儀甚至制氧機,做好了一旦家人感染可以在家自救的準備。她還經常在網上瀏覽感染者的經驗之談,哪些藥有效,哪些沒用,什麼吃番茄、喝紅糖水、生薑白蔥熬湯……準備着萬一那天父母感染了,哪個方法有效就用哪個,儘可能避免發生併發症。

「武漢跟其他城市不一樣,不管是輕感冒還是重感冒,我們一點不想惹上病毒」佩兒說,「為什麼我有這樣的經驗呢,是因為經歷了武漢封城的階段」。

據她回憶,2020年武漢疫情大爆發時死了很多人。當時在她家樓底下就有一家人全家因感染新冠死亡,後來他們家停在樓下的私家車上到處都是干鏽了的鳥糞。直到2021年那輛車才被居委會拍賣了,因為那家人連個繼承遺產的都沒有。

有了這樣的經歷,佩兒三年來沒有出去工作,寧肯被人嘲笑在家「啃老」也決不出門,一家人靠父母的退休工資買菜吃飯。她說:「人一輩子掙錢圖什麼?哪天團滅了,還有什麼可乾的?疫情不結束,我不着急(工作)。」

然而,這樣幾乎瘋狂的防疫舉措,仍然擋不住奧密克戎的侵襲。

12月18日,佩兒的父親還是「陽了」,全家開始分三個房間自發隔離。然後又發現她的母親也病倒了,發燒了卻不吭一聲。當佩兒發現老母親的情況不對勁後,一測體溫38.7度,血氧飽和度只有89,屬於醫生要建議送醫治療的範疇。於是她趕緊一邊給母親做物理降溫,一邊給她吸氧,直到老母親的血氧飽和度恢復到98才鬆了一口氣。她說:「幸好我備齊了一切,否則不敢想像。」

據佩兒講述,她的朋友圈到現在為止已經有5個人發了訃告,其中有一個是30歲的女子,沒有任何基礎病,發燒陽了就把自己關在一個房間裏隔離,死之前給120打了5分鐘電話,但等到120來後卻發現這個女子已經去世。

佩兒的哥哥和朋友艾芬醫生因為必須堅持工作,最近也「陽了」。據他們披露,他們所在的醫院中,大多數醫生和護士先後陽了,即使每天N95口罩不離身也不能倖免,剩下的醫生要堅持到前面一批陽了的醫生轉陰或能夠出門接班「他們才敢陽」。

佩兒說,醫生護士們發燒了還得堅持工作,現在醫院也沒有隔離區,他們幾乎是在「裸奔」,遲早百分之百都要被傳染。

看過了那麼多的人生悲劇和危機重重後,佩兒寧願認慫,她說自己「輸不起」,不想父母成為那「萬分之一、千萬分之一」,自己不求事業風風光光做多大買賣,只要「陪着父母,活着就行」。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222/1845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