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李濠仲:習近平應該不只看到了「白紙」

作者:

中國近日多個城市爆發「白紙抗議」,除了宣洩對官方防疫清零的不滿,更因為出現「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口號,而被認為其後另有遭極權政府長期禁錮思想言說的反彈。例如有人在群眾抗議場合警告:「我剛剛收到消息,恐有境外反華勢力在我們的周圍…」這種說法過去可能會得到附和,今天卻立刻遭到圍剿,還反嗆「請問新疆的火是境外勢力放的嗎?貴州的大巴是境外勢力推翻的嗎?」

外國媒體在這件事上,自然花了很多篇幅去解釋為什麼中國會出現這次罕見的群眾示威,同時也試圖說明「白紙」、「雙關語」為什麼會成為中國青年抗議的象徵。諸如靈感或是來自蘇聯時期的笑話:

一名政治異議人士在廣場發傳單,警察趨前盤問,問他為什麼要發白紙,異議人士則回答「因為不用多說,每個人都知道(反共產極權)」。

但若要溯源白紙和雙關語抗議,其實並不需要翻出古早蘇聯時期的這則政治隱喻,因為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當港警一再要求抗議民眾不得發表政治標語、口號,很多人就已改拿白紙上街。就時序和地緣,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示威模式,應該更直接影響了中國這次的白紙抗議,儘管當時中國本土不見聲援香港抗議青年的聲音,今天看來,中國青年看在眼裏並非沒有感覺。

此外,三月間,當俄羅斯正向烏克蘭發動軍事侵略的同時,莫斯科街頭也出現了手持白紙的抗議人士,民眾經由眼神交會,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們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用意。當然,這行動很快就被莫斯科警方盯上,警察找不到逮捕他們的理由,就開始搜身,希望儘可能找到對方犯罪的蛛絲馬跡,還拍照存證,很快的,政府幹脆宣告禁止所有人在路上拿白紙,違者將遭拘留。

同一時間,也有莫斯科人以隱喻塗鴉反戰,例如在白紙上畫下八顆星星,舉在胸前站在街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為反侵略,而這些星號即暗指:「去他媽的戰爭!」當時一名叫做德米特里·雷茲尼科夫的俄羅斯人,是首位因為拿着畫有星星的白紙站在街上,遭法院罰款5000盧布(約480美金)的年輕人,罪名是:「詆毀俄羅斯武裝部隊。」

拿白紙被逮,在白紙塗鴉隱喻被罰錢,近年不只發生在香港、俄羅斯,九月,當伊麗莎白女王二世喪禮結束,查爾斯三世準備登基國王,蘇格蘭的愛丁堡曾出現不少反君主制人士在街上抗議,其中,有些人因為在標語上寫着:「不是我的國王」、「去他的帝國主義」而被以違反《公共秩序法》逮捕,之後抗議者同樣也是塗掉標語,改拿白紙抗議。

在中國這次白紙抗議中,可以看出「境外反華勢力」用詞並不被買單,一名抗議人士甚至在現場質問:「大傢伙是境外勢力叫來的嗎?我們連網都上不到國外的,我們哪來的境外勢力?境外勢力怎麼跟我們溝通?我們現在是能出國?還是能上國外的網?哪來境外勢力?」

對現場抗議民眾來說,他們的抗議確實應該是來自內部的不滿,包括烏魯木齊大火,以及貴州巴士翻覆,都被指向是因為官方強制清零連帶導致的悲劇,加上社會長期封控,才滾雪球般釀成民眾集體悲憤情緒,根本無涉境外反華勢力煽動。

但「白紙」、「雙關語」的抗議方式,卻又相當貼近境外「世界潮流」,此一模式,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受到他國抗議模式刺激。至於怎麼得知其他人是這樣抗議,正如過去以來躲過官方搜索的網域翻牆,有心的中國人,仍有辦法突破官方封鎖去理解這個世界。而顯然在「白紙抗議」上,為數不少中國人不會只是單純參考他人的「抗議技巧」,否則也不會出現「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的口號,直接戳破習近平強賦新詞的中國式民主。

「白紙」和「雙關語」應該是習近平最害怕的,原因則不來自抗議形式,而是那證明了中國人(尤其年輕一輩)和這個世界的連結性始終存在,因此,若和這個世界的連結性持續增高,關於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就愈可能和這個世界走向一致的標準,標準愈一致,共產黨的權力基礎就會愈受動搖,來自人民的直接挑戰也只會愈多。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203/1837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