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李濠仲

李濠仲:西點軍校為軍魂爭辯 黃埔呢
2024-06-14

有人認為西點軍校此舉已背叛了核心價值,例如保守派智庫「美國復興中心」(Center for Renewing America)就質疑把「國家」字詞拿掉,難道是在暗示「效忠國家已不再是美國服兵役的必要條件了嗎?」另外也有評論認為,新宣言的字裏行間,無疑透露了西點軍校將走向「徹底的全球化主義者」,是在為僱傭兵鋪路,且等同壓縮了美國年輕愛國者的招募空間。共和黨參議員布萊克本則是批評西點軍校只為迎合文化潮流就抹煞了引導幾代人的價值觀。最嚴厲的論點是,這恐怕又是一次藉由所謂「進步意識形態」對美國文化傳統的嚴重侵襲。

李濠仲:外國人如何在中國成為網紅的「教戰守策」
2024-06-14

期刊提到,在中國有志成為網紅者,首先面臨的挑戰就是「如何在中國政府允許的範圍內獲得名氣並建立個人品牌共鳴」,至於對外國網紅來說,則又同時「必須謹慎處理中國民眾在接觸外國文化時的矛盾觀點和心理」。唯有前後「官」、「民」遊戲規則兩相調和,才能成功吸引大量中國粉絲。

李濠仲:「一中原則三段論」正在國際上遭拆解
2024-05-28

從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最初的「籠統」帶過(我們以1971年大會決議為指導),被追問後直接跳躍到「台灣為中國的一省」,再又急忙澄清這個意思並非「中國(政府)隨時可以接管台灣」,正巧彰顯了聯合國在詮釋台灣地位問題上的錯亂,同時,再讓中國想藉由字面表述將台灣是中國一部分推演成「既成事實」,多因不耐現實挑戰,終究只得退回到原點。

李濠仲:一位美國議員對國民黨判斷力的考驗
2024-05-24

史密斯的「刪文重貼」,當然有止息由他而來紛爭的用意,並回歸到常見、普遍的「國外政要中性建言」。但關鍵在於,若非察覺個人先前對台灣國會的理解有訊息落差,且遭做打擊政敵工具,他根本無須刪文,及特意「就台灣立法院正在進行的辯論」重新「發表聲明」。

李濠仲:以哈戰爭會是「Covid-19」嗎?
2024-05-20

拜登眼前民調落後川普,除了加薩政策,重點應該還是在當最新的就業報告低於預期、消費者信心指數沒有上升(還連續三個月下降)、民眾對通膨危機感到悲觀(明年預期通膨率達到五個月來新高),拜登的民調怎麼可能拉得起來。日前《紐約時報》所做,關於拜登在六個搖擺州輸掉五個的民調,其中便有超過50%的選民將國家經濟評價為「差」。

李濠仲:小甘迺迪再走下去 可能影響美國大選
2024-05-17

拜登的對手不只有川普,還包括小甘乃迪(他叔叔即鼎鼎大名的美國前總統甘乃迪)。他選總統最主要訴求就是「讓美國人獲得更好的個人生活」,並以此推波年輕族群中所謂的「相對剝奪感」。一如他過去在競選場合中不斷強調「我們正生活在一個由企業盜賊統治的國家」,並強化美國夢的核心,就是:只要你努力工作並遵守遊戲規則,你就能過上體面的生活,買得起房子,養家餬口,享受假期,還可以賺得一筆退休金。反之,如果你認為自己無法如此,你就是遭到背叛了。

李濠仲:拜登、川普都「不懂獨裁者」
2024-05-14

2019年,具生物學博士學位的紐約作家海考克(Dean Haycock)寫下了一本《謀殺心靈》(Murderous Minds),專門討論獨裁暴君如何形成。他提到就性格上,獨裁者首先必須有發展殘酷人格特質的潛能,例如自戀、馬基雅維利主義、偏執狂和非凡的野心,但不是每個這樣的人都能長成暴君,還得有後天環境推波助瀾,一個人才會升起對整個國家的絕對控制欲,這一特定事件所觸發的危險性格,尤其在一個人的童年時期取得發展和強化,最普遍來說,關鍵就在成長於「國家政治制度高度不穩定的時期」。

李濠仲:美國反猶「人民論壇」播放《中國女人》 背後是中共政府
2024-05-10

「人民論壇」背後得到了美國左翼富豪辛厄姆(Neville Roy Singham)的支持。其次,原來辛厄姆不只自許為社會主義和毛主義支持者,《紐約時報》去年八月一篇調查採訪,更點名他是中國政府海外宣傳活動的「金主」,他人就住在上海,同時還經營Youtube,且和許多中國宣傳機構合作,彼此共同目標就是「讓外國人了解『中國在世界舞台上創造的奇蹟』」。《紐時》在報導中寫到:「在習近平的統治下,中國擴大了官方媒體與海外媒體的合作,並培養了有影響力的外國人。目標便是將中國官方宣傳偽裝成獨立內容。」

李濠仲:校園抗議後的「下一代美國政客」會是怎樣
2024-05-07

到目前為止,確實有輿論將美國年輕人愈來愈同情巴勒斯坦,部分歸因於社交媒體的使用習慣(尤其指向18到34歲美國人中,有超過五成人使用的TikTok),但即使社交媒體上確實存在親巴勒斯坦言論,但光是「短影音」的效用,似乎仍不足以解釋美國這次大學的抗爭風潮(TikTok算法造成的政治效果學界繼續研究中)。此外,若稍事探究美國政界、學界近來提出的分析,倒是可見在「眾說紛紜」中,還是有幾個可見的交集。

李濠仲:弱者就是對的?哥大校園抗爭,嗅出一股味道
2024-05-06

就在哥大帳篷抗議引發全美大學「風潮」的一刻,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曾意有所指在X上寫下:「破壞西方文明的觀念即『弱者是(對的)』(weak makes right)」。他雖然沒有明確指涉那些大學校園內同情巴勒斯坦(甚至合理化哈瑪斯行為)者,但時機上的巧合,用意實為路人皆知。馬斯克的「弱者是」,對「同情巴勒斯坦」聲音當然帶有貶抑意思,不過,要以「弱者是」去詮釋這幾年的美國社會,似乎也不是全無道理。

李濠仲:紐大牆內一場無涉「反戰」的「反猶」內爆 (現場直擊)
2024-05-03

就在今天校園抗爭前,去年11月卻有三名紐大猶太學生向學校提起訴訟,他們聲稱自己在學校內多次受到人身威脅和口頭歧視、恐嚇,他們將此歸咎於學校長期漠視校內對猶太人的敵對環境,加上過去校園內曾出現「毒死猶太人」和「希特拉是對的」等反猶標語、口號,學校都置之不理,才會讓今天紐大的「反猶太主義」愈顯嚴重。

李濠仲:美大使關切震情比「耿爽代台灣感謝國際」重要
2024-04-12

照慣例,聯合國進入正式會議前,成員間會就當下某個國家正發生的重大事件(尤其突發災情)表達關心。當天安理會,格林菲爾即以「台灣地震」為簡短開場,就因為出現「台灣(Taiwan)」一字,耿爽才反射性立刻「接球」,儘管接球姿勢很差,但不接,他的官位恐怕不保。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官網隨後刊出格林菲爾談話全文,開頭亦一字不漏寫有:「請容許我向許多在台灣地震中受災的人們表示哀悼。」。

李濠仲:中國人持續暴量偷渡美國 是經濟良好現象?
2024-03-29

根據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CBP)資料顯示,光是2023年一年,中國偷渡客就超過3萬人,是過去10年年均(1500人)的20倍,這個數字(無論總量和倍數成長)對任何國家來說,絕對都不尋常。(中國籍偷渡客已成為偷渡美國第四大族群)

蕭美琴訪美、國民黨「在中國設投票所」──藍綠再分岔
2024-03-15

歷經2016大敗,2020即便「盛世韓流」都無力回天,再到2024總統票、政黨票雙輸,國民黨若非亂了方寸,又何以會不思路線檢討,反而直接訴諸最淺薄的「哪裏有票,就往哪裏去」?諸如,打算修法縮短中配取得身份時間、將選制改為二輪投票、絕對多數,最後,連「在中國設投開票所」都喊出來了。這完全是將國民黨重返執政,徹底押注並寄希望於「中配」、「藍白合」和「中國台商」的選票大集合。

李濠仲:這三位共和黨議員給台灣新國會的啟示
2024-02-23

美國國會的混亂現象,不只已出現「劣幣驅逐良幣」(如三位議員放棄連任),它更促使美國國際盟友也同感不安。法國《世界報》甚至直接在報紙社論這樣形容美國國會——「(美國)眾議院已成為一片廢墟,它只會讓美國的盟友擔心,讓其對手高興」。以此為鑑,台灣新任立法院長韓國瑜面對的課題,就不單是個人政治風格是否「改邪歸正」,或能否收斂金句式的口頭治理,議長國會外交也成了其次,最重要在他有沒有能力避免國會走向混亂,讓台灣國會不被「激進人士」所主導。

李濠仲:別小看「卡瓦納秀中華民國國旗」這動作
2024-02-06

在他和中國民眾衝突,影片引起熱議,當事人(中國民眾)揚言對他提告後,卡瓦納前不久則刻意在臉書貼圖,圖中一張小熊維尼藏身英國國旗之後,國旗上並標註「8964」。「8964」指的當然是中國的痛腳「六四天安門事件」,而「小熊維尼」之所以在中國遭禁,導因於中共知道有民眾拿小熊維尼類比習近平外貌,認為有損國家領導者尊嚴。很明顯,卡瓦納是知其「梗」才為之。

李濠仲:「面對敗選」這題 柯文哲遠不及蔡英文
2024-01-22

以369萬票落敗的柯文哲,開票夜敗選感言,自我打氣無可厚非,倒是無一對選舉結果(對手的勝利)公開在支持者面前表達肯認。柯文哲之後更將敗選檢討指向「制度不公」(沒有不在籍投票)、「年輕人」(投票率太低)和「民調操作」(選前特定民調機構打壓)等等,他的太太也持續透過臉書,發表對國民黨充滿怨念的「檢討文」。既然主帥如此,會有類似愛莉莎莎等柯粉網紅頻頻散播「作票風向」,直接攻擊台灣民主機制,也就不足為奇。

李濠仲:美國媒體這樣看賴清德
2024-01-16

對美國讀者來說,針對台灣這次總統大選所呈現出的樣貌,即台灣民主選舉由具台獨色彩的賴清德勝選,中國很不喜歡賴清德,賴清德親美立場明確,同時,他已釋出願意和中國在尊嚴平等下對話。

李濠仲:藍白繼續迷信「仇恨政治」就繼續卡關
2024-01-15

無論國民黨欲重返執政,或民眾黨要終結藍綠,主要核心戰略,都不脫「仇恨動員」、「仇恨政治」(國民黨應是更早就從2020年大選開始),他們用以召喚支持的手段,無非反覆重述對手施政留有的民怨,並欲圖升高營造民眾對民進黨的道德反感,再把執政和在野劃分成把持特權的少數,和為受到不公平對待多數的代言。進入選舉中後期,則是以「戰爭與和平」為訴求,至於製造恐懼,向來就是許多國家仇恨動員的典型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