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叮咚:他,可能是下一個尹錫悅

作者:

2016年南海仲裁

由諸多島嶼組成的中型國家菲律賓的政權交接變得全球矚目,完全仰賴於它作為西太平洋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外交關係十分複雜和領土爭端十分敏感的關鍵國家,對於改變大國力量平衡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在2016年,前總統杜特爾特從達沃市進入首都掌權之際,一宗南海仲裁案曾掀起軒然大波,從海洋主權到地緣政治,它們如何演變,國際輿論的目光都盯向這位個性特殊的新總統如何抉擇。

杜特爾特用他的六年任期作出了回答:奉行高度現實主義的外交政策,改變了前任政府的親美政策,大幅改善了與鄰國原本趨於對抗的關係。作為一位務實的政治領袖,他把執政的重點放在國內的掃毒、經濟建設、基礎設施和民生問題上,樂於享受夥伴國家對其殘酷禁毒政策的寬容以及對其致力於經濟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和改善民生的全方位支持和援助,爭取了數以百億美元的資金和源源不斷的項目,而不是迎合華盛頓的外交政策轉型,站在對抗鄰國的前線。

由於杜特爾特獨特的個性、強硬的作風和務實的政策傾向帶來了豐碩的施政成果,因此在離任之前,他成為菲律賓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總統,贏得高達75%的支持率和69%的信任率,將所有其他前任總統撇在身後。

這位總統執政作風務實,但並不脫離實際,更不愚蠢,在其擔任總統的幾乎所有時間裏,他都在竭力為菲律賓爭取利益,為此以頗有些傲骨之身甘於放低對外姿態,採取戰略隱忍策略,擱置領土主權爭端,換取了全面的經濟支持,然而在明確不再尋求連任總統之後,他的政策突然發生了重大改變,特別是在外交政策、海洋主權和地緣政治方面。

中國的填海造島

在他執政的最後一年前後,協同他的重要內閣同僚,積極推動改善與美國的條約同盟關係,菲美軍事同盟關係實際進一步得到加強;重申海洋主權,並在一系列糾紛或衝突事件中鮮明地表達立場,採取行動,包括重新強調聯合國機構作出的南海仲裁決議的權威性,直到宣佈停止一項男孩聯合能源項目的談判,明確宣示,菲律賓無意以主權換取能源開發。

南海島嶼

換言之,在杜特爾特離開馬尼拉之後,他在掌權之初所推動的擱置主權爭議、尋求共同開發能源、促成南海和平、親鄰疏美策略等一系列政策全部予以推倒,從而為繼任總統擺脫前任的政治包袱,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與此相關的重大背景是,近一年半時間以來,美國拜登當局奉行聯盟戰略,加強了對馬尼拉的外交攻勢,取得了成效,在新舊政權交接的時刻,菲美關係回歸正常軌道,朝着加強同盟的方向發展。

正因如此,新一屆總統奉行何種外交政策,特別是如何處理大國關係變得很關鍵,從而使新總統就職典禮如同韓國新政權成立儀式一樣變成了大國競爭的「舞台」。華府和鄰國(中國)對韓菲都派出了同等規格的外交使團,(王岐山)出席新總統就職禮,競爭意味極為濃厚。

從尹錫悅政權來看,其繼任後,韓國的外交政策已經發生了深刻變化,初步具體表現在大國平衡、朝鮮半島以及與北約關係三個方面政策的矯正和發展上,表現出根本改變前任政府戰略中立的傾向的趨勢,在經貿、安全、外交等一系列政策領域轉向華盛頓。

總體來看,以杜特爾特執政晚期表現為起點,以韓國新政府的政策態度轉變為標誌,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政治和外交風向以及與其相關的戰略生態正在生變。

在當前的大環境下,菲律賓的馬科斯可能是下一個「尹錫悅」。值得關注。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亞歐視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02/1770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