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馬科斯今天警告北京

隨着馬尼拉與北京的關係陷入危險境地,菲律賓總統小費迪南德·馬科斯今天警告北京,如果菲律賓公民在與中國海警的衝突中被故意殺害,這將「非常接近我們所定義的戰爭行為」。

據日本時報今天報道稱,馬科斯周五在新加坡舉行的今年國際戰略研究所香格里拉對話安全會議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時回答提問時表示,如果南海事態發展到那個地步,「我們肯定會跨越盧比孔河」。

「這是一條紅線嗎?幾乎可以肯定。這將會是一條紅線,」這位菲律賓領導人並警告稱,馬尼拉將「做出相應」回應,而其條約盟友美國將秉持「同樣的標準」並支持菲律賓採取任何聯合行動。

從激光筆使菲律賓船員暫時失明到在重要軍事前哨附近的海上發生碰撞,中國和菲律賓艦船在具有重要戰略和經濟意義的南海的對峙變得更加緊張,因為兩國在該海域有重疊的主權要求。

尤其是被稱為仁愛礁的暗礁已成為一個危險的爆發點,中國船隻不斷騷擾試圖為菲律賓「塞拉馬德雷」號護衛艦上駐軍補給的船隻。1999年,菲律賓前政府為了宣稱對該環礁的主權,故意將該艘生鏽的護衛艦擱淺駐灘。

在迅速升級的緊張局勢中,馬科斯在亞洲最高區域安全會議上發表演講,捍衛該國對資源豐富海域的主權,並向中國發出強烈信息:「我們將盡一切努力保護我們的主權。」

這位66歲的總統向來自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和高級國防官員(包括美國和中共國防部長)發表講話,譴責這些「非法的強制性、侵略性和欺騙性行為」,稱這些行為「繼續侵犯我們的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

馬科斯援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及2016年有利於菲律賓的國際仲裁裁決,誓言「將盡一切努力保衛我們的主權領土完整,直到最後一平方英寸、最後一平方毫米」。

馬科斯還表示:「西菲律賓海的水域是生命之源,流淌在每個菲律賓人的血液中。我們不能允許任何人將其從我們國家所屬的整個海域中分離出來。」

該總統稱,「我無意屈服。」他並說,「菲律賓人不會屈服。」

為實現這一目標,馬科斯承諾將繼續加強國家防禦,發展將國家軍隊投射到「我們必須根據憲法義務和合法權利保護該國的利益」的地區的能力。

與此同時,菲律賓領導人誓言不僅要加強馬尼拉與華盛頓的聯盟,還要加強與澳大利亞、日本、法國、韓國和印度以及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所有成員國的國際夥伴關係。他表示,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不僅有利於穩定地區局勢,而且「對地區和平至關重要」,並敦促華盛頓和北京「以負責任的方式」處理彼此之間的競爭。

儘管人們主要將注意力集中在台灣海峽,認為它是亞洲最有可能爆發戰爭的地區,但人們也越來越擔心,衝突的火花可能在南海被點燃,而這種點燃最有可能是由於事故或誤判。

本月初,北京出台了一項規定,增強了中國海警局的權力,可以不經審判拘留外國「非法入境者」長達60天。

馬科斯批評此舉進一步加劇了緊張局勢。菲律賓領導人本周早些時候表示,這項將於6月15日生效的新政策是「局勢升級」,並稱事態發展「非常令人擔憂」。

中國還單方面宣佈在南海部分海域實施捕魚禁令,有效期至9月16日,其中包括有爭議的黃岩島。馬尼拉指責中國船隻破壞當地生態系統,並希望將黃岩島接受國際審查。

雙方還就一項難以達成的「君子協議」互相指責,中國聲稱該協議多年來維持了該水道爭議地區的和平。

儘管中國聲稱對能源豐富的南海約90%的海域擁有主權,而且該海域也是重要的貿易路線所在地,但馬尼拉堅稱仁愛礁屬於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從其海岸延伸200海里(370公里)),並發誓「永遠不會放棄該地區」。

雖然影響雙邊關係的因素有很多,但馬科斯去年5月2022年當選無疑帶來了最大的轉變。上任後不久,菲律賓新領導人在領土爭端問題上採取了更為強硬的立場,打破了前任堅定的親華政策,發誓不會失去「一寸」領土,並經常揭露中國的海上行為。

最近的進展只是一系列衝突中的最新一起,這些衝突不僅導致中菲關係惡化,而且有可能升級為更大的危機,其中一場危機甚至涉及到與馬尼拉簽訂了共同防禦條約的美國。

上個月,美國總統拜登與馬科斯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了三邊峰會,重申華盛頓致力於保衛菲律賓,防止其在南海遭到武裝襲擊。拜登上個月表示:「在南海對菲律賓飛機、船隻或武裝部隊的任何襲擊都將援引我們的共同防禦條約。」

菲律賓毗鄰台灣和南海主要海上通道,是美國及其盟友的一個有吸引力的中轉站,可以增強他們應對地區危機的能力。這使得加強與馬尼拉的防務關係成為東京和華盛頓威懾和對抗北京計劃的關鍵要素。

去年,華盛頓獲得了菲律賓境內另外四個軍事基地的使用權(之前已商定五個),並迅速提升了菲律賓的國防能力。這是美國十年路線圖的一部分,根據該路線圖,馬尼拉將獲得雷達、軍用運輸機和無人機以及海岸和防空系統等設備。

華盛頓還一直在增加雙邊和多邊演習的規模和複雜性,包括向菲律賓臨時部署中程導彈系統。這是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首次這麼做。北京批評此舉是升級事態的行為。

據該報道,東京方面也一直在深化與馬尼拉的防務和安全關係,本月早些時候,雙方同意提供4.15億美元貸款,為菲律賓海岸警衛隊建造另外五艘97米長的巡邏船。此前,菲律賓已於2022年接收了兩艘巡邏船,2013年同意接收十艘44米長的巡邏船。五艘新船預計將於2027年和2028年交付。

預計日本和菲律賓將於下個月在馬尼拉舉行的兩國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會議上簽署訪問部隊協議。此舉不僅有助於聯合軍事演習,還可能允許自衛隊輪流部署。

在日本和美國分別加強與馬尼拉的關係的同時,華盛頓最近也努力拉近三國之間的距離,深化三邊合作,並在共同的地區安全擔憂中建立所謂的「集體能力」。這些舉措包括今年舉行三邊海岸警衛隊演習和巡邏以提高互操作能力,其中菲律賓和日本海岸警衛隊成員計劃搭乘美國海岸警衛隊船隻進行巡邏。

馬科斯還尋求將該國的安全夥伴網絡擴展到華盛頓和東京以外,與歐盟、印度、澳大利亞、越南、汶萊和英國簽署了安全合作協議,同時還旨在與日本、加拿大和法國達成訪問部隊協議。日本時報稱,這些協議將使馬尼拉擁有亞洲最強大的安全網絡之一,同時也將提高這些地區爭端的全球影響力。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