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張又俠參加黨魁與巴總理會面 透何信息

作者:
張又俠與穆尼爾同時參加高層會晤,表明中巴在政治、經濟、國防等方面正展開前所未有的合作,而這樣的合作只能讓印度和美國更加警惕。有分析就認為,印度整體民意對中共的觀感非常負面,特別是加勒萬河谷(致命衝突)事件和新冠疫情後,印度人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而非巴基斯坦。對於莫迪而言,邊境問題未解決前,不可能與北京當局重回交往軌道。如今中巴的親密之舉,只能將印度推得更遠。

2024年1月30日,拉瓦爾品第(Rawalpindi),在對巴基斯坦前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的聽證會上,警察站在阿迪

近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身着西裝,參加中共黨魁習近平與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的會面,引起了外界的關注。因為在以往中共媒體上,張又俠出席各種活動大多是軍人裝扮,因此此次他身穿西裝出現在中共央視畫面中,讓網民們感到有點異乎尋常。而異常的不僅僅是他的着裝,還因為在以往中共黨魁與巴基斯坦總理的會面中,軍委副主席是不參加的。

以2018年至2023年中巴領導人在北京的會面為例。2018年4月10日,習會見了巴總理阿巴西,參加會見的中共高官有丁薛祥劉鶴楊潔篪王毅、何立峰等。同年11月2日,習會見了巴新總理伊姆蘭·汗,楊潔篪、王毅、何立峰等參加會見。

2019年10月9日,習再次與伊姆蘭·汗會面,參加會見的依舊是楊潔篪、王毅、何立峰等外事和行政高官。

2022年2月6日,習會見來華出席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的伊姆蘭·汗,丁薛祥、楊潔篪、王毅、何立峰等參加會見。11月2日,習會見新當選的總理謝里夫,王毅、何立峰等參加相關活動。

2023年10月19日,習會見來華出席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巴總理卡卡爾,蔡奇、王毅參加會見。

顯然,除去疫情期間巴基斯坦總理沒到北京外,在過去幾年中,巴總理幾乎每年都要去北京至少一次,言辭中滿滿吹捧之語,以展示其「老鐵」身份,自然也是收穫滿滿。而在每次會晤中,陪同習會見的基本是外事高官和國務院主管經濟的高官。

然而,在剛剛習與謝里夫的會見中,陪同習的除了從不缺席的王毅,還首次出現了張又俠的身影,且未穿軍裝。這大概率是因為巴基斯坦代表團中也有一名未穿軍服的高官:巴陸軍參謀長阿西姆·穆尼爾(Asim Munir)上將。

穆尼爾曾於2021年10月起出任巴基斯坦陸軍軍需部司令,2022年11底出任陸軍參謀長,並掌管巴基斯坦的核武器軍隊。可以說,他擁有了該國最有權勢的職位。因為在巴基斯坦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75年中,軍隊直接統治了30多年。軍方高層無論是否掌權,都被認為是該國國內事務的主要仲裁者。

因此,張又俠參與會見就可以解釋得通了。一方面以示中共對巴方的尊重;另一方面,如此有權勢的巴參謀長來到北京,不僅僅是一個陪同的角色,應該是要與中共在國防、軍事方面商討某些事宜。

對此,中共官方報導中並無提及,但在巴基斯坦官方媒體中卻透露了一些端倪。根據巴通社6月7日的報導,謝里夫和習近平舉行了「富有成效」的會議,「就阿富汗、巴勒斯坦、南亞等地區和全球形勢發展,包括印度佔領的查謨和克什米爾的人權狀況交換了意見」。巴方還承諾並全力支持中國在巴人員、項目和機構的安全。

此外,巴副總理兼外交部長伊沙克·達爾在6日也稱「我們的夥伴關係已經上升到戰略層面」。而在謝里夫訪華前,巴通社就透露,訪問期間雙方將討論的議題,以及貿易、投資、國防、國家和地區安全等領域的合作。

也就是說,雙方會談中涉及了國防、在巴中國公民安全等議題,這也是張又俠出席的主因。早在去年4月,中共就表示將與巴基斯坦軍方合作。

彼時,張又俠會見了正在北京訪問的穆尼爾。中共國防部在隨後的聲明中指出,「張又俠表示,中巴是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和鐵杆朋友。」巴基斯坦的聲明則稱,「兩國軍事指揮官都重申,有必要維護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並加強兩軍合作。」

2023年11月11日,中共和巴基斯坦海軍進行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聯合軍事演習。

此外,中巴海軍合作還包括高層互訪、專家會談、訓練交流和裝備合作等。此外,中巴空軍也進行了多次聯合訓練,中共亦向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武器,包括四艘054A/P型導彈護衛艦、漢戈爾級潛艇等。

中巴軍事合作引起了美國的關注和印度的擔憂。美國五角大樓此前將巴基斯坦確定為未來中共軍事基地的可能地點,有中共資助的瓜達爾深水港被視為可能的地址。

眾所周知,巴基斯坦和中國一直都與印度存在邊界爭端,印巴目前關係冷淡,中巴討論國防軍事安全問題,中巴加強軍事合作,一個重要針對的目標就是印度。而不久前台灣總統賴清德發文祝賀印度總理莫迪當選連任,莫迪感謝賴清德的祝賀,並表示期待加強台印之間的關係,深化經貿與科技夥伴關係,也惹惱了中共。

張又俠與穆尼爾同時參加高層會晤,表明中巴在政治、經濟、國防等方面正展開前所未有的合作,而這樣的合作只能讓印度和美國更加警惕。有分析就認為,印度整體民意對中共的觀感非常負面,特別是加勒萬河谷(致命衝突)事件和新冠疫情後,印度人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而非巴基斯坦。對於莫迪而言,邊境問題未解決前,不可能與北京當局重回交往軌道。如今中巴的親密之舉,只能將印度推得更遠。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3/2066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