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習近平為清零政策公開辯護透信息

作者:
在如何防疫問題上,習近平選擇堅持清零政策,與周圍幾個防疫專家的建言脫不了干係,而由此造成的經濟和民生的嚴重後果,大概也是習未曾料到的。習在武漢之言是否意味着他未來會不再頑固堅持動態清零政策,尚有待觀察。不過,他的親信蔡奇說的「未來五年堅持動態清零」可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啊。

上海在「清零政策」的全域靜態管理時,街道空無一車的情景

6月28日,習近平在乘專列前往香港途中在武漢停留,並參觀考察了一些地方。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到武漢東湖高新區智苑社區調研時,針對防疫政策,再次提出要「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堅持動態清零」,並為清零政策公開辯護。

習近平稱清零政策可以「最大程度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這是「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體現。他還強調,因為中國人口基數大,如果搞「集體免疫」、「躺平」之類的防控政策,後果不堪設想。「我們實施動態清零政策,是黨中央從黨的性質宗旨出發、從我國國情出發確定的,寧可暫時影響一點經濟發展,也不能讓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受到傷害,尤其是要保護好老人、孩子。如果算總賬,我們的防疫措施是最經濟的、效果最好的。」

雖然早在5月5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在發表疫情防控講話中,繼3月17日後再次強調「動態清零」毫不動搖,並「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時,也提到了推行清零政策的原因,說辭與現在差不多,但那是在政治局會議上,說服的對象是其他政治局常委、委員和中共官員,而在武漢,習又在社區百姓面前重申這套說辭,為清零政策公開辯護,透露了三個信息。

第一個信息是習已經意識到了清零政策不得人心,無論是在政府層面,還是在民間,因為極端的封控措施,尤其是地方政府的層層加碼,已經是怨聲載道,對經濟和民生都造成了巨大的影響,對自身的形象也造成了負面影響,因此需要作出某種姿態,為自己在中共二十大連任獲取民意,對抗黨內反對勢力。向民眾解釋就是具體體現。

在中共黨內,以李克強為代表的中共高官對清零政策不以為然,李幾次講話中都避談清零政策,而在5月底召開的十萬官員參加的穩經濟大盤的視頻會議上,李克強更是暗示經濟的嚴重下滑與極端封控政策有着密切的關係。在這種情況下,海外傳出了李克強獲中共退休元老的支持,以及中共二十大「習下李上」的傳言。顯然,中共內部有相當一部分高官是不贊同習近平堅持的清零政策的,習在黨內遇到的挑戰不是一星半點,否則他不可能特意選擇在武漢,為清零政策公開辯護,為其影響經濟辯護。

事實上,早在6月15日,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旗下微信公眾號「網信中國」就曾發表一篇文章,為習的清零政策辯護。文章稱清零政策是出於「事關全局和長遠的大仁政」的考慮,是為了人民根本利益着想,而這個問題也是「美西方和國內外別有用心之人對我們黨和政府抹黑攻擊的焦點問題」。

「大仁政」的說辭出自毛澤東之口。毛在1942年和1953年提到了「大仁政」和「小仁政」,前者是當時中共為了避免國民黨包圍陷入困境,加重徵收公糧,使延安人苦不堪言;後者是中共為了補充因支持朝鮮的侵略戰爭而造成的財政緊張,提高了農業稅。按照毛的解釋,所謂的「小仁政」就是為人民的當前利益,所謂的「大仁政」就是為人民的長遠利益。重點應當放在大仁政上。也就是說,為了人民長遠的利益,現在人民作出某種犧牲也是應該的。

且不說本身這種說辭是多麼無賴,其實質都是為了給中共充血,單從事實上看,幾十年走過,毛欺騙中國人的「大仁政」在哪裏?前有餓死了幾千萬人的大饑荒,其後又有造成至少幾百萬人喪命的文革,以及「六四」血案和針對法輪功的鎮壓,人民的切身利益到今天為止何曾得到保障?毛所謂的「大仁政」就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而網新辦為清零政策辯護的文章,其實和習所言的「寧可暫時影響一點經濟發展,也不能讓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受到傷害」,都是毛當年的思路。然而,他們刻意忽視的是,清零不僅帶來的是經濟影響,更是傷害到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上海、長春、西安等城市的封控,導致多少人因為就醫不及時喪命?有多少人被餓死?有多少人身心受到摧殘?有多少人因為被裁員、被失業而讓生活難以為繼?甚至選擇自殺?這些慘劇難道可以視而不見嗎?試問這樣的「大仁政」哪個中國人想要?習的辯護能站得住腳嗎?

習為清零政策公開辯護透露的第二個信息就是習將清零政策的確定,歸到整個政治局身上。習在武漢時稱「要深刻、完整、全面認識黨中央確定的疫情防控方針政策」,而此前官方報導,都突出的是動態清零政策來自習本人的決策。而且直到6月8日,習在四川考察時還「要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但在武漢時,「毫不動搖」之語已經在官媒報導中消失。這折射的大概是意識到問題的習,正想法脫身,而歸結到「黨中央」身上,讓其他常委共同擔責,是他脫身的辦法。

習為清零政策公開辯護透露的第三個信息就是習的態度似乎正在有所轉變,他在表示堅持動態清零政策時,還外加了一句「因時因勢不斷調整防控措施」,而這在以前的說辭中是沒有的。日前李克強所在的國務院為了穩住經濟,要求各地「九不准」和取消通行卡上的星號,點名批評一些地方防疫過度,習大概率也是默許的,也表明他有所妥協。

應該說,在如何防疫問題上,習近平選擇堅持清零政策,與周圍幾個防疫專家的建言脫不了干係,而由此造成的經濟和民生的嚴重後果,大概也是習未曾料到的。習在武漢之言是否意味着他未來會不再頑固堅持動態清零政策,尚有待觀察。不過,他的親信蔡奇說的「未來五年堅持動態清零」可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啊。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01/1769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