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友群:曾慶紅遭重創的標誌性事件之回顧

中共反習勢力的總代表曾慶紅大紀元合成圖)

2021年10月4日晚9點57分,花樣年集團創始人曾寶寶,發佈微博,分享了一張圖片,上面赫然寫着兩個英文字「DARKEST HOUR」,翻譯成中文,就是「至暗時刻」。

曾寶寶是一位年輕的女士,卻自稱「寶爺」。敢自稱「爺」的年輕女士,肯定不是一般人。但是,這位「爺」卻遭遇「至暗時刻」。這肯定不是一般的事,而是大事。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本文將對此做一個簡要回顧。

曾慶紅是曾寶寶最大的靠山

曾寶寶的大伯叫曾慶紅,曾經是中共最高權力機關所在地——中南海的「大內總管」——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

此後,曾慶紅歷任中央組織部部長、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黨校校長、國家副主席、中央港澳領導小組組長。

曾慶紅得勢之時,從中共最高層到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到海外,一大批高官、巨商圍在他身邊,風光無限。

2007年曾慶紅退休後,與他的主子江澤民一起,成為中共「深層政府」的最高代表。在胡錦濤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十年裏,江、曾實際掌控著中共最高權力。

正因為有曾慶紅這樣一個厲害的大伯做靠山,曾寶寶的花樣年公司在香港上市時,盛況空前。

據港媒報導,2009年11月,花樣年公司的投資者推介會,成為一場香港名流的聚會,除曾寶寶的父親曾慶淮為女兒助陣外,到場的還有鄭裕彤、劉鑾雄、張松橋、蔡志明等多位香港富商巨頭。鄭裕彤、張松橋等都認購了花樣年的股份。

花樣年公司的註冊地在免稅天堂——開曼群島,總部位於廣東省深圳市。曾寶寶作為公司創辦人兼執行董事和大股東,擁有65%的股票,市值約70億港元。

曾寶寶的微博名叫「寶Fantasia」。Fantasia有「狂想曲、幻想曲」之意。

曾慶紅侄女迎來「至暗時刻」

但是,到了2021年,曾經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財源滾滾來、悶聲發大財的曾寶寶,卻迎來「至暗時刻」。

第一,2億多美元到期債務不能償還。

2021年10月4日,花樣年發佈公告稱,公司本應在10月4日付款的2.056億美元的票據未能如期支付,公司股票已於9月29日停牌,直至另行通知。

對於花樣年公開宣佈債務違約,彭博社的報道稱,此事震驚全球在華投資者。

第二,33億元的「物業第一股」被拋售。

花樣年集團控股彩生活服務公司。2014年彩生活登陸港交所後,在短短七年間,收購了200多個物業公司,成為物業行業內收購最多的公司,故有「物業第一股」之稱。

2021年9月28日,碧桂園服務發佈公告稱,碧桂園物業香港控股與彩生活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不高於33億元的總代價,收購彩生活旗下鄰里樂控股集團100%的股權。交易完成後,碧桂園將持有彩生活幾乎所有核心資產。

第三,國際信貸評級機構下調花樣年的評級。

2021年9月,國際三大信貸評級機構惠譽(Fitch)、標普(S&P)、穆迪(Moody’s)分別下調花樣年的評級,理由是財務危機。

9月27日,穆迪將花樣年的評級從B2下調至B3。9月16日,惠譽將花樣年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從B+下調至B,展望為「負面」。9月14日,標普將花樣年的評級下調至B,展望為「負面」;9月29日,從B下調至CCC。

2021年10月4日,惠譽將花樣年評級下調四個評級,將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由B下調至CCC-;高級無擔保評級和未償付美元優先票據評級,從B下調至CCC-;評級展望下調為「負面」。

這意味着花樣年再融資風險增加,大量到期債務償還困難。同時也無異於告誡投資者:給花樣年投錢可能「血本無歸」。

第四,資產負債率超中共劃的「紅線」。

花樣年2021年半年報顯示,公司總負債830億人民幣,一年內到期的短期負債達195.45億人民幣,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為72.7%。

公開資料顯示,花樣年控股目前共存續12隻美元債,債務餘額為39.8億美元(257.33億人民幣),其中,五隻一年內到期,共計15.59億美元(100.8億人民幣);三隻2021年到期,共計7.62億美元(49.27億人民幣)。這些美元債的利率普遍較高,7隻利率高於10%,最高達到15%;低於8%的僅有3隻。上述債務都存在到期難以償還的風險。

2020年8月中共為地產商融資劃了「三道紅線」,第一道紅線是「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花樣年已越過這道紅線。

第五,花樣年債券被定為「0貸款價值」。

彭博社2021年9月初報導,花旗銀行和瑞信銀行已停止接受花樣年控股的債券作為抵押品。兩家銀行將花樣年的債券定為「0貸款價值」。這意味着兩家銀行的私人財富客戶,不能再用花樣年的債券做擔保,獲得抵押貸款。

第六,花樣年出現大裁員。

2021年10月30日,花樣年爆出大裁員消息。大陸媒體《財經天下》周刊披露了一份花樣年西南10月27日舉行內部會議的錄音。

錄音中,花樣年西南區域人力資源負責人透露,因為資金監管,公司現金流入已被全面切斷,不管是集團方面的收入,還是從客戶方面獲得的錢,都被切斷了。「現在公司非常危險,我們不想騙大家,金融機構因為公司的輿情,甚至要求提前還款,還沒到期的債務也要提前兌現,寧願不收利息」。「我很負責任,坦誠告訴大家,下個月11月10日要發的工資,直到現在都沒做進預算」。

這位負責人表示,花樣年集團各大區域已陸續開始「瘦身」,西南公司啟動的最晚,「情況遠比大家聽到的、猜測的要嚴重得多」。

第七,出售中交花創51%的股權:

2022年5月19日,花樣年宣佈向中交地產全資子公司中交美廬(杭州)置業有限公司出售中交花創(紹興)置業有限公司合計51%的股權,收購價格約4.08億元;同時,中交地產等額受讓中交花創的債權本金約2.83億元及利息7,000萬元,合計交易金額約7.6億元。

據《證券日報》報導,自2021年9月至2022年5月,花樣年系轉讓資產額度已超過45.6億元人民幣。

第八,花樣年被債權人呈請清盤。

5月30日,停牌近兩月的花樣年發佈公告稱,因未能償還1.49億美元的貸款融資,公司接獲Flower SPV4Limited向開曼群島大法院提呈日期為2022年5月24日的清盤呈請,呈請尋求包括清盤及委託共同清盤人。

「清盤呈請」,就相當於大陸人常說的「破產清算」。

據花樣年董事局主席潘軍去年年底披露,花樣年海外債近260億元、境內信用債60多億元、境內銀行金融機構貸款200多億元。據此,花樣年的債務總規模約為520億元。

四點分析

第一,花樣年遭遇「至暗時刻」,不是習近平跟曾寶寶過不去,而是習與曾寶寶背後的曾慶紅在過招。

2020年4月,習抓捕了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到2021年,習當局打了一個「孫力軍政治團伙」。

孫力軍何許人也?中紀委的通報說:「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為實現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操弄權術,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狂妄自大,恣意妄為」;「毫無道德底線」。

中紀委關於孫力軍問題的通報,嚴厲程度遠超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

孫力軍只是一個副部級官員,其問題怎麼比正國級的周永康,副國級的徐才厚、郭伯雄還嚴重?

其實,孫力軍只是一個前台人物。他直接的後台老板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孟建柱的後台老板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

孫力軍之所以敢「狂妄自大,恣意妄為」,是因為有孟建柱、曾慶紅在背後撐腰。

「孫力軍政治團伙」是怎麼回事呢?套用中共過去的說法,就是「孫力軍反黨集團」,其成員個個都在政治上反習。

而曾慶紅卻是「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後台老板。

習與曾之鬥,在政治上,表現為清洗「孫力軍政治團伙」;在經濟上,則表現為對與曾慶紅家族勾連、危及習權力的資本集團的嚴厲監管。

第二,習為防止再次發生「金融政變」。

2017年,習抓捕了與曾慶紅等家族有勾連中國頭號「金融巨鱷」、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

肖建華被指2015年在香港操控了導致A股暴跌的股災。這場股災被認為是企圖把習趕下台的「金融政變」。

2020年10月,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習責成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發警告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要堅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金融安全永遠排在第一位。

正在這個時候,有可能繼肖建華之後成為中國又一個頭號金融巨頭的馬雲站出來,發表了與王岐山針鋒相對的講話,稱「如果……是錯誤的話,我們將一錯再錯,一錯到底」。

馬雲的講話無疑激怒了習。習立即叫停了馬雲旗下的螞蟻集團在香港和上海的同步上市。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馬雲與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江派家族有密切的利益聯繫。

從2020年11月至今,一場針對資本市場的整肅風暴,迅速從螞蟻集團刮到花樣年。

第三,習為在二十大上「三連任」與曾展開巔峰對決。

2022年下半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是中共最高權力再分配的一次大會,會議將決定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一府兩院一委」(即國務院、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國家監察委)的第一、二把手的人選。

習上台十年,查辦了570名副省部級及以上官員,以及其他中管官員。其中大多數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習如果不能在二十大上「三連任」,江、曾除了會全力把自己的代理人送上中共最高位,還可能要了習一家老小的性命。因此,中共二十大,對習而言,是生死大戰。

自從去年1月29日習殺了以曾慶紅為首的中共「江西幫」要員、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之後,習曾鬥一直在緊張、激烈進行着。

在這個大背景下,曾寶寶的花樣年,成為外界觀察習曾鬥的一個風向標。

第四,曾慶紅的勢力屢受打擊,已一衰再衰。

2013年,習近平為了把實際掌控在江澤民、曾慶紅手上的最高權力奪到手,發動反腐打虎運動。

十年來,以曾慶紅為首的「江西幫」、「香港幫」、「國安幫」、「石油幫」,以及以江、曾為首的「上海幫」、「金融幫」等,一批省部級以上高官被查辦。

如今,曾寶寶的花樣年走向「至暗時刻」,實際上,是曾慶紅在習曾鬥中再受重挫的標誌性事件。

結語

如今,曾寶寶的花樣年,已到了借不到錢、還不起債、拆東牆、補西牆、被債權人「呈請清盤」的地步。

這表明,曾慶紅已成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28/1768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