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首席經濟學家:美國家庭消費將大幅放緩

—預算限制將減緩消費者支出增長

壓力已經很明顯:為了維持最近放緩的消費支出速度,家庭已經開始消耗儲蓄。儲蓄量已經急劇下降。到2021年底,家庭以每年1.5萬億美元的速度增加儲蓄,約佔總收入的8.4%。截至最新數據,這一速度已降至1.2萬億美元,僅占收入的6.2%,年削減率為67.5%。這種方式是無法持久的。人們將不得不放慢或削減消費速度。

2022年5月31日,人們在紐約的一家雜貨店購物。(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美國消費者是疫情大流行後復甦的支柱,而他們正在失去保持消費所需的資金。近幾個月來,消費增長速度參差不齊,跡象已經很明顯。

商務部報告的收入數據非常清楚地說明了問題。家庭在消耗儲蓄,僅僅為了勉強跟上目前的消費速度,更不用說擴大消費了。不久的將來,我們肯定會看到消費放緩和可能的削減,這將減緩或阻止經濟增長的整體步伐。

可以肯定的是,頂線收入數據仍然看起來不錯。今年到目前為止,持續強勁的招聘速度和可觀的工資增長使年工資收入增長了9%。這甚至超過了困擾美國的不合情理的高通脹率。企業主的收入一直落後,年增長率僅為3.5%。顯然,不斷上漲的成本已經抵消了這些企業從價格上漲中獲得的任何收益。

農民的收入以天文數字的373.4%的年增長率激增,這是由於糧食價格的普遍上漲,當然還有俄羅斯烏克蘭糧食運輸短缺帶來的特殊價格上漲。當然,這對全民總體收入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因為農民只佔總收入的一小部分。

在這些基礎上,消費者支出似乎能夠繼續增長,但這遠非故事的全部。投資收益受到打擊。美國商務部報告稱,今年到目前為止,它僅以3%的年增長率增長,遠遠落後於通貨膨脹。

儘管人們傾向於將這種問題視為(無人關心的)「富人」的問題,但最關心投資收入的主要是那些依靠它來獲得生活必需品的退休人員。它通常佔所有家庭收入的13%至15%,因此這裏的短缺在數字和生活方面都很重要。來自政府的資金轉賬通常占家庭總收入的18%至20%,而現在這個支付也滯後了。

可以肯定的是,社會保障、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下的付款繼續以接近通貨膨脹的速度增長。但是,令人高興的是,由於就業增長,失業保險的美元流出已經放緩,而COVID-19緊急支付已經下降了一半以上。

交稅也大大減少了家庭的消費。隨着招聘和工資的激增,工資稅的徵收也不成比例地增加,今年到目前為止以10%的年增長率增長,並佔用了人們能夠自行支配的總收入的很大一部分。與此同時,所得稅也不成比例地增加,因為這個國家的累進稅制使得每增加一美元收入就要交更高比例的稅款。

考慮到所有這些因素,今年到目前為止,稅後家庭整體收入(商務部稱之為可支配收入)僅以5.8%的年增長率增長。由於這種增長速度落後於通貨膨脹率,實際可支配收入以接近2%的年增長率下降。這與過去18個月裏那種持續的消費繁榮的景象截然不同。

壓力已經很明顯:為了維持最近放緩的消費支出速度,家庭已經開始消耗儲蓄。儲蓄量已經急劇下降。到2021年底,家庭以每年1.5萬億美元的速度增加儲蓄,約佔總收入的8.4%。截至最新數據,這一速度已降至1.2萬億美元,僅占收入的6.2%,年削減率為67.5%。這種方式是無法持久的。人們將不得不放慢或削減消費速度。

預期的削減應該不會像2008—2009年痛苦的大衰退期間那麼嚴厲。但消極的方向仍然很清楚。消費將放緩,有時甚至下降,因為通脹壓力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即使經濟幸運地「軟着陸」(金融媒體喜歡使用的術語),從而避免衰退,疫情後那種令人印象深刻且習以為常的復甦速度將在今年下半年和2023年大幅放緩。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的撰稿編輯。該雜誌附屬於布法羅大學人力資本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uman Capital at 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他也是總部位於紐約的通信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個明天: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將如何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Weakening Household Financ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4/1762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