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未普:習近平為何總是自挖牆角?

作者:
一個具有這種非理性思維的人,碰巧是一個極權國家的領袖,那麼他對這個國家對世界都極具危險性。從習近平近十年的執政來看,習近平顯然具有一種不可救藥的非理性思維和偏執性認知,這應是中國陷入目前困境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在非理性思維方面,習近平非常像當年的毛澤東。宋永毅的新書《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與文化基因的新闡釋》,就是試圖從毛的非理性思維和心理疾病的角度來看他的文革決策。

最近有不少文章提到,習近平的許多決策和行為有明顯的自殘、自毀或自戕傾向。如何解釋這種傾向?

我們先來梳理一下習近平這兩年自挖牆角的行徑。從去年起,習近平以「共同富裕」為名,打壓騰訊、阿里巴巴、滴滴等私營企業和私企企業家,嚴重削弱了中國經濟成長的重要力量;這對以經濟成長為重要合法性基礎的中共來說,是不折不扣的自毀行為。今年二月俄烏戰爭爆發後,習近平一直堅挺普京及其入侵行為,為此不惜迅速惡化了和歐盟的關係,而歐盟無論是在經濟貿易上還是科技創新上,都是除美國之外無法替代的重要夥伴,這對中國來說,無疑是另一種自殘行為。此外,習近平非要在中國新疫情爆發期間,強力推行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清零政策」,直接導致幾十個城市封城或半封城,極大地損害了中國經濟。

在理性人看來,習近平的這些舉措,具有嚴重的自殘與自毀的非理性傾向。但習近平自己一定不這麼認為,他認為自己的堅持是一種清醒理智的選擇,是一種自救和救黨的大戰略,具有黨內同僚和智囊們無法企及的思維高度。於是,這裏的問題就變成,外界對習近平自毀傾向的認知,和習的自我認知,為何有如此南轅北轍的差別?為何在很多人看來明明是不理性的,習卻要固執己見,一定要堅持自己的認知和邏輯並據此做出決策?

在我看來,外界對習的普遍看法是出於「理性人」假設(hypothesis of rational man)。「理性人」是指,作為決策主體是充滿理智的,既不會感情用事,也不會盲從,而是精於判斷和計算,其行為是理性的。這種理性人假設,無法解釋獨裁者和政治狂人的行徑,也無法解釋習近平一系列決策與行為的任意與瘋狂。但是如果從非理性認知的角度分析習近平,則有可能理解習近平何以有嚴重的自殘傾向。

關於習近平為何總是自挖牆角,一種解釋說,這是因為習近平精於個人算計,譬如習近平一意孤行堅持清零,就是為了證明他親自指揮的抗疫才能成功,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習不惜自殘。這種解釋當然有道理。個人算計——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通常屬於理性人的範疇,但用個人算計其實很難解釋得通習近平自挖牆角的行為。以防疫為例,習在這個問題上如果選擇不清零,可能反倒對他個人有利。習非要清零,就像一個人非要挖自己家的牆角,任憑牆角坍塌,不惜掩埋自己。一個人如果沒完沒了地挖自己家的牆角,而且到處亂挖,他若不是瘋了,又怎麼解釋呢?

一個具有這種非理性思維的人,碰巧是一個極權國家的領袖,那麼他對這個國家對世界都極具危險性。從習近平近十年的執政來看,習近平顯然具有一種不可救藥的非理性思維和偏執性認知,這應是中國陷入目前困境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在非理性思維方面,習近平非常像當年的毛澤東宋永毅的新書《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與文化基因的新闡釋》,就是試圖從毛的非理性思維和心理疾病的角度來看他的文革決策。他說,毛澤東晚年的恐懼症、偏執人格,對人的無端猜疑等都對文革決策有重大影響。習近平也恐懼自己權位不保,總是害怕黨內的野心家陰謀家要搞他下台,總是擔心敵對勢力要對他搞和平演變。這些恐懼與偏執,無疑影響了習所主導的各種決策。

有一些跡象顯示,習近平的黨可能在忙着和他切割。這說明他們可能也覺察到習近平患有非理性思維的痼疾,而這個痼疾會斷送中共。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24/1752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