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中共國獨有的「社會面清零」在演哪出

作者:

為求社會面清零,上海已經轉陰性的患者,被要求送方艙,連小嬰兒也是如此。圖為2022年3月22日,一位中國父親抱着孩子做核酸。

去年底中國西安爆發本土疫情,12月23日封城,中共陝西省委書記劉國中喊出今年1月4日要達成所謂「社會面清零」,社區中若有一人確診,全社區居民均拉到「郊外」隔離;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陳志軍補充表示「社會面清零」目標是「不存在社區層面的疫情傳播」。1月4日中共官媒《央視》解釋,「社會面清零」是指社區只要一人感染,所有人都要被帶往郊區隔離,而沒被隔離的社區將逐一篩檢,「直到不再篩出確診病例為止」。由上可見,只要社區有人感染,全社區居民都將被強制送往隔離區,如此「社會面」就「清零」了。然而不屬於「社會面」的隔離區病例會有多少?爆發群聚感染嚴重程度?後續追蹤醫治與統計為何?中共官方完全沒有任何交代,甚至在政治任務背後恐將「社會死」,中國獨步全球的「社會面清零」已經淪為中共政治劇的配角,隱含巨大且複雜的人道危機。——吳奕軍

我以為武漢夠糟的了,後來有西安,我以為西安夠糟的了,現在有上海,明天會是哪裏?明天會輪到誰?——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嚴峰:我經歷過一些堪稱歷史性的時刻:文革、粉碎四人幫、改革開放、冷戰結束、911、貿易戰……但從來沒有過像現在這樣強烈的見證歷史的感覺。

咱也不說國外了,香港疫情完全躺平,有問題嗎?完全沒問題,每個人還領到了累計幾萬塊錢的補貼。所以大陸為什麼不躺平,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說了清零就非要清零是吧,要不然多沒面子,所謂人權在大陸完全不管用,你就是關籠子裏的狗。——蟬守

滬上之所以這麼慘,就是不加限制的權力導致的。體制之弊,莫過於此。等到疫情過後,有多少人能記住這次悲慘的經歷呢?或許,整裝待發之後,又是新的歲月靜好、強顏歡笑。或許,冷酷的現實正深刻改變着某些人。然而這種改變不見得是向上的向善的,也許是向下的向惡的,更加精緻、更加冷漠、更加兇殘。短視、善忘、奴性,永遠是庸眾的本色。希望他們能長點記性。對所謂的公僕、領導們,保持警惕。

魔都的姐姐住在據說很好的湯城一品。封閉開始的時候,普通人在搶菜,她說業主群里每天炫各種大牌送的下午茶,蔬菜,水果,慰問卡片。後來,她們的優越感徹底沒有了,也開始為了蔬菜發愁,甚至去拍會寫搶菜軟件程式設計師的馬屁,就為了提高搶單率……她說,終於明白了,萬貫家財也不如一個有權力的保安。

看到長春的大學生四十幾天沒有洗澡,我以前做記者是跑監獄的,我負責任地說,監獄條件比這好,前段時間讀了黃燈老師的《我的二本學生》,她說自己教書十幾年,居然沒有一個學生為了原則問題和她爭論到底,這一代的孩子順從到令人震驚。小朋友們,自由就是有代價的呀,自由如果沒有代價,就不會是世界上最貴的東西了,付出代價後能不能成功呢?不一定的,很可能會失敗,但你努力過了,證明過了,證明你是大學生,不是任人宰割的豬。所以是不是值得你就要自己衡量,如果認為不值得,那大家就安心做豬,豬是不洗澡的。——@茨威格死於昨日世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8/1741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