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胡平:與病毒共存勢在必行

作者:

隨着上海等地連日來受疫情封城措施影響,有關"動態清零"和"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措施比較,再度引起輿論關注。

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在社交平台發文解說道:"動態清零,不等於零感染,與零感染有着本質的區別。動態清零是指對於發生的新冠疫情,發現一起、消滅一起,既不讓新冠病毒在疫情所在地流行,也防止病毒從疫區傳播擴散其他區域。"

吳尊友說:"動態清零採取的措施,取決於疫情發現的階段,如果發現的早,只需要隔離治療病人,加上隔離觀察密切接觸者,就能夠實現清零。比如,過去兩年,上海市先後發生12起新冠疫情,每起疫情最多發生病例數都沒有超過25例,就控制住了,實現了清零,根本就沒有採取任何封控措施。只有當疫情發現晚,或者,雖然發現較早但沒能採取果斷措施及時控制住,出現了較多的社區傳播的情況下,才使用封控措施。"

吳尊友的這番話說明,如果中共當局在2019年12月底獲知武漢地區出現新冠疫情時,不是下令對李文亮等8名"散佈謠言者"依法處置,而是立即採取動態清零,即隔離治療病人加上隔離觀察密切接觸者,既防止病毒在武漢地區流行,也防止病毒從武漢四處傳播擴散,哪裏還會有這場全球性的大災難?由於習近平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錯過了把疫情扼殺於萌芽狀態的時間窗口。中國政府遲至1月23日才下令武漢封城,那已經晚了,那時病毒已在武漢大爆發,並且已經通過成千上萬的人擴散到全中國各地,擴散到全世界。

問題在於,一旦新冠疫情成為全球大流行,動態清零就不可能成功了。即便一個地區消滅了內部的病毒,也防止不了外部的輸入。尤其是病毒演變到奧密克戎後,雖然毒性減弱,但傳播力增強,絕大多數感染者為輕症或無症狀者。當發現一例時,實際已經大面積感染了,動態清零變得難以操作。就如同現今的中國,陷入了此起彼伏的局部封控、全面封城和沒完沒了的核酸檢測的循環;由此引出的次生災害也越來越嚴重,以至於救災所造成的災害已經超過了災害本身。現在,全球的專家基本上已經達成共識,新冠病毒不會消失。如此說來,與病毒共存不可避免,勢在必行。因此到頭來,動態清零的策略不停也得停。

因為病毒會長期存在,人類必須學會和病毒共存。共存的前提是,普遍接種有效疫苗達到群體免疫。中國的問題是國產疫苗效力不高,老年人接種率偏低,國人普遍缺少免疫力。唯有引進更有效的疫苗並且提高疫苗接種率,中國才可以放棄動態清零,過渡到和病毒共存。

然而就在幾天前,中國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在《學習時報》撰文提出,"'動態清零'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着眼大局、基於科學、把握規律作出的重大決斷。要旗幟鮮明反對當前一些所謂的'病毒共存'等錯誤思想,用實際行動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這就是說,中國政府仍然堅持政治掛帥,堅持政治抗疫,堅持把習近平的面子和權力置於首位。中國還將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3/1738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