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線採訪:吉林方艙醫院內爆自殺案

作者:

吉林疫情期間爆多起自殺事件,有患者在方艙醫院得不到救治,痛苦地尋短見,有官員被問責,不堪壓力跳樓,也有學生因在家上網跟家長拌嘴,情緒失控跳樓。(視頻截圖)

近日大陸疫情集中爆發,吉林市是這一輪疫情的重災地區,在封控期間出現幾起自殺案,包括確診病例在方艙醫院內上吊自殺,這些疫情期間的自殺案,被官方噤聲。

方艙醫院的患者不到救治痛苦自殺

3月28日,有吉林知情民眾向大紀元爆料,吉林市昌邑區樺皮廠鎮一中方艙醫院中,當地勝利超市一名張姓女子,身份證號22022119780619XXXX,戶籍地為吉林市樺皮廠鎮慶祥村四組,她在方艙醫院一直沒有得到醫治,因呼吸困難上不來氣,再加上精神壓力大,多天睡不着覺,於當天下午5時在方艙醫院的4樓樓梯扶手處上吊自殺。

該消息目前也在朋友圈悄悄傳播。長春的王先生電話里對朋友說:「給你發個視頻,別害怕啊」,「方艙醫院根本沒有管,沒有醫生。絕望了,自殺了,新聞不報,有些老百姓私底知道一點情況。」

吉林市昌邑區樺皮廠鎮一中方艙醫院,張姓女子不到救治,痛苦地尋短見。(視頻截圖)

吉林的許先生向大紀元介紹,死者的丈夫拍過一個視頻,站在他愛人的屍體邊上拍的,死者用綠色的被子蓋着。

視頻中,死者丈夫介紹,「給120打了幾次電話,120也沒有及時到,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後天。方艙醫院也沒有臨時大夫,氣都上不了,已經堅持了二三天,也沒有得到良好的醫治,(她)忍受不了痛苦,所以尋短見了。希望政府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死者家屬的電話可能已遭監控。大紀元記者連續兩天在不同時段撥打死屬的電話,但如果用網絡電話,顯示對方正在通話中;如果換海外手機直接撥打,可以接通,但是無人接聽。

根據吉林省28日疫情新聞會公佈,吉林省已建方艙醫院19個,長春8個,吉林市10個,琿春1個。當局除了繼續其它市州加快建方艙醫院外,還要求各隔離點加快清倉,提高利用率。

許先生表示,方艙都差不多,沒什麼治療。現在集中隔離收治的病人很多,只要是排查,不管陽性的,還是有症狀、無症狀都被帶走了。

吉林得勝街道官員因疫情被問責跳樓

在張女士自殺前,網傳吉林市的船營區得勝街道一位負責人,因為在管轄區的一個高層樓,三百多居民中有180人出現陽性,被問責,於3月22日下午跳樓身亡。

吉林當地多位民眾向大紀元表示,聽到或看到過這個消息。住在吉林市區的一位王女士表示,得勝的社區的主任因為壓力太大,聽說是跳樓了。

還有民眾說,聽說是因為受到上面的批評,還有那些陽性的居民也怪他,他接受不了也承受不住,就從上面往下跳了,自殺了,只有五十多歲,非常可憐。肯定是壓力大到不行了。

根據大陸公開信息吉林市船營區得勝街道,面積4.25平方千米。人口31922人(2010年),下轄5個社區,包括安順社區、德勝社區、西大社區、永前社區、裕華社區。

記者致電得勝街道對外公開電話,連續二天都沒有人接聽。

記者輾轉聯繫上得勝街道的上級部門船營區的簡姓書記。簡書記表示,不用跟自己確認了,自己也被提前免職了,離開了。

記者還打通昌邑區劉書記的手機,詢問怎麼處理方艙醫院的自殺事件,劉書記停頓了幾秒後說,「在配送中,我這不方便啊」,隨後就着急掛了電話。劉也是本輪疫情剛被免職的六名處級幹部之一。

據大陸澎湃網3月19日報導,吉林省本輪疫情中,至少已有6名處級以上幹部被免職。

疫情封控期間高二學生跳樓自殺

吉林因疫情封控,自殺事件不斷。28日,吉林當地民眾還向大紀元提供了幾段視頻,曝光當地封控小區一名年輕人受不了封城跳樓自殺。

吉林的許先生向大紀元介紹,「我們舒蘭有一個高二學生,跳樓時間也就是在那兩天。因為疫情隔離在家上網課,不正經上課,被他媽說了幾句,跟他媽拌嘴,然後就跳樓了。但那小孩平時還是挺優秀的一個孩子,也沒有什麼憂鬱症。」

因為中共封鎖信息,整個吉林都在封控之中,記者尚無法確認,吉林民眾提供的視頻是否與吉林許先生說的自殺案是同一個人。

此外,還有大陸民眾向記者提供了一段視頻。視頻中,一名女士似乎處於失控狀態,拿着小塑料凳子狂追穿防護服的防疫人員,視頻標有「因為關得太久了」的提示。

吉林市各級政府機關無人接電話

記者在核實吉林幾起自殺事件的過程中發現,吉林幾乎所有政府部門都無人接電話。

其中,直接管轄樺皮廠鎮一中方艙醫院的上級部門昌邑區政府,無論是書記辦公室電話,還是區長辦公室電話,以及對外公開的電話,在不同時段都沒有人接聽。

此外,跟疫情直接關係的疾控中心,不管是吉林省、還是吉林市對外幾個電話,都無人接聽,或直接掛電話。記者好不容易聯繫上吉林市下區級的某疾控中心,對方表示,他們是具體做流調和消毒,至於方艙醫院的自殺事件、條件是否改善這類應該找防控辦,找政府,「他們給我們下達指令」。

記者問,現在政府機關的電話基本無人接,市民熱線也根本打不進去。該工作人員透露說,就是他們想找人也一樣找不到,「比如我家住船營區,我在昌邑區工作,我打電話問船營區情況好不好,也一樣找不到人問。」

根據吉林省新聞會發佈的信息顯示,長春市、吉林市兩地疫情形勢最為嚴重,感染者數量佔全省的98%以上。3月29日吉林省新增本土確診1150例、無症狀1032例。對官方的公佈的數據,許先生表示,官方虛報情況普遍存在。

還有大陸民眾向大紀元披露,現在長春市九台區都有點亂套了,「有的拉走的,很多都被誤診了,拉一圈又給拉回來了。聽派出所的人說,現在很多警務人員和社區領導都被傳染上了,說是做核酸染上的。有的居民都不敢做了,說風險太大,後來社區都掐著名單按家敲門下樓做核酸,甚至都給做到半夜。」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31/1728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