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港大教授:香港180萬人染疫解封 上海人怎麼看

李承鵬:【有些事是要寫進歷史的,有些人,已不像人】有武漢醫生李文亮預警被訓戒,就一定有上海護士妮妮在自家醫院門口窒息,有西安孕婦流產,就一定有山西女大學生操場猝死,有鐵鏈女,就一定有鐵籠女。有你曾經嘲笑國外抗疫不力,就有今天你見白大褂就條件反射覺得喉嚨長出了棉簽。

lianchaohan:【施恩為圖報】這是中共和邪教極為狡詐的洗腦伎倆,利用人性中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心態,從心中感恩於專制者,讓你永遠為奴。施恩者內不見已,外不見人,則斗粟可當萬鍾之惠。利物者,計已之施,責人之報,雖百鎰難成一文之功。這才是文明文化精神。

645Pr0RoZT8CwA7:新西蘭又粗暴干涉我黨內政了。

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臨床教授孔繁毅:香港計算死亡率的分母應該更大,近日也有注意到專家使用數據模型推測的疫情趨勢,雖然「快測陽性確診登記逾百萬例,不過合理推算,現在香港染疫人數不止100萬,估計香港約有四分之一的人確診,約為180萬人染疫」。

雲無心45:上海最終還是走到了通過「封城+全員核酸」來解決問題的終極武器。從最初的高度精準防控,到「滾動篩查」,再到「重點區域抗原,非重點區域核酸」再到今天宣佈「劃江而檢」,上海一步一步地測試「減少感染社會運行與防控疫情」的權衡,最後被奧密克戎擊穿,不得不採取了新冠防控的「大招」。這一輪「失敗的測試」下來,其他地區的防控將會更加茫然。

wuyuesanren:這叫「動態封城」,與「動態清零」配套,與「全過程民主」交相輝映的新概念。

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套房嘛。

【惡意謀生】@AnnSherrard:「謊稱買菜,實屬做工」。太諷刺了。手停口停的人該怎麼活?還是真以為每個人都和你們一樣收入穩定旱澇保收?History has its eyes on you.

big_ear_cat:長春有個博主發帖曬了自己花700元高價買的蔬菜包,評論里有人不信要他曬單價,他說沒有。多個評論說蔬菜包里是什麼就是什麼沒得選,更有人說單價什麼的不顯示給撕了,商戶趁機漲價。檢測,疫苗,清瘟清肺藥,隔離酒店,到小區買菜這些,沒發展出一條利益鏈我是不信的。而且賺了你的錢還要你感恩戴德。

Williamlinekong:要經濟還是穩定?對於這樣的一個全能政府來說,答案不言自明:穩定是壓倒一切的!經濟蕭條帶來的賤民苦難和穩如盤石帶來的紅色江山,自然是江山最美最讓人陶醉!

543d0m:觀察了2年多,發覺這新冠病毒有2個特徵:一怕窮,非洲人口那麼多,也沒見什麼大規模的爆發;二怕戰爭,阿富汗,俄烏這樣打仗,也沒見誰戴口罩,誰見過新冠了?現在發現新冠還怕反抗,一反抗就解封了,一反抗就沒有病毒了。尼瑪這是哪門子的病毒?

啞巴:保安很盡職地沒讓哮喘病人進醫院,醫院很盡職地沒給大出血孕婦做急救,社區很盡職地給沒存糧家庭貼封條,小秘書很盡職地刪帖封賬號。大家都盡職做好自己的事。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mrseaoxbleem:十年前我有個親戚腎癌,當時我加了個上海的尿毒症群想了解些情況。這幾天看到他們原本每周透析的現在被迫停了很久,生不如死,群里每天報平安的人都在減員。然後他們還在說我們這波死了國家醫療負擔能減輕不少……我也不知道該說啥,但大多數人既抗不住天災也躲不過人禍,這種時候還在為他人着想。親戚之前搬到了加拿大,疫情這幾年他還是定期透析,現在活得還不錯。

李承鵬:【有些事是要寫進歷史的,有些人,已不像人】有武漢醫生李文亮預警被訓戒,就一定有上海護士妮妮在自家醫院門口窒息,有西安孕婦流產,就一定有山西女大學生操場猝死,有鐵鏈女,就一定有鐵籠女。有你曾經嘲笑國外抗疫不力,就有今天你見白大褂就條件反射覺得喉嚨長出了棉簽。

weiquanwang:據悉,大午集團的評估,拍賣,所有程序預計4月底走完。集團各子公司評估結果已經出來,普遍很低(參見對比數據表),子公司對此異議很大。照這樣評估,整體賣了也不夠還債的,更別說企業和個人罰款了。從對比數據表可以看出,企業自評51個多億(不含無形資產大午品牌),但法院評估不足6.1億。

鮑躁迪倫:怎麼說呢,生活在一個新聞為主意識形態服務,文字要用縮寫,語言要用反諷,真話會被舉報的網絡時代。你能做的只剩關注同圈層的人,躲在圈層塑造話語權,無力地抵擋如山倒的簡中信息流侵蝕了。就像克爾凱郭爾說的,個人不能幫助,也不能挽救時代,他只能表現他的失落。

EricLiu_USA:B站審查員刪了一天上海封城謠言,回家發現自己家真被封了,急忙上B站投稿:「求助!我有最新消息更新給大家,但我不同意自己說的!」

wuyuren:清零實質是清不服從。土共好運動,使民疲(或疲於健康碼或疲於土豆白菜),官始安。

posyparty:無論是護士的死,還是大學生的死,都有一點讓我特別意難平,因為她們都是死在自己所屬的微觀組織之中,無論從道德還是法理,這些組織本應為她們提供保護的。而且,有種東西,你叫它自由裁量權也好,非正式制度也好,還是樸素點就叫它人情社會也好,很多時候它能在個體與最高意志之間起到一種緩衝的作用,給人留出適應、緩衝乃至反抗的空間。但現在我們看到這種東西完全沒了,人暴露無遺,就等着哪一天壞運氣輪到自己,牆直接砸向頭頂。

petefang:有三個蘇聯公民聊天,探討什麼是最幸福的事情,第一個人說,最幸福的事情是冬天和老婆坐在壁爐旁暖洋洋;第二個人說,最幸福的事情是在海灘享受陽光;第三個人說,最幸福的事情是:我家的大門被一腳踹開,幾個KGB衝進來說,伊凡·伊凡諾維奇你被捕了!我回答說,對不起,伊凡·伊凡諾維奇住在隔壁。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29/1727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