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八孩女或被施殘忍手術 徐州當局怕什麼

作者:

中共央視近日推出「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的最新影片,再度引起輿論質疑。(視頻截圖)

據《新聞看點》主持人李沐陽2月11日在節目中稱,他當日接到兩位網友的郵件,都表達了對徐州「八孩鐵鏈女」的擔心,其中一位網友說,「我們一直懷疑中共要對八孩母親殺人滅口,看來真的要變成現實了。」

在兩位網友發來的網絡截圖上有這樣的話:「徐州豐縣精神病院明天要對八孩媽實施腦葉白質切除手術,讓其喪失記憶徹底成為瘋子。前天的預測已經實現!」據悉,在推特上很多網友也在轉發這個消息。

李沐陽個人相信網友爆料是真實的,而筆者也認為,以中共當局一貫的殘忍,大概率是真的。聯想到2月10日中共央視對此報導中的鏡頭中楊某俠說「放我走」,忽然間讓人不寒而慄。或許女子已經意識到了危險正在臨近,依舊想努力掙脫。

目前我們無法確診手術是否已經施行或者迫於壓力暫緩進行,但如果施行,是可以從其後續的反應推斷出來的。

那麼,什麼是腦葉白質切除手術?看過電影《飛越瘋人院》和小李子主演的《禁閉島》的人一定對其不陌生,它就是一種切斷大腦前額葉皮層連接的手術,目的是治療某些精神病患者,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尤為盛行。其創始者還獲得了諾貝爾獎。

然而,隨着醫學技術的發展和這種手術出現的嚴重後遺症,這種血腥手術在五十年代開始在蘇聯被放棄,到了七十年代,許多國家和美國的幾個州都禁止了這種手術。它亦成為諾貝爾史上不忍提及的黑歷史。如今,腦葉切除術已成為一種被貶低的手術,成為醫療野蠻的代名詞,成為醫療踐踏患者權利的典範。

為什麼這種手術被視為醫療野蠻的代名詞?資料顯示,歷史上腦葉切除術的患者在手術後很多立即出現昏迷、意識模糊和大小便失禁的情況。還有有些人胃口很大,體重增加了很多。亦有一些人出現了癲癇症狀,腦部嚴重受損。一些患者因手術而死亡,另一些患者後來因自殺而死亡。

更為可怕的是,最終,人們認識到這是以犧牲一個人的人格和智力為代價的。英國精神病學家莫里斯·帕特里奇(Maurice Partridge)對300名患者進行的後續研究表明,患者在手術後,自發性、反應性、自我意識和自我控制能力下降。這種活動被慣性所取代,人們在情感上變得遲鈍,並限制在他們的智力範圍內。

在真實的歷史上,美國前總統甘迺迪的姐姐羅斯瑪麗·甘迺迪曾因為精神疾病,於1941年11月被實施了前腦葉白質切除術。手術之後,她不能站立,不能說話,被永遠地送入了療養院。她也從甘迺迪家族中被強行遺忘了。羅斯瑪麗成為可這種殘忍手術的試驗品和犧牲品。

在人類已經清楚認識到腦葉白質切除術之殘忍幾十年後,中共徐州當局居然要在一個思維仍十分清晰的受到難以言表傷害的女子身上,讓人除了憤怒還是憤怒。

可以說,不管是下達這個手術決定的徐州官員,還是實施手術的醫護人員,都與這些年中傷害她的所謂的丈夫、丈夫的家人、村官村民乃至各級知曉此事的官員、辦事人員等一樣,已經喪失了人的基本良知和對他人的悲憫之情,而這樣的人真的沒有報應嗎?

那麼,徐州當局下此殘忍決定,又在怕什麼呢?顯然在怕真相。徐州當局四次自相矛盾的通報,實際上就在透露他們內心的恐懼,因為這個跨度二十多年的拐騙、強姦案,不僅僅涉及到底層諸多無知野蠻的民眾,亦涉及到當地村官、警察等實權力量,以及所有參與掩蓋和不作為的政府部門,比如當地縣長、婦聯主任等,有些可能甚至已經升遷到高一級的職位。

有消息說,當年此案曾一度被曝光,但被壓下,那麼,是誰將其壓下,錯過了楊某俠早些被救的機會?無疑,這裏邊黑幕重重,而這也是徐州警方故意忽略楊某俠是四川李瑩的信息。

此前,有人認出,楊某俠疑似他在西藏當兵時的戰友李大忠的獨女李瑩。現年38歲的李瑩出生在四川南充,1996年放學後失蹤。李大忠思女成疾,已經過世。有人在網上曬出李瑩和八孩母的對比照,很多網友驚呼:兩人長得太像了。有人對此進行了專業比對,基本確定了兩人是同一個人,而且有人注意到楊某俠的口音是四川口音。然而,徐州當局卻對此裝聾作啞,而他們也擔心楊某俠仍記得被拐賣之前的事,從而在上級部門派人調查時,吐露實情。

毋庸置疑,本已因此事在國內外臭名昭著的徐州當局和中共,如若真的對楊某俠施行殘忍手術,將點起更多人內心的怒火,不僅世界他國更加遠離無人性的中共,而且這極有可能成為壓垮中共的最後幾棵稻草之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213/1708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