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打擊「影子教育」行業 讓中國父母陷困境

圖為2020年7月7日,北京的考生參加高考。(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自去年7月起實施「雙減」政策,打擊被稱為「影子教育」的私人課外輔導行業,到目前已有近半年時間。這一政策是否真的減輕了家長負擔,引發關注。

《華爾街日報》1月14日發表文章說,中共的「影子教育」戰讓中國父母陷入焦慮之中。

報導說,南南(Nannan,音譯)在中國成都長大,在學校表現出色。儘管只有7歲,但已經開始做比他高兩年級的數學題。他的外語技能也非常好,可以參加完全用英語授課的西班牙語學習。

他的母親李女士將南南的成功主要歸功於課外輔導。像數以百萬計的中國父母一樣,李女士懷疑學校能為兒子提供在競爭異常激烈的中國社會中取得成功所需的技能。但在北京實施「雙減」政策、對課外輔導行業進行全面改革後,南南不得不停止原來的補習。

家長焦慮想辦法讓孩子繼續補習且價格更貴

儘管中共當局推出「雙減」,旨在減輕學生的學習負擔以及家長的經濟負擔,但由於中共尚未解決中國教育體制的根本問題,促使一些家長開始尋找規避政府審查的辦法讓孩子參加補習,結果開銷更大,而另一些家長則陷入更多的困境中。

《華爾街日報》說,對於許多中國父母來說,新規定只是給他們帶來更多的焦慮。無論是否找輔導老師補習,孩子們仍然必須通過嚴格的考試才能進入頂尖的中學和大學,這讓許多父母不知道現在該做什麼來幫助孩子取得成功。

報導說,較富裕的家庭正在尋找新規則的應對辦法,包括聘請教師作為全職保姆,但這對於那些無法承受得起這種奢侈花費的中產階級家庭來說,他們的孩子可能面臨落後於補課生的風險。

「我感到焦慮。」作為大學教師的李女士說,「我仍然相信他(李女士的兒子)能達到大學水平,但我曾希望他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許多家長承認中國的補習行業確實存在問題,但又找不到其它好辦法來應對競爭激烈的高考。

華東師範大學研究員劉俊彥(Liu Junyan,音譯)最近對約3600名家長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許多家長擔心自己的孩子在學校不能得到他們需要的東西,在失去了課外輔導後,如果父母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能力來承擔起輔導任務應該怎麼辦。

隨着輔導課程的消失,家長們開始尋找解決方案。一些較富裕的家庭邀請之前的輔導老師與他們同住,其他家庭則聯合起來秘密聘請私人家庭教師。

一些家長安排了非正式的地下網絡,讓他們的孩子參加一次只有一個家庭知道會面地點的補習班,以降低補習班的風險。

「我周圍的人還在上補習班。」維姬‧蒼(Vicky Cang)說,「他們只是在偷偷摸摸地做這件事,當然面臨更多的不便。」

家長們說,那些願意繼續秘密進行補習的輔導老師正在提高他們的學費。

一些找不到家教或負擔不起高費用的家長表示,他們正試圖自己承擔額外補習的負擔,但這並不容易。有人說他們正在很吃力地解釋數學概念。其他人則依賴可以掃描問題並給出答案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但政府最近也禁止了這些。

雙減政策治標不治本

有家長們和教育專家認為,高考是目前競爭失控的根本原因。不改革當前教育體制,政府的政策只是治標不治本,不健康的競爭環境將持續。

《日經亞洲評論》曾援引廣州媽媽金妮‧馮(Ginny Feng)的話說,雙減政策是不現實的。除非高考制度本身發生變化,否則她看不到這個政策會帶來任何變化。

「有多少家長真的願意袖手旁觀?我認為政府的政策無法根除這種現象,只能讓它變得更加謹慎,或者迫使其轉變為不同的運作方式。」馮女士說,「有需求就有供應,就有市場。滿足家長的需求是最容易的賺錢方式;(政府)政策不能阻止這個市場。」

在寧波任教三十多年的52歲的羅伯特‧嚴(Robert Yan)也認同高考是競爭失控的根本原因。但他說學校的體制也應該改變,教師和家長需要改變他們對教育的看法。

中共控制的宣傳稱,考試和升學等教育體制是需要慢慢改進的深層次問題,培訓機構和背後的資本才是罪魁禍首。

在中國任教逾30年的高級教師艾米‧馬(Amy Ma)不太相信這種宣傳。她告訴大紀元說:「培訓機構和資本為了賺錢可能會亂來、會販售焦慮,但家長們的培訓需求是怎麼來的呢?是被考試升學這種教育機制逼出來的。而在如今的中國,考試升學有可能被取消嗎?不太可能。」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5/1695907.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