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遠見快評:河南爆大案 泄「核酸檢測」黑幕?

作者:

河南驚爆「人為散毒」大案栗戰書露面報平安。(《遠見快評》提供)

朋友們好,今天是1月12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習近平來說,2022年的開年可以用當頭一棒來形容。在國家治理上,從西安到天津的疫情對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封城清零政策帶來了迄今最為嚴重的挑戰。尤其天津疫情爆發後,整個世界,無論國內外,都在看他在奧密克戎的巨大衝擊之下,能夠把這套「餓死事小,清零事大」的戰術堅持到何種時候。

而在政治上,他視為鐵杆心腹的栗戰書突然蹊蹺缺席新年茶話會,導致流言四起,同樣可以說是給了他一悶棍。

【栗戰書現身4大傳聞罩頂】

所幸栗戰書在「揮淚斬馬謖」傳言鬧得滿城風雨的時候,於昨天(11日)正式現身了,這起碼暫時穩住了習近平在最高層的權力框架,今天我們就先簡要來說說這條新聞,也是對此前我們討論栗戰書缺席事件的一個後續跟進。

在昨天,中共官媒央視新聞報導說,中央黨校在當天上午舉行了「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開班式。這個開班式規格很高,中共政治局7名常委包括王岐山全部都有出席,其中就包括了此前因缺席茶話會而引發諸多猜測的栗戰書。

從央視給的特寫鏡頭中看,栗戰書臉色正常,埋頭寫字,看不出有什麼明顯的異常表現。

從去年12月28日之後消失,到昨天重新現身,栗戰書隱身了13天時間。在這13天之中,關於栗戰書出事的傳聞有了多個不同版本,都說的有鼻子有眼,包括「背叛」、「臥底」、「貪腐」和「生病」4種說法。其中一個最引人注目的版本,是「背叛說」。

這個說法來源不明,居然還牽涉到了張高麗,其核心內容是說彭帥事件爆雷後,張高麗就「被住院」了。為了立功自保,張高麗主動揭發栗戰書,說他近年來一直與江澤民曾慶紅有秘密聯繫,將習近平全然蒙在鼓裏。

當這個內幕被報告給習近平的時候,習近平大為震怒,決意廢掉栗戰書,因此才有了新年茶話會的缺席,而栗戰書也將很快被揭開一兩塊遮羞布,政治問題以經濟罪名解決,使其身敗名裂而下台。

第二種「臥底說」的來源是香港明報》的署名評論文章,以羅列傳聞的方式說,栗戰書當年被調到習的身邊,是拜他叔叔栗江江與曾慶紅的妹妹曾海生有小學同學之誼所賜。栗戰書實際上是曾慶紅安插在習身邊的人,而栗江江最近出事受查等等。

第三種「貪腐說」就是我們此前節目中介紹過的,紐約作家畢汝諧的爆料,說栗戰書貪腐把柄被反習派抓住了,習近平被迫揮淚斬馬謖,這裏就不重複了。

至於第四種「生病說」,其實從栗戰書缺席茶話會一開始就一直有這種猜測,而且其可能性也是不可忽視的。

因為栗戰書去年最後一次露面是12月28日,缺席茶話會後到昨天現身,消失了13天。如果他是突發心絞痛這一類的疾病,的確可能臨時缺席茶話會,但這一類疾病只要救治及時,一般不需要太長時間即可大幅緩解,基本恢復正常生活。十多天的時間,足夠讓他有精力出來露面在鏡頭前坐一坐而不顯病態。

【「臥底說」是冷飯重炒】

我們先來看看「臥底」這種說法,也就是栗戰書靠叔叔搭上了曾慶紅妹妹這根線,然後接受曾慶紅安排潛伏在習近平身邊。這個說法其實經不起推敲,因為這個說法並不是現在才流傳出來的,早在2015年,被視為大外宣的明鏡系列媒體,從明鏡網到其附屬的《外參》雜誌等等就集中火力大炒了這個內幕,現在不過是冷飯回鍋翻炒而已。

明鏡當時還斷言,說習近平知道栗戰書的來頭後即將清洗中辦,丁薛祥將取代栗戰書云云。但事實上栗戰書不但穩掌中辦一直到2017年沒動,而且還在換屆之時晉升政治局常委。這只能說明栗戰書通過了習近平的背景調查,才會一直獲得信任。

「背叛說」與「臥底說」有點類似,不同之處在於,傳言栗戰書是近年才開始秘密聯絡江曾兩人,且由張高麗揭發。

這個說法也存在問題。首先,我們在討論彭帥事件的時候就指出過,以張高麗的級別,僅僅因為玩弄一個女運動員就想扳倒他其實不太可能,他更不太可能因為彭帥這點麻煩就把曾慶紅的底牌給賣了——他找曾慶紅幫他說情擺平彭帥這點麻煩,遠比出賣栗戰書得罪整個江派惹下的麻煩要小了無數倍。

更何況近幾年的習近平,一直都在集權的道路上撒腿狂奔,其權位可以用如日中天來形容。就算他大打七傷拳得罪了一大批人,但六中全會的歷史決議顯示他仍然佔據無可置疑的上風。栗戰書再沒眼光,也不至於在大樹沒倒的時候突然翻臉去當一個誰都鄙視的猢猻對吧。

從另一面看,如果栗戰書真的是犯了習近平最痛恨的「對黨不忠誠不老實」這一條,我想以他的脾氣,栗戰書恐怕不太可能這麼短短十幾天就過關復出。

【栗戰書隱身或與疫情有關?】

相對而言,「貪腐說」與「生病」這兩種說法似乎更合理一些。栗戰書有貪腐,而且曾經被曾慶紅抓住了把柄這是肯定的。「貪腐說」的疑點,在於傳聞栗戰書女兒女婿謀奪了他人礦產這個事件,並不具備扳倒一個常委的威力。

要知道當年胡舒立是把曾慶紅兒子謀奪價值700億的魯能整個都端出來曝光的,仍然沒能動了曾慶紅父子一根毫毛。所以,如果栗戰書真的是因為貪腐被盯上了,恐怕得是比傳聞要嚴重很多的事情才行。

而且,習近平就算被迫要對鐵杆心腹有所反腐表示,也完全可以在黨內低調處理,沒有必要以突然缺席茶話會這麼高調的方式來給自己製造輿論壓力。

所以,從目前的信息綜合看起來,栗戰書健康上出問題的可能性稍大一些。在當前疫情非常時期,如果栗戰書突然出現了咳嗽發熱,我想常委會那幫人不嚇死也得嚇個半死,肯定是立即隔離檢查,不會讓他出席任何公開場合。等到差不多一個隔離期過去了,栗戰書被證實並非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也許就是普通的感冒,那么正常復出也就順理成章吧。

【河南通報「人為擴散疫情」大案】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來討論今天大陸最具爆炸性的一條新聞,這就是鄭州負責核酸檢測的公司負責人涉嫌擴散病毒被刑拘並立案調查的消息。《遠見快評》

就在今天,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發佈了一份警方通報,聲稱經公安機關調查發現,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有限公司區域負責人張某東違反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實施引起新冠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禹州市公安局於1月10日,對張某東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在大陸疫情星火燎原,舉國上下正為封城清零叫罵連天的時候,這樣的一個消息曝出來,大眾的反響會激烈到什麼程度,是不難想像的。

這個爆炸性消息有兩個重點:

第一個,出事單位叫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7年12月20日,是廣州金域醫學檢驗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鄭州分公司。廣州金域醫學是從2019年疫情從武漢爆發一開始,最早參與新冠核酸檢測的第三方機構之一,並在2020年成為全球核酸檢測量最高的單一機構。

金域醫學創立於2003年,其前身是廣州醫科大學校辦企業,而以帶貨蜚聲中外的鍾南山時任該院院長兼黨委書記。即便到現在,鍾南山也和金域醫學保持着密切關係,擔任了金域醫學學術委員會主席職務。

第二、許昌公安局的通報語焉不詳,並未說明張某究竟是實施了什麼樣的傳播疫情的行為。而一種最直接的理解,當然就是張某涉嫌人為投毒。

我們可以看到,在大陸網絡輿論中,對涉嫌投毒的憤怒幾乎達到了「恨不能將其碎屍萬段」的高度。凡是在大陸生活過的朋友可能都有所了解,在中共治下的大陸,先在路面上撒釘子,然後在路邊開個補胎店撈錢這一類的手法,完全是新常態,絲毫不出奇。

但要說一家市值400億的上市企業的地方主管,為了多撈幾輪檢測利潤就去人為投毒,怎麼地都讓人覺得有點太不可思議。

到我做節目的時候為止,這個張某究竟做了什麼導致疫情擴散,仍然沒有人知道。大陸媒體《第一財經》引述當地政府部門一位工作人員的說法,稱可能是相關人員存在拖延檢測的行為。

僅僅因為拖延檢測就會以「涉嫌擴散疫情」的罪名受到調查嗎?這怎麼地也都會讓人覺得有點匪夷所思對吧。拖延,可以是惡意的,也可能是客觀因素造成的。

如果是前者,他為什麼要惡意拖延?這對他有什麼好處?如果是後者,因為人力物力等不可抗因素拖延了就要抓人,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瘋子在主宰的社會。

【內幕:核酸檢測大規模造假?】

而從網絡上其它渠道的信息顯示,真正的原因,很可能是核酸檢測結果存在大規模造假行為。

就在昨天,有網友在微博舉報,說自己依法自願沒有進行核酸檢測,但卻被廣州金域直接給出了檢測結果陰性的報告。網友懷疑該公司涉嫌惡意操縱核酸檢測結果,誤導防疫部門,危害公共安全,為此直接向國務院、政法委和新華社等部門機構進行舉報。

而就在這份舉報截圖的下方,有曾經在金域工作過的人員回應披露,說有的檢測樣本送到金域後,居然被直接扔進垃圾桶,然後直接給個「陰性」的結果就完事,最後還會把樣本直接以「污染」的名義焚毀,毀屍滅跡,誰都無法查證。

為什麼工作人員會如此作弊呢?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全員核酸檢測的工作量太大,政府面臨封城封區的防控壓力,催時間催得特別緊。

在上下都只管「一刀切」的極端環境中,有人就被迫採取這樣的辦法來瞞天過海,公司完成了檢測任務,政府抗疫有方完成了政治任務,而檢測工作人員獎金滾滾完成了私人創收任務。一舉三得,皆大歡喜,何樂而不為。

雖然這個舉報的帖子說的是廣州金域,但從當前各方信息來看,這種偽造核酸結果的做法在金域公司顯然並非個例,也並不是現在才出現,其無論時間還是空間上都很可能已經有了相當的深度和廣度。

在我看來,這種操作恐怕是迄今為止,鄭州金域這位負責人被抓捕調查原因的最合理的解釋。一個最新的旁證是,據《大河報》報導,鄭州從今天開始,立即停止了全員核酸檢測。

要知道,此前北京、河北等地早就出現過檢測機構涉嫌偽造檢測結果的案例。

比如2021年1月17日,邢台市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就通報過一起案例。隆堯縣因檢測能力有限,於是委託濟南華曦醫學檢驗有限公司參與第二輪核酸檢測,檢測了31萬多人。單在樣本尚未檢測完成,還未知檢測結果的情況下,該公司收集點負責人翟某於1月14日向縣衛健局謊報,說送檢樣本全部為陰性。

【輿論衝擊「清零模式」「金域案」轉移視線?】

鄭州金域擴散疫情大案,表面上看是個別工作人員做了違法的事情,可能導致疫情擴散。但究其根源,何嘗不是官方極端高壓下,動不動就立軍令狀,一刀切必須在規定時間完成任務,而對具體執行者的工作壓力、待遇環境等因素考慮不周才造成工作人員不惜瀆職犯罪來應付了事。

這個案子真正暴露出的,恰恰是中共清零模式下,最核心的全員核酸檢測這個防控工具,已經出現了巨大的漏洞。催時間,就可能有人被逼造假;不催時間,就可能難以及時決策進行精準封控,從而難以防止疫情擴散。

這就是我們反覆討論的,極端清零模式看上去很美,但實際操作上不具有可持續性。在某個特殊時間點,作為非常手段偶爾採用,可能是有效的。但中共施政一貫性的極端做法,把這種非常措施迅速變成了常態化的標配措施,還沾沾自喜獨步海內外,絲毫不考慮民生的巨大負擔,那麼類似這樣的案例不斷發生可以說也就是一種必然了。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個案子還有一個不尋常的地方。就是儘管鄭州金域公司爆出了如此駭人聽聞的大案,揭開了全員核酸檢測靚麗光環下黑幕的冰山一角,但官方卻絲毫沒有進行輿論封鎖。

大家都看到了,不但公安機構高調通報,各家大陸媒體也使盡渾身解數,狂挖案件內幕及其與鍾南山父子的關係。

曾幾何時,鍾南山可是作為中共抗疫模式的政治正確標準而存在的,任何對其質疑的聲音都會被封殺的。為什麼在封城清零進入到「硬剛」奧密克戎的最關鍵的時候,官方突然默許了對鍾南山的質疑與負面新聞的挖掘?

在我看來,這背後似乎有着轉移輿論焦點的意圖。最近這段時間,西安「社會面清零」的政績幾乎被兩個孕婦摧毀殆盡,而天津疫情的步步升溫簡直就成了北京冬奧會的催命符,而且躲都沒處躲。

全國至少二千萬人被封在家中不是缺醫就是少吃,哀嚎聲與叫罵聲此起彼伏,矛頭都直接對準了當局的極端封城政策。

新華社官方微博發帖嘲笑美國確診超過六千萬,結果下面的回覆罕見大翻車,幾乎一面倒質疑當局轉移視線,意圖「圍美救趙」,結果新華社被迫刪除了所有評論並關閉了評論功能。

這個事件我想朋友們可能都聽說了,其對當局輿論管控的衝擊力不可小看,當局現在的處境可以說用焦頭爛額來形容都一點不為過。

在這種背景下,鄭州金域這種大案爆發,恰到好處的讓大眾的憤怒有了合理又安全的宣洩口,也潛移默化給大眾灌輸了一個牢固的信息:

政府的抗疫大局,就是被極少數利慾薰心的資本勢力給破壞的,千千萬大眾困守家中的苦難的製造者,不是別人,就是這極少數人渣,政府一定會嚴懲不貸,為廣大受苦百姓伸張正義,出這口惡氣。

你看,風雲變幻之間,當局再次成功「化危為機」,眼看集中力量辦的大事就快做成喪事之際,一紙大案通報又等於把喪事辦成了喜事,黨媽轉眼間從野蠻的決策者搖身一變成為了民眾的守護神。

這個把戲已經重複過無數次了,在未來的疫情危機中,它們保證還會不斷使用,不信我們就留心觀察,繼續看戲。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裏,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遠見快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3/1695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