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丹:關於在紐約建立六四紀念館的問答

作者:

1月10日,包括我在內的五十多名海外民運人士和"六四"倖存者,聯合發起了在紐約建立"六四"紀念館的倡議。倡議發出後,在網絡上得到熱烈反響。同時,也有一些朋友提出了一些問題。作為"六四紀念館籌備委員會"召集人,在這裏我針對外界關心的一些問題,統一做一下答覆。

有朋友問:為什麼把紀念館設立在紐約?

關於地址的選擇,在醞釀期間有過不同的方案,例如華盛頓和洛杉磯等,但最後大部分的意見還是決定在紐約擇地建立。這有幾個原因:第一,紐約是人流密集的大都市,每年遊客數量在全美排行第一,建立在這裏可以儘可能多地吸引參觀的人流;第二,"六四"紀念館未來一旦建立,將不僅是一座博物館,也是一個活動中心和教育機構,將會舉辦大量的活動,而紐約在教育、文化、媒體等資源方面的優勢,是其他城市無法比擬的;第三,未來的"六四"紀念館一旦建立,需要大量的義工幫忙經營,紐約地區長期以來是海外民運的重要基地,有大批"六四"流亡人士聚居,在人力方面可以提供更多的資源。當然,不同的城市都有不同的優勢,但畢竟我們最終只能選擇一個城市,因此最終大家還是同意選擇在紐約。

有朋友問:紐約的"六四"紀念館與香港支聯會的"六四"紀念館有什麼關聯?前者是否得到後者的支持?

首先,我們決定在紐約建立"六四"紀念館,最原始的動機就是因為看到香港的"六四"紀念館被中共當局強行關閉,我們希望關於"六四"的歷史記憶不要因為香港的"六四"紀念館的關閉而被削弱,因此決定在海外重建一座紀念館。也因此,紐約的"六四"紀念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希望延續香港"六四"紀念館的宗旨和精神,傳承歷史記憶;其次,我們當然希望能夠與香港的"六四"紀念館合作。但是眾所周知,香港支聯會已經解散,我們無法找到明確的合作方,而且因為國安惡法的存在,我們也擔心任何的合作都會給對方帶來政治上的危險。因此,無論是組織上還是內容上,我們與香港的"六四"紀念館都沒有任何關係。另外,據我所知,香港的"六四"紀念館被關閉後,大批文物和大筆資金已經被港府沒收和凍結,因此我們也無法利用,這是非常令人氣憤和遺憾的。

有朋友問:建立一座博物館需要雄厚的資金,你們準備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首先,的確,建立"六四"紀念館,尤其希望它能夠永續經營,是需要大量資金的。所以我們才發出倡議書,希望外界能夠捐款給予支持。沒有來自廣大民眾的廣泛支持,這個紀念館是很難支撐下去的;其次,我們也知道,中共可能會抹黑我們,說我們藉機捐款。所以這一次,我們是首先在籌備委員會內部完成籌款工作,在50多名籌備委員中籌集到75000美元,希望我們自己先捐款,希望能夠帶動更多的支持;最後,我們不僅要進行積極的眾籌,也會積極尋找國際社會相關的教育和文化基金會提出申請,希望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資金的挑戰是巨大的,但如果大家都能夠支持我們,這個挑戰就一定可以克服。

最後,關於建館的時間問題。我們將爭取首先在華盛頓舉辦一個"六四"特展,作為建立紀念館的第一階段,希望喚起外界的關注和支持。目前,展覽的場地與合作方都已經確定,如果一切順利,希望可以在今年的6月4日正式開幕;然後,如果我們能夠順利完成第一階段,也就是達到50萬美元的募款階段目標,就會立即開始在紐約擇地租房,正式建立"六四"紀念館。作為我個人來說,希望最晚在"六四"三十五周年,也就是2024年的6月4日,能夠看到"六四"紀念館正式開幕。當然,這一切,也都需要所有關心中國的歷史記憶、民主化進程的朋友們的共同努力。謝謝。

王丹

附:

海外華人擬在紐約設立"六四大屠殺紀念館"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香港曾是中國唯一能夠公開紀念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的地方。但近些年來,當地的六四符號在《國安法》名義下被港府逐一抹殺。八九學運領袖之一王丹本周一宣佈,海外華人將在紐約設立「六四大屠殺紀念館」,繼續傳承六四記憶。

六四紀念館:一段殘酷記憶的呼喚與凋零

大學校園民主女神被移六四印記何處尋?

港大深夜移除"六四國殤之柱"其它校園展品會步後塵麼?

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每逢「六四」燃起的燭光海洋、坐落在旺角的一座狹小的六四紀念館,以及矗立在香港各大校園內的「六四」地標,都曾是這座城市對1989年那段傷痛記憶的力證。但自從北京力推的香港《國安法》生效後,每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晚會遭到封殺、六四紀念館被查封、當地校園中的國殤之柱、民主女神像等「六四」符號也相繼被移除。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在去年「六四」時對外提出,希望在美國建立一座六四紀念館。在香港當局查封六四紀念館並搜走了大量展品後,王丹更是承諾將把籌建新館視為他在2022年的首要工作,而這個願望終於在新年伊始邁出了第一步。

王丹周一在一場網絡新聞發佈會上正式宣佈了籌建六四紀念館的消息。他在宣讀題為《永不忘記,永不放棄》的倡議書時說,不論每個人如何看待1989年的那段歷史,他們都有了解那段歷史的權利。

六四學運領袖王丹2022年1月10日在一場網絡新聞發佈會上正式宣佈了籌建六四紀念館的消息

王丹:「既然中共當局用強行關閉香港『六四紀念館』的方式,試圖讓血寫的歷史在時間流逝中被淡忘,我們的使命,就是要在海外重建一座『六四紀念館』,讓我們能夠堅守歷史記憶,不要忘記那些為追求民主付出生命代價的人」。

他還表示,這個展館將被命名為「六四大屠殺紀念館」(June4thMassacre Memorial Museum),而「六四大屠殺紀念館委員會」作為一個非政府組織,已經註冊成立。

倡議書寫道,他們之所以選在紐約設館,是因為這是個「人群流動最頻繁的國際大都市」,而紀念館的倡議人已經組成了多達幾十人的籌備委員會,其中既有王丹、吾爾開希這樣的六四事件親歷者,也有胡平、於大海這樣的早年就定居海外的中國民主人士,還有關堯、陳闖創這樣的新生代海外異議人士。

文中還說,他們目前計劃分三個階段推動六四紀念館的設立。首先,他們已經獲得了美國非政府組織的支持,爭取今年在華盛頓的一家博物館舉辦一場「六四」特展,為籌建紀念館做鋪墊。其次,他們希望募集50萬美元資金,在紐約以租用的方式擇地建館。最後,他們希望最終能募集到150萬到200萬美元資金,用於在紐約購買場地,讓這座紀念館能夠「永久存在」。在此之前,倡議人和籌委會成員已在內部進行了第一輪捐款,目前已籌得近7.5萬美元。

香港六四紀念館展出的民主女神雕像複製品

籌委會成員之一、《北京之春》雜誌發行人於大海在記者會上說,他希望那些身在海外的「八九」一代人,都能為紀念館的籌備工作獻出一份力。

於大海:「我還記得當時海外的留學生是多么正氣凜然、多麼義憤填膺,那麼這些留學生中的很多人早就功成名就,早就有條件做一名自由人了。我希望他們也能夠不忘初衷,把六四紀念館當成自己的事,為這座紀念館添磚加瓦。」

另一位籌委會成員、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副主席陳立群則在會上呼籲當年在全國各地參與「八九民運」的人,把他們的經歷寫出來,把保存下來的實物拿出來。

王丹表示,他們將積極尋求各主要人權機構和關注中國民主化進程的組織的支持,也會儘可能地向各種基金會提出資助申請,但他們主要依賴的仍然是眾籌。他還說,他個人希望在六四事件35周年時,也就是2024年,以租用或購買場地的方式在紐約開館。

香港六四紀念館展出的1989年北京民主運動期間的「民主女神」雕像照片

六四事件後,不少被北京當局視為八九民運重要組織者的人士輾轉赴美,而美國也因此成為全球定期紀念「六四」的一大陣營。每逢周年日前夕,紐約、華盛頓、三藩市、洛杉磯、波士頓等地都會舉辦各種紀念活動。

八九民運期間成立的「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的成員之一、六四事件親歷者呂京花周一表示,在紐約設立六四紀念館將會給世人紀念六四增添一個感情寄託。

呂京花:「實物能讓人比較近距離地把1989年在天安門發生的一切還原得更清晰一些,進而加深人們的印象。」

紀念館召集人王丹還說,在紐約設館的消息正式發佈後,他推斷這項計劃將會受到來自中國政府的各種干擾,但無論如何,他們把這座紀念館建好的決心和努力都不會動搖。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2/1694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