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驚爆!中國東北鐵騎南下劫掠民企;瑞媒:中國投資者從房地產轉向奢侈手錶;

陸經濟見頂房產巨頭爆雷僅是徵兆;民企「豬肉帝國」破產;花十年,越南終於取代中國;小心!官宣今年人民幣貶值;日本將召開6G國際會議

日前資深金融專家分析指出,一些地產開發巨頭爆雷只是中國當前面臨深層結構挑戰的徵兆,中國經濟已經見頂,可能出現經濟「大停頓」(Great Pause)。

「以前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東北鐵騎南下杭州等地收「歲銀」的時候了。

小心!日前大陸官媒發文預測,2022年人民幣將貶值。

十年磨一劍!越南終於在這個產業上取代中國。

中共地方政府為了錢真的拼了!最近山東淄博市宣稱,全面放開落戶限制,租房也可落戶,提振樓市之心可見一斑。

又一大民企倒下!「豬肉帝國」雨潤宣佈破產重組,爆雷企業正從房地產向其它行業蔓延。

華為公司在5G基站中佔有很高的市場份額,引發日本政府的安全疑慮。為此日本將於3月召開6G國際會議,屆時會邀請台灣與歐洲業者參加。

中國經濟見頂,房產巨頭爆雷僅是徵兆

新年伊始,中共官員再度出面,呼籲穩定中國經濟的重要性。1月5日,中財辦官員韓文秀在中共黨刊《瞭望》上發佈題為《穩定宏觀經濟不僅是經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的文章,其中提到,在2022年對經濟維穩是空前重要的問題。

金融分析公司Hunt Economics執行長亨特(Andrew Hunt)與摩根大通首席投資辦公室前董事總經理艾希比(Ben Ashby)投書日本經濟新聞表示,一些地產開發巨頭爆雷只是中國當前面臨深層結構挑戰的徵兆,由於中國可能將國內秩序與控制優先於一時的、卻痛苦的結構調整,其經濟增長的「大停頓」(Great Pause)是可能的。

這篇名為「中國經濟增長模式接近其限制」的文章指出,中國的經濟增長令人印象深刻,經濟模式傳統上仰賴密集使用信貸提供資金,結果中國的債務增長率快速,反而超越經濟本身的增長,這樣的動態終將無法永續。

研究顯示,中國房地產相關部門對整體經濟的重要性是日本房產泡破期間、美國2005至2006年相同部門逾兩倍。

他們說,中國房產驅動的成長近期遭遇一些限制,包括可負擔性、市場飽和以及融資管道。房地產有關的放貸以及抵押品已主宰了中國的銀行系統,中國銀行本身深度曝險該產業,如果該部門問題增加,銀行將苦於維持其資產負債表。

這些問題意含兩後果:首先,中國短期內無法開放其儲蓄市場,許多西方金融機構將大失所望,其次,未來信貸的增長將被嚴加管控,亦即,對中國民營部門的信貸將變得更緊縮。

當展望疫後世界時,世界貿易能否強勁到足以支撐中國的出口驅動力,以及西方是否願意接受中國高附加價值的產品仍是問題。

文章說,地緣緊張或許不僅反映在貿易額,也在各國願意從對手國進口的產品類型,北京大力支持的出口動力能否成功尚無法確定,然而可以確定的是,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將維持長時期低迷,中國在1992年、1993年過度增長後,1990年代末曾經歷5年的停頓,「我們認為這10年,中國增長軌跡可能出現類似且或許更長的大停頓」。

不讓東北鐵騎南下劫掠民企,他們這個年怎麼過?

「以前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日前署名」清風明月樓「的文章再次驗證了這一點。

年關難過。每年到這個時候,東北鐵騎該南下杭州等地收「歲銀」了。今年的情形有些不同,不少地方的年,怕是不好過了。

鶴崗直接財政重整、公務員停招。要是往年,還有一條解困路線:派鐵騎南下打草谷。但最近,公安部發佈禁令,對異地執法進行了嚴格限制。這個年,東北怕是過不好了。

2020年1月4日,網上出現了一則黑省七某河鐵騎發表的視頻,顯示他們在杭州抓捕一家科技公司涉案人員時,遭遇杭州「保護性」抓捕,即杭州方面搶先抓人,令其空手而歸,且雙方在入住酒店展開了偵察與反偵察。

在第一段視頻中,一名持東北口音的畫外音稱:七某河市警方在對"套路貸"涉案企業進行調查取證、傳喚涉案人員時,遭到杭州民警阻攔。

另一段視頻畫面顯示,兩地鐵騎在一個酒店大堂執法"摩擦"的細節,一隊警務和保安人員押解着幾個人下樓,穿堂而過,離開酒店。視頻拍攝者用稍顯窘迫的畫外音稱,杭州把涉案公司高管保護走了;視頻中,還有遭到當地上門查房、酒店住所附近有警務值守等細節。

這自然是一起令人氣憤的地方保護案件。

後來有網文稱,同一事件,2019、2020年連續兩年,每到年關,七某河都來杭州「打草谷」,以不給錢就抓人為要挾,獲取「年終獎」。且要價一次比一次高,終於逼得杭州出面保護企業,七某河鐵騎於是上網喊冤。

阿波羅網記者查詢發現,上文中的」七某河「指的是黑龍江省七台河市。

2021年上半年,包括東北、河南、山東,甚至甘陝的鐵騎,均派人常駐義烏酒店,查封小商戶私人賬戶。只要交錢便可解封,否則就是遙遙無期的流程。

苦於當地商戶利益受到嚴重侵犯,當地不得不向高層反映,遂有當地給外地同行的一封「辦案建議」,以及2021年6月3日公安部的「六個嚴禁」。

經「老乾體」公眾號發文引爆後,包括《南方周末》在內的媒體對此進行了報道。在公眾反饋中,被打草谷的絕非浙江一地,廣東、福建等外貿發達省份,均有同樣困擾。

有一位網友在留言中說:北方某地市級公安局長表態:我們全市的教師隊伍的工資就靠你們這個案子了!找誰都沒用,去找我們書記吧!

在網友的指認中,靠搶經濟案件搞創收,東北最厲害,河南,山東,安徽緊隨其後。

小心!大陸官媒預告今年人民幣貶值…

中國人民銀行主管媒體《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稱,2022年人民幣匯率將面臨「四差變化」帶來的貶值壓力,特別提醒企業特別是進口企業、借用外債企業要樹立風險中性理念,有效對沖匯率風險,謹防匯率貶值帶來損失。

文章稱2022年將迎來四差變化:一是本外幣利差縮小,二是經濟增長差變化,三是對外貿易差縮小,四是風險預期差逆轉。

文章指出,近期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市場價格顯示聯儲局3月加息0.25厘的概率接近60%,且目前聯准局加息4次的概率已約40%。但全球金融市場定價和風險偏好並未完全反映聯儲局加息預期,一旦聯準會超預期大幅升息,勢必將推升美債收益率,縮小境內外利差,跨境資本可能從包括大陸在內的新興市場流出,推動包括人民幣在內的新興市場貨幣貶值。

另外,一旦全球金融市場因聯準會升息或估值回調出現波動,投資者預期轉向,可能增大外部不確定性,部分風險還可能通過新興經濟體資本流動等渠道外溢至中國,也可能增加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不確定性。

花了十年,越南終於取代中國

陸媒5日報導,越南取代中國成為國際運動大牌(Nike)運動鞋主要生產國家。耐克財報顯示,耐克運動鞋2021年越南製造佔比攀升達51%;中國製造佔比則為21%,較2006年下降14個百分點。

圖為Nike炙手可熱Air Jordan I Low OG鞋,加入虎年元素的細節。

中國財經傳媒「第一財經」報導,2010年以前中國是耐克鞋類產品最大製造國,現則由越南取代;另一國際運動大牌阿迪達斯(Adidas)亦由中國製造轉為越南製造,其有4成鞋類製品是由越南代工廠生產。

印尼在2020年超過中國,成為耐克鞋類製品第二大製造國,這起因於中國製造佔比下降,過去15年間,印尼生產佔比多在21%到26%間波動。

文章表示,越南稅收優惠政策和廉價勞動力吸引製鞋產業。

報導引述思其晟公司執行長伍岱麒表示,耐吉鞋類製品產線逐漸退出中國,意味着中國將失去大量的就業機會、巨額稅收和良性競爭環境,且喪失了提高國內鞋類製造水平和培養相關熟練技術人才等潛在機會。

中國全聯併購公會信用管理委員會專家安光勇受訪時也作出同樣評論。

他認為,製鞋代工廠遷移到越南,對中國來說有很大的負面效應,「國內的鞋類製造業也將失去通過與全球頂級企業競爭,來進一步提高自身的技術、營銷、管理等各個層面的機會」。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6/1692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