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這才是中國2022最大風險

美國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星期一(1月3日)公佈2022年世界十大風險預測,中國的新冠「清零」政策的可能失敗被認為是全球最大風險,因為這有可能加劇全球供應鏈的中斷和通貨膨脹的壓力。與外界想像的不一樣,歐亞集團認為,2022年,美中關係會相對平穩發展,台灣不會構成潛在風險。報告還說,由於美國和中國都會將重心轉向國內,世界進一步進入全球領導力真空的「零國」(G-Zero)時代。

中國西安新冠防疫封城後一名工作人員為居家隔離的小區居民準備食品供應。(2021年12月23日)

中國的新冠清零政策是世界第一大風險

2022年新年來臨之際,新冠變異病毒株奧密克戎繼續橫掃全球。儘管世界多國政府實施或恢復了程度不一的管控措施,但過去一周,全球新冠確診病例超過1000萬例,創下歷史新高。在2021年最後一周,中國遭遇疫情反撲,美國和歐洲的情況看上去更是嚴峻。

雖然如此,歐亞集團的報告說,與歐美國家「與病毒共存」的政策相比,中國嚴厲的新冠「清零」政策才會造成全球最大的風險。

歐亞集團總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在接受彭博新聞社的採訪時說,隨着高疫苗接種率的出現以及有效的治療方法減少了住院率和死亡率,歐洲和美國以及其他發達國家的疫情未來幾個星期內應該會有所轉好,但是,中國的情況不同。

他說:「與病毒共存的能力,與極易傳播的但並不致命的病毒(共存的能力),與中國的『清零』政策完全相反。『清零』不會有用,但他們會堅持下去。這意味着他們會更加嚴格實施隔離和封鎖,而這將對他們的經濟產生重大影響,而且效果不會很好。習近平卻無法後退。他們的疫苗效果不佳,他們的感染率不高,人群中的抗體也不多。2022年,他們會繼續努力,但是,他們的戰略在2020年是全球最好的,但是,今年將是最糟糕的。」

12月23日起,中國西安市的1300萬居民里被限制在家中,這是自2020年武漢市封鎖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封鎖行動,當時,武漢1100萬居民被封鎖在家中。

布雷默和歐亞集團的董事長克里夫·庫普坎(Cliff Kupchan)在報告中寫道,中國對新冠的「零容忍」政策非但無法控制感染,可能還會導致更大規模的爆發,進而需要更嚴厲的封鎖。這樣一來,會導致更大的經濟混亂,更多的國家干預。

報告認為,這樣的狀態會一直延續到中國在全國範圍內推出自己開發的 mRNA注射劑和加強針之前,而中國最早在今年年底才能推出自己開發的mRNA注射劑。

報告說,對世界來說,這意味着更多的供應鏈中斷問題。他們寫道:「航運限制、新冠疫情的爆發,以及人員、原材料和設備的短缺,會由於中國的『清零』政策而雪上加霜,將使貨物供應減少。另外,航運的高價格也將傷害中小型企業,他們沒有資源來預訂集裝箱,更不用說預訂船隻了。」

他們認為,供應限制將在2022年期間消退,但許多行業的供應中斷仍將持續,這將為年中美國主要港口的合同談判等增加困難。

報告說,這也意味着世界更大範圍內更持續的通脹。報告說,高通脹會滋生不平等、加劇經濟不安全感和公眾不滿等問題,並將繼續成為一個首要的經濟和政治挑戰。他們指出,新興市場央行正被逼着提高利率以控制通脹,而發達市場央行則轉向緊縮政策。

報告說,2022,新冠清零幾乎是不可能。總體來說,2022年發展中國家將繼續受到新冠疫情的打擊。富裕國家對注射加強針的需求將阻礙有效疫苗的普及。新的疫情將減緩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並使較貧窮的政府背負更多債務。

美中關係相對平和發展,台灣不構成風險

與去年的預測不同,美中關係不是今年的十大風險之一。去年,歐亞集團將中美關係的持續惡化列為第四大風險。

歐亞集團總裁布雷默在星期一報告的發佈會上說,2022年對美中關係來說應該會有好消息。

他說:「作為迄今為止世界上最重要的地緣政治關係,美中兩國關係更多地受根本的經濟現實而非政治權宜之計的驅動。的確,在美國和中國,有各種各樣的動機要對對方強硬,表現出你的民族主義,打敗對方,但它不會創造冷戰2.0。雙方將更加關注國內,雙方都希望避免對自己的經濟或是國際安全造成重大損害,這在拜登政府和習近平領導層中都是如此。」

布雷默和同事在今年的風險預測報告中寫道,至少有四個原因可以讓大家在台灣問題上鬆口氣。報告說,雖然習近平一直表示中國的「偉大復興」的前提是台灣與中國大陸統一,但是,這並不是什麼新的立場,他的每一位前任都說過,中國永遠不會接受一個獨立的台灣。其次,中國還沒有像1995-1996年台海危機時那樣,向台灣附近海域發射短程彈道導彈。第三,華盛頓和台北都沒有逼近北京的紅線:美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台灣不會宣佈獨立。對這些紅線的一些有限的壓力測試支持戰略穩定。第四,如果中國進攻台灣,將面臨軍事失敗的恥辱、毀滅性的經濟制裁和全面的外交孤立。

但是,報告指出,美國和中國各自面臨的問題確實世界的第三大和第四大風險。報告認為第三大風險是美國的中期選舉,僅次於巨型科技公司帶來的風險。報告認為,巨型科技公司如今已是和國家平起平坐的地緣政治玩家。未來十年,政府和科技公司將在虛擬和現實領域爭奪主權。這是世界的第二大風險。

報告說,2022年的中期選舉將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選舉。選舉中,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會指控對方進行欺詐。這也將為2024年的總統競選定下基調。報告說,如果前總統川普繼續參選,他要麼會徹底獲勝,要麼會試圖盜竊選舉。報告說,這次投票本身不會引發危機,但是會代表一個歷史性的轉折點。報告擔心,一場全國性的政治合法性危機可能挑起國內恐怖主義並導致全國範圍內的自治抗議活動。

報告認為中國國內面臨的各種挑戰將構成世界第四大風險。報告說,北京在兌現習近平「讓中國強大」的承諾方面面臨着各種各樣的挑戰。這些包括西方越來越強烈的反擊、枯竭的增長模式、過度槓桿化和不平衡的經濟,以及快速老齡化等。但最嚴重的風險來自中國應對疫情的「零容忍」政策,報告認為這樣的政策將給消費和增長帶來壓力,同時加劇社會摩擦。同時,由於執行零容忍政策而必須採取的刺激措施迫使官員回撤一些改革目標,例如控制金融風險等。這樣的結果是導致經濟領域更廣泛的脆弱性。

報告認為,相對於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關係更令人擔憂。報告說,美俄關係正處於危險邊緣。報告說,俄羅斯去年在烏克蘭東翼大規模集結軍隊,迫使西方要重組歐洲的安全架構。報告說,如果普京無法從美國領導的西方那裏得到讓步,他很可能會採取行動。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4/1691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