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世級大笑話 先死於中共防疫

—勞命傷財好模式 草菅人命為人民

作者:
把一個司機封在公路上,把無數平民封在家裏,生死無人問津,也無人跟進援助,把個體生命拋給「無常」,那不是防疫,不是拯民於水火,直情就是草菅人命。

西安,高速公路上,一群白衣防疫人員攔住一輛大貨車,不問青黃皂白,就把駕駛室貼上封條,把司機活生生封在車裏。車當然是不准開的,否則封來做什麼?

封完車白衣人揚長而去,司機留在荒山野嶺的公路上。天寒地凍耗光了汽油,沒有暖氣只有凍死在車裏。即使暖氣長開,無糧無水,也只能支撐兩三天,有人過問一下他的生死嗎?

他可以報警救助,但防疫部門貼了封條,警察也不敢啟封救人;到了危急關頭,他也可以召救傷車,可救傷車來到現場,看到封條也只有乾瞪眼。

這個可憐的司機,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好把自己的生命,置於這麼一種荒天下之大謬的處境中。中國人,真是世上第一幸福的人民。

人道災難在西安各處每天都在發生。有一個小粉紅,早兩天還貼文歌頌黨的英明偉大,坐吃山崩才發文求救。兵荒馬亂的年月,政府如盲頭烏蠅,怎顧得上打救這個角落裏的無名愛國人士?愛國愛到絕路,他只有唱紅歌提振革命精神,拜讀習主席的偉大著作來抵抗飢餓了。

抗疫的目的是什麼?就是拯救生命,就是把尊重每一個個體生命視為至高無上的原則。不幸染疫,只要疫苗有效,一般都沒有生命危險,患了重症入院治療,也還有生存機會。但把一個司機封在公路上,把無數平民封在家裏,生死無人問津,也無人跟進援助,把個體生命拋給「無常」,那不是防疫,不是拯民於水火,直情就是草菅人命。

中央政府下死命令,地方政府為保官位,無所不用其極,防疫不斷升級,手段革命化﹑野蠻化﹑無人性化,直至把中國人都不當人看,只當沒有生命的物體來處理,這便是中國模式,便是中國解決方案,便是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名垂千古的英明偉大。

草菅人命以防疫,根本是本末倒置,中國人沒有死於疫症,先死於中共的防疫,這是什麼級別的世級大笑話,只有去問習近平了。

一個一千二百萬人的大城市全面封鎖,每人做三次核酸檢測,已經做了三千六百萬次,其中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這筆帳不知算出來了沒有?為了封控和檢測,要額外徵用大量人手,這些人要付工資,對臨近彈盡糧絕的地方政府,這叫做釜底抽薪。

至於為全面封城而導致停工停產,經濟上的損失又如何計算?百姓手停口停,沒有收入不打緊,還要付錢檢測和隔離,早已乾癟的錢袋子更快朝天。百姓活不下去,政府如何善後?

更嚴重的是,病毒不會因為防疫的野蠻無人性而自動消失,此處清了病毒,他處又爆出來,天女散花,「普渡」天下。今天清零,明天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無限。最終要把這種野蠻防疫的偉大革命工程,天長地久地進行下去,以彰顯共產黨革命到底的精神。

天底下有沒有更愚蠢的執政者?正常人會從現實中吸收教訓,總結經驗,有效的堅持,失敗的改正,沒有人會做倒自己米的事,而且遍體鱗傷做到底,讓自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在中共的體制下,習近平的一尊地位不容質疑,防疫是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領導的,英明偉大歸於他,膽敢質疑者都是犯上作亂。偏偏習近平又是性格偏執,他不認錯,沒有人敢矯旨,於是錯誤重複發生,至於人民的生死禍福,各級官員都裝作看不見。

中共國根本還未從前文明時代進化過來,在全國各地華麗宏偉花團錦簇的城市中,生活着對個體生命無法把握﹑生活隨時面臨絕境的十二億中國人。任何一個文明的社會,都建立在對個體生命的尊重之上,人人生來平等,你的命是命,我的命也是命,甚至,我的命是執政黨的命得已延續的前提,我的命不被尊重,你的命又與我何關?

美國政府已批准使用治療武漢肺炎的輝瑞新藥,各國都將告別防疫的混亂。唯獨中國,要把習近平的偉大部署進行到底,中國人的苦難將沒有盡頭。

西安一千二百萬人,如有百分十的粉紅愛國者,至少也有一百二十萬人,這些把黨認作生身父母的人思想很純粹,他們面臨絕境時又將如何思考自己的生命?當他們於生死線上掙扎時,可惜沒有機會去作現場訪問,否則可以編成一本很精采的記實作品。

香港百萬藍絲,從西安百姓的遭遇中,能預見自己的未來嗎?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30/1689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