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李德君:打碎中國人民「共同富裕」夢想的罪魁【阿波羅網特稿】

—六中全會《決議》掩蓋不了的滔天大罪(2)

作者:
中國人民接受的企業改制,是鄧小平的先富帶後富,不是江澤民的哄搶瓜分這是一個必須澄清涇渭的分水嶺:它涉及14億中國人中絕大多數對中共三十年改革的態度、涉及鄧小平江澤民誰是亡黨禍國殃民的罪魁禍首、誰是最大的人民公敵、誰應當接受中國人民的審判?

實錘!共產黨瓜分中國經濟的罪魁禍首是江澤民

正如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決議》抓鄧小平作江澤民的替罪羊一樣,今天的中國人提起企業改制沒有一個不罵鄧小平的。仿佛江澤民帶領黨員幹部哄搶公有制經濟、瓜分國家資源的犯罪是鄧小平乾的,其實不是。今天中國大陸搞的企業改制根本不是鄧小平「允許一部分人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東西,而是江澤民打着鄧小平的幌子帶領黨員幹部搞悶聲發大財搞出來的。

為了認清江澤民的真面目,我們先來看看鄧小平搞了個什麼樣的企業改制。

(一)鄧小平企業改制的提出

三十年前,為使公有制的生產關係融入私有,讓高度計劃經濟轉變為市場經濟,從而通過允許一部分人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辦法,讓中國人民過上小康的日子,鄧小平提出了以企業改制為龍頭的改革開放

(二)鄧小平改制的基本思路

1.允許先富的是什麼人?

在「允許一部分人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設想中,鄧小平允許先富的對象,主要是懂得經營管理的人,即改制企業的廠長經理。並不是操縱國家政權的黨員幹部。

2.改制企業的資產作價真相

由於改制受益的廠長經理們先富是被附加了「帶後富」的條件,因此,改制企業資產評估無一讓廠長經理吃虧,都是象徵性收費;即無論國有、集體企業,100%都是把企業的金山銀山作價變成「雪糕、雪糕、豆腐渣」,等於是白白送給了廠長經理私有就算改制。

3.改制的目的

帶後富,是改制企業受益的廠長經理們先富之後必需履行和兌現的義務;

實現改制的基本思路是分二步走:第一步,「允許一部分人先富」;第二步,由「先富帶後富」;

改制的終極目的是「走共同富裕道路」,讓14億中國人民(包括黨員幹部)都過上好日子。

很明顯:「允許一部分人先富」不是讓改制受益的廠長經理不管老百姓死活地將國有集體企業搶歸自己,而是讓他們象徵性交點買雪糕冰棍的小錢,把國有集體企業的金山銀山搬回家,目的是用這種形式的「買斷」,來增強廠長經理對國有集體企業(私人)經營管理的責任心;本質上,鄧小平絕不是把國有集體企業白白送給廠長經理,而是讓廠長經理替企業員工打理經營。

香港郎咸平教授說,大陸的企業改制,疑似效仿了美國的職業經理人制度。美國職業經理人的信託責任是對企業股權所有人權利權益負全責的資本主義精神之一。它的特徵是:企業歸股權所有人共有;職業經理人受信於股權人、委託經營企業;企業受益按股權所有人占股比例分配。

由於鄧小平不求甚解,僅僅效仿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一些表面現象上的東西,結果,到死也沒有對改制企業受益的廠長經理提出兌現美國職業經理人信託責任的合約要求。

筆者認為:中共推行鄧提出的分二步走(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基本國策,想法是好的(但漏洞太大);我們說:倘若江澤民是善良之輩,擔任共產黨總書記之後,能去主動彌補鄧在改革保障措施方面的漏洞,能讓受益的廠長經理去兌現先富帶後富的義務,能讓中國人民走上共同富裕道路,也無可厚非,問題是鄧小平改制的漏洞竟被江澤民利用來帶領黨員幹部另搞了一套他們自己的悶聲發大財。

(三)鄧小平改制的政策規範

1.鄧小平搞企業改制是劃出來了一條紅線的,即不允許中共高官和其家屬子女摻和。

早在19855月,鄧就以中共中央國務院名義發佈了《關於禁止領導幹部子女、配偶經商的決定》,規定:凡縣團級以上領導幹部的子女、配偶,除在國營、集體、中外合資企業,以及在為解決職工子女就業而興辦的勞動服務性行業工作者外,一律不准經商

但是,期間頂風上的恰恰是鄧小平的兒子。由於鄧朴方悖逆規定成立了中國第一官倒公司(康華公司),利用國家改革初期的價格雙軌制,倒賣緊缺物資,一夜暴富,引發了1989年「六四」學生運動。「六四」讓鄧小平看到了人民對當權者家族搞特權的憤怒力量,恐懼過後,痛定思痛的鄧為阻止中共131萬高官及其家族親屬配偶子女參與企業改制,通過政治局啟動特別程序,以中共中央名義向全國人民寫下保證書,(見19897月《中共中央向全體中國人民鄭重承諾》七條(以下簡稱鄧七條),其中,第1條是「懲治官商勾結腐敗」;第2條「堅決制止高幹子女、配偶經商」。

2.筆者對鄧七條的理解

搞獨裁的中國共產黨,能在六四屠城鎮壓學生運動才剛過去一個月之際,以中共中央的名義向全體中國人民承諾:共產黨人不再搞官商勾結腐敗、堅決制止高幹子女、配偶經商;這個規定,在當時決不是用來糊弄老百姓的,是鄧小平對兒子搞官倒引發六四屠城的心虛和歉疚(也是鄧向中國人民承諾諸如此類的悲劇不會再重複發生的宣言)。

鄧七條,對無法無天的中共而言就等於是立法。

筆者認為:六四之後的鄧小平,用鄧七條來為先富帶後富的企業改制保駕護航,目的很明確,就是讓架構國家政權的131萬高官作圍欄,將被允許先富的人圈在中間,讓這些拿去了公有制國有集體企業金山銀山的廠長經理們在中國共產黨全黨高官的圍欄監控之下「先富」。

試想:如果江澤民自己和家族子女親屬都不參與搶國企,不貪不腐,那麼,鄧主導的這種「群狼牧羊式」的企業改制會是什麼樣子?先富那一部分廠長經理敢置圍欄高官的監管於不顧嗎?因受鄧七條制約而「清正廉潔」的圍欄高官可能讓先富那部分人把用買雪糕奶酪雪糕價格拿去的公有制企業的金山銀山變成他們自己的嗎?就象今天共產黨官員這樣:把攫取的國家財富轉移到國外,人卻留在國內繼續折騰?

我們說:中共的企業改制當真能如鄧小平所願的話,鄧設定的中國人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目標早就實現了!可惜,鄧的這個昏憒到對先富那部分人怎樣帶後富的責任、義務全然沒有具體要求的企改方案,被江澤民掉包了。

(四)中國人民接受的企業改制,是鄧小平的先富帶後富,不是江澤民的哄搶瓜分

這是一個必須澄清涇渭的分水嶺:它涉及14億中國人中絕大多數對中共三十年改革的態度、涉及鄧小平江澤民誰是亡黨禍國殃民的罪魁禍首、誰是最大的人民公敵、誰應當接受中國人民的審判?

筆者認為:中國人民接受的是鄧小平的企業改制,不是江澤民的哄搶瓜分。

為什麼說中國人民接受的是鄧小平提出的企業改制?

毛澤東死後,鄧小平所以讓當時的中國人有好感,是因為他否定了十年文化浩劫,適時宣佈國家工作重點由政治鬥爭轉入經濟建設,尤其當鄧把被毛澤東當作牛鬼蛇神關進牛棚的「九大類」平反昭雪、將「三種人」繩之以法,確實讓中國人民眼前一亮,有了「小平你好」的心情。

正因如此,鄧小平提出的企業改制才被中國人民半推半就。

鄧說自己是「人民的兒子」不忍心看着人民「吃大鍋飯」受窮,想用一部分人「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辦法讓人民有好日子過。鄧這番言論,讓勤勞善良憨實(飽受毛澤東運動之苦)的中國人民大受感動。可以說,結束了毛澤東以階級劃線的群眾性政治運動,鄧讓中國大陸吹來西風:街頭有了擺地攤、賣油條的;柏油路邊有了穿花布衣服的;錄音機里有了靡靡之音,種種時髦,讓人民相信:這小個子有本事,能把毛澤東從神壇上拉下來「三七開」、能讓共產黨承認錯誤,也一定能帶領中國人民過上好日子。於是,全中國人民都大義凜然,都將自己的飯碗――《憲法》規定人人有份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國有集體企業和自己的身家性命(當時在職工人,絕大部分都能享受到的由企業埋單的五險一金和福利分房)都不要了,都無償地交給了鄧小平、交給了共產黨。

如此大仁大義,表現出這個時期的中國人民對共產黨領袖鄧小平搞先富帶後富承諾的信任。

但是,讓中國人民作夢都沒想到的是:江澤民上台後競敢顛覆了鄧企改的性質,把鄧規定由企業廠長經理為受益主體的改制,變成了由江澤民帶領五代黨魁家族、131萬高官和掌握企業決策權力的黨員幹部(家屬子女)一起動手哄搶瓜分國企。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123/1675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