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患癌的大廠員工 切了部分肝瞞着別人上班

在職言帖子中,很多互聯網員工吐槽着壓力大、精神狀態不好、身體亞健康、焦慮以及患病,但同時又羨慕着其他互聯網公司的福利、其他職位的高薪。

周明掀起上衣,露出腹部大約20厘米長的手術疤痕,形似一條大蜈蚣。「這可比紋身酷多了。」他笑笑自嘲說。

今年夏季,某一線城市大廠職員、80後周明在體檢中發現罹患肝癌。他在手術切掉近四分之一的肝後,選擇只請幾天事假,拖着未癒合刀口繼續上班,沒告訴公司任何人。

在中國互聯網頭部企業(以下簡稱大廠)中,像周明這樣拼的中年人並非個例,雖然工作壓力大、節奏快、加班熬夜頻繁,但大廠不菲的薪酬和完善的福利及保險等也令他們對工作充滿激情,即使患了癌症也不想放棄工作。

大廠節奏:經常熬夜到凌晨四點

術後三個月,周明工作如常,每天日程排滿,好在工作大多數網上完成,也不需外出耗費體力,每天還能堅持散步和室內健身。

如果單從身體狀態上判斷,看不出他是一個切掉部分肝的癌症患者。表面上,他與辦公樓內掛着工牌的其他員工沒什麼區別,未見消瘦、也沒精神萎靡,只是腹部手術刀口有時會隱隱作痛。

腫瘤3cm*4cm,切掉了拳頭大的肝,由於發現早,腫瘤包膜完整,不用做化療。近期周明會再做術後複查,包括增強 CT、甲胎蛋白等,雖然醫生說五年生存率很高,但他知道肝臟「這塊地」已被污染,這裏就是「定時炸彈」。

周明也想不通為什麼撞「狗屎運」,自己不抽煙不喝酒,平時飲食清淡、葷素搭配,堅持運動,家族中也沒人患癌,自己怎麼就患上了肝癌呢?

周明習慣熬夜,另外有「小三陽」,儘管多年來體檢肝功都正常。有時為了寫匯報郵件、整理報熬夜,要耗到凌晨四點才睡。

70後大廠資深員工芳芳,在今年初體檢時發現自己的肺里有兩個磨玻璃結節,去多家三甲醫院看,都診斷為惡性腫瘤,4月手術切除左肺下葉。

芳芳稱自己平時性子比較急,工作中風風火火,一開會能講二三個小時,不知疲倦,為完成海量工作也常熬夜,基本上沒在半夜12點前睡過,有時熬一個通宵。

今年已過不惑之年的楊智,數年前曾在國內某頂尖互聯網硬件大廠工作,從事手機系統研發。據他同學描述,楊智在學生時代,不但在學習上爭強好勝,在體育鍛煉方面也有股子狠勁兒,「當時他身體強壯到幾乎是特種兵的素質。冬天洗冷水澡。夏天自帶裝備、給養徒步上百里爬長城回來後,第二天照常上課」。

由於素質突出,楊智畢業後順利地被這家大廠錄取,開始了沒日沒夜的加班生活,「幾乎不怎麼睡覺」。在超負荷的研發中,他突然發覺自己的腮腺開始疼痛。到醫院檢查後得知是患了腮腺癌,隨後進行了手術切除。

楊智認為患癌與當時自己的心態有關,「想趁年輕努力搏一把,沒想到透支了自己的健康」。

周明、芳芳和楊智也曾向醫生詢問為什麼患上癌症,醫生告訴他們,癌症原因比較複雜,存在多方面的因素,但不良作息尤其是長期熬夜會對健康帶來傷害。

2007年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首次將熬夜(涉及晝夜節律打亂的輪班工作),歸為了2A類致癌因素。

浙江省腫瘤醫院婦瘤外科主治醫生丁超告訴「偶爾治癒」,熬夜會增加致癌風險,一些長期值夜班的職業患癌幾率更高,比如護士患乳腺癌的風險就大。熬夜會影響褪黑素的分泌,而褪黑素能抑制腫瘤的產生,長期夜間不睡覺還會損害人體免疫系統,影響細胞分裂、脫氧核糖核酸(DNA)修復等人體機能,使抗擊癌細胞的能力下降。

周明是乙肝小三陽,這也是風險因素。據世衛組織官網資料,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病毒以及某些類型的 HPV分別會增加患肝癌和宮頸癌的風險。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偶爾治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31/1666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