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財源滾滾中共的「土地財政」聰明無比

作者:

中共的“耕者有其田”是一個世紀大騙局。(網絡圖片)

一、“耕者有其田”一個世紀的大騙局

多年來,中共把“耕者有其田”的口號喊得震天響,把自己抬到一個“普救眾生”的道義高峰,在這個高峰,他君臨天下、指點江山,氣吞萬里如虎。

他的確曾把從地主那兒搶來的田地分給了農民,農民也的確喜滋滋地領到了印有“大救星”毛澤東頭像的土地證。可是,幾十年過去了,中國農民現在“耕者有其田”了嗎?那一張珍貴的“根據共同綱領第二十七條:保障農民已得土地的所有權”的土地證又在哪兒呢?

農民不會知道,就在他們領得土地證,甚至尚未領到手時,當局已經在制定收回全部土地的“社會主義宏偉藍圖”!1951年9月9日,在土改僅僅進行了大半年時,中共中央就召開了由毛澤東主持的全國第一次農業互助合作會議,準備收回土地。分得土地的農民們更想不到,短短几年後,他們不僅將失去土地,而且將失去自家的耕牛、農具,失去遷徙、打工的自由,成為“人民公社”牢籠里的“共產農奴”。(當然,還有一個絕對想不到:他們中的幾千萬人將會從“共產農奴”變為冤死餓殍。)

他們的命運,其實早就註定了。因為,由蘇共一手扶大的中共,它一定要重蹈蘇共這個“奶媽”的覆轍。

蘇共在1930年初實行了強制合作化,農民在蘇共的威脅下不得不加入集體農莊。“許多州提出這樣的口號:‘誰不加入集體農莊,誰就是蘇維埃政權的敵人。’……許多地方建立的不是集體農莊,而是公社,用強制辦法把農民的全部小牲畜,家禽和自留地公有化了。”(《讓歷史來審判》羅維奇・麥德維傑夫着,第148頁)

蘇共和中共的革命目標之一是要消滅私有制,因此,他註定不可能讓農民擁有土地,“耕者有其田”只是他打天下的手段(正如他當年高喊“民主”、“自由”一樣),一旦大功告成,所有財產就要“歸公”——歸到自己手中。

蘇共強迫農民加入集體農莊,中共強迫農民加入人民公社;蘇聯農民在集體化後兩年(1932~1933年),餓死幾百萬,中國農民在公社化後兩年(1959~1961年),餓死幾千萬;蘇共在大饑荒後大搞“階級鬥爭尖銳化”,抓、關、打、殺,腥風血雨,中共在大饑荒後強調“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抓、關、打、殺,血雨腥風;蘇共要犧牲農民,榨取農民的血汗聚積發展工業(尤其是國防工業)的資源,中共要殘酷剝削農民,以“工農業產品的剪刀差”來聚積發展工業(尤其是國防工業)的資源……

1951年離開中國的農業經濟專家董時進是個天才預言家,當中國農民歡天喜地分田分地時,他就在《論共產黨的土地改革》一書中預言了中國農民在土改以後的悲慘命運。他指出,共產黨搞土地改革的真正目的,並不是要耕者有其田,而是要把土地收歸國有,從而使它的政府變成獨佔全國土地的大地主。因此他在該書中寫道:

共產黨慷他人之慨,

聰明無比;

它把別人的田地和耕牛分配給農人,

博得他們一場歡喜;

……

分來分去,最後把一切都歸了自己;

田地和耕牛收為國有,

農場變為集體,

農人都作了共產黨的奴隸;

共產黨聰明無比。

中國農民的命運,在中共誕生的那一刻起,已經被註定了。

二、城市私有地一夜變為國產

1958年,中國農村“人民公社化”後,土地便全部“集體化”了,農民手中的土地證成了一張廢紙。那麼城市的土地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3/1662919.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