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金九銀十成歷史,十一假期深圳二手房僅成交4套;打教培後果 深圳中學面試博士占逾半

互聯網的菜涼了,烏鎮的夜宴靜悄悄… 義烏持續限電恐衝擊中國雙11購物節;突發:沃爾瑪全球供應撤出中國遷往印度;「太恐怖,美團App連續24小時定位我每5分鐘一次…"

「世界超市」浙江義烏持續限電恐衝擊中國雙11購物節

浙江9月下旬祭出限電限產後,能耗排名居前的義烏,過了「十一」長假依然遭到限電。許多義烏勞工在網絡社群抱怨,白天在工廠工作沒冷氣吹,晚上回宿舍,空調也被切斷;為迴避尖峰用電,一些工廠改半夜趕工。有勞工因而怒嗆「工人的命也是命」。

雙11前夕,「世界超市」義烏卻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街燈暗了,柴油發電機卻整日轟鳴,站在快遞密集的街鎮上,分貝高到如同幾十輛柴油拖拉機在耳畔碾過。這個場景在去年12月就曾發生過,當時浙江無預警「拉閘限電」,正在趕年底前出貨的義烏大受衝擊。

報導稱,義烏這波「限電潮」比去年底來得更早一些,這裏的快遞站點已經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報導引述義烏東苑工業區的一名快遞網點負責人倫哥(化名)指出,去年12月15日開始「供一停三」,主要靠園區的柴油發電機「續命」。今年從9月24日、25日開始分區限電,他們又租用了一台柴油發電機,「十一」長假期間從未停過。

倫哥說,「每天下午到傍晚停電,正好是我們發件最忙的時候。為了平息周邊居民的噪音投訴,臨近居民區的快遞點只能在晚上停掉柴油發電機摸黑加班,或者分派給工業區內的快遞點消化」。

青岩劉村一家快遞網點負責人則說:「去年因為限電突然,我們沒有立馬上發電機,每天操作單量從50萬件降到20萬件,這次大家都淡定多了。」

報導指出,每天3000多元的柴油發電機成本,相當於在雙11高峰期多僱用3、4名臨時快遞員,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但業者最擔心的是快遞積壓,如果限電持續到雙11前夕,今年義烏必定「爆倉」。於是,幾乎所有快遞站點都不假思索地租用柴油發電機給快遞分揀機緊急供電。

義烏還是電商直播第一重鎮,但受到限電影響,業者直播跟着斷線。當地一家直播電商機構創始人陳光說,「不僅工廠園區限電,我們電商園區也限電了,義烏的電商園區集中在北苑,數十家企業在這邊,這裏邊也會有一些生產工廠,上邊給的額度是每天6000度電,我們用到下午1點就沒電了,就只能找直播間,沒電肯定直播不了」。

他並指出,人們都說義烏是美國大選的晴雨表,這也是中國小商品市場的風向標。9月20日之後,接觸到的一部分工廠開始「上2休3」或者「上2休4」,工廠一休息,他們拿到的貨就少,出廠價普遍漲了10%。

教職競爭白熱化,深圳中學面試教師者博士占逾半

中國大陸貫徹「教育雙減」政策後,新一屆招聘季的教師崗位應徵趨於白熱化。近幾年,大量清華、北大等名校的博士、碩士畢業生湧入教師隊伍。

深圳中學介紹,2020年共有66名畢業於世界頂尖學府的新教師加盟。據悉,所有新教師均為碩士及以上學歷,其中博士及以上學歷佔比超過40%。按新教師的畢業院校來分,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畢業生佔半數。另一個新的趨勢是,名單中出現了愈來愈多牛津、劍橋等海外名校畢業生。

深圳中學被稱為深圳「四大名校」之一,早在2019年,其公佈的擬招聘35名教師名單就顯示,清華、北大的畢業生有20人,還有1人畢業於哈佛大學,其中32人是碩士或博士研究生。

互聯網的菜涼了,烏鎮的夜宴靜悄悄…

來源「辣筆小尖椒」的文章稱,今年的烏鎮靜悄悄,互聯網大會最讓人期待的劇情確實沒出現。

提起「烏鎮飯局」,還得回到2014年。那年,首屆烏鎮峰會散場後,網易丁磊提議組個酒局,於是拉上了張朝陽、李彥宏、田溯寧等8人,拼了兩張桌子,擺了個老男人局。

這些人,可以說是在那之前互聯網行業最大的贏家們:丁磊負責倒酒,朱雲來(中金CEO)負責供煙,田溯寧談雲、張朝陽論長壽,王巍補打油。台上唇槍舌劍,各有千秋。席談歡聲笑語,盡顯性情……好一派欣欣向榮之相!

到了2016年,烏鎮夜宴陣容擴大到17位。雷軍余承東、趙明、周鴻禕、楊元慶等等手機大佬,紛紛現身。

但是,真正讓烏鎮飯局出圈的,還得到2017年。因為這年,陣容最頂配,並且,派系盡顯。那年,丁磊的餐桌上,擺着自己養的豬肉,餐具都是網易嚴選、網易考拉品牌的產品。而來捧場的大佬多達20多位,按照網友的話說,市值超過5萬億的互聯網大佬,都在那四張八仙桌子上。

2017年之後,互聯網內部大廝殺也正式拉開了帷幕。張一鳴帶着頭條和抖音,殺的大家措手不及。而拼多多的出現,也讓京東和淘寶,戰戰兢兢。從最早BAT三國演義,到後來騰訊、阿里系兩相爭霸,再到後來,後來者居上,互聯網圈風起雲湧,那大佬的飯局也是組不起來了。

2018年起,烏鎮飯局只剩下了4個人,丁磊、周鴻禕、張朝陽,以及突然出現的馬雲

2019年,丁磊的飯局上只來了李彥宏一人,吃了半晌,孫丕恕和張朝陽來了。笑得很歡,但莫名又有一點世態炎涼......今年疫情之後,互聯網企業一個接一個的遭受重創。

馬雲的螞蟻金服IPO被叫停,又因為壟斷被罰了182億巨款。

馬化騰最焦慮的還是被扣上了個「未成年殺手」的帽子,畢竟未成年沉迷遊戲這是永恆的話題。東哥美國事件後消失、滴滴下架整改、抖音海外版下架上架、本被寄予厚望的在線教育涼涼、美團騎手權益如何保障?而各家爭搶的菜籃子計劃,又被點名批評......太難了......反壟斷,是如今互聯網企業面臨的共同的殤。

曾經各家瘋狂燒錢壟斷市場,但如今,當初的簡單粗暴的成功之道,再也不好用了。這幾個月,中概互聯的股票,一路狂跌,而各家原本活躍在媒體之前的一號位,也紛紛搞出了退隱江湖的套路。馬雲離開了、東哥隱退了、就連黃崢、張一鳴都辭任了......

2019年,在那場二人飯局上,李彥宏曾對丁磊說:「今天有點冷,咱們喝點熱的吧!」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11/1658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