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拍案驚奇:恆大與江派一鍋端 習近平保「恆大」還是毀它?

恆大欠兩萬億,「三因素」導致危機,公司高層提前套現要跑。(新聞拍案驚奇)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最近中國私營企業界一片肅殺之氣,從馬雲的阿里巴巴開始,這些公司麻煩不斷。

今日焦點:趙薇低調「現身」!18天去幹啥了?恆大欠兩萬億,「三因素」導致危機,公司高層提前套現要跑,債主衝擊深圳總部,十多城市爆抗議;北京要霸佔支付寶,有重要原因;中共軍艦闖入美國海域。

【潘石屹跑了?美國現身被央視拍到】

中國地產大亨之一的「潘石屹」,是已經被當局打壓判刑的紅二代「任志強」的好朋友,立場也被認為比較「親美」。他此前已經被中共的網絡紅衛兵「小粉紅」和「五毛們」,打成了「漢奸」。

今年6月,美國私募基金企業黑石集團本欲以30億美元收購潘石屹旗下企業「SOHO中國」,但是被中共當局的市場監管總局,在8月6日以《反壟斷法》的名義拒絕,9月10日這項交易告吹。

潘石屹夫人張欣2013年曾預言的中國20年內會迎來民主,目前還沒有到來,卻先迎來了公私合營與二次文革。

面對中國民企大佬,不是倒下趴下跪下,就是鋃鐺入獄的慘況,潘石屹的麻煩,也許並不止於被叫停收購,他跑得了嗎?

不過,大陸央視在轉播9月11日的美國網球公開賽女單決賽時,卻拍到了潘石屹夫婦在紐約的美網現場看球。鏡頭中,潘石屹眉頭半鎖,稍稍帶點愁容。潘石屹在美國!這個消息一下子傳遍網路。

潘石屹的發展軌跡,很適合去形容為中共富商發跡的縮影。1963年在甘肅出生的老潘,小的時候家裏很窮,父親還是右派。但在1987年他的人生開始轉折,他先到當時正是下海熱點的深圳市發展,接着又去了海南,1990年開始投資地產,後又到北京發展。

1995年,他跟妻子共同創辦SOHO公司,成了中國地產業者的模範夫妻。不過,2011年開始,潘石屹夫婦又開始投資美國地產,2014年之後,他們漸漸在上海和北京出售中國的地產項目,被一些中共小粉紅認為「要跑」。當時潘石屹還公開說,他不會跑。

但是如今,他和妻子被拍到在美國看球。結合目前的形勢,似乎沒有太多人會相信,這兩口子目前還會回中國去。從他近年的軌跡來看,「跑」看來是早已佈局好的一步,這一點來講,他可能比別的大陸企業家更有點先見之明,就算現在還有大陸的資產沒有賣掉,他們也不至於在美國送外賣謀生,因為他們早早就在美國投資,或者換句話說,給自己的「後路」埋了伏筆。

【中共要拆分螞蟻的支付寶業務掩藏巨大政治目的】

馬雲的遭遇,已經給老潘打了一個恐懼的模板。人在大陸的馬雲,已經被中共當局一層又一層地扒皮。除了近期馬雲宣佈,要在2025年前割肉1000億元孝敬黨老爺的「共同富裕」之外。

9月12日,英國《金融時報》還說,北京的監管機構正在思考,如何把「支付寶」的貸款業務,從螞蟻集團拆分出來,讓支付寶獨立成為一個單獨的APP,螞蟻還必須把評判用戶信用的數據,交給另外一家新的信用評分合資企業,而該公司超過35%的股份,將由中共的國有企業持有,包括浙江省旅遊投資集團、浙江電子口岸公司,還有杭州金融投資集團等。

支付寶現在有10億用戶,超過7.3億人是中國用戶,其他在其它亞洲國家。根據《金融時報》引據專業人士的分析,中共這麼做,是為了把民企對海量人口的「數據控制」歸於自己的掌握之下,而不是歸這些私營的科技巨頭。

【趙薇失蹤18天終「現身」過去這些天必然「有事在忙」】

跟馬雲有瓜葛的影視藝人趙薇,截至到9月12日,已經失聯18天。她跟上述兩名企業家不太一樣的是,她既是家喻戶曉的知名藝人,又是橫跨政、商兩界的交際花,娛樂界的大姐大,也被稱為是「女版巴菲特」的一夜暴富的典型。她的失蹤,有人會認為是早晚的事,也會被認為,這跟她與中共眼中的「問題商人」馬雲,還有江家有過交往,關係很大。

9月12日,在公眾視野消失多日的趙薇,忽然用自己的微博賬號,給女導演李孟橋送上了四個字「生日快樂」。實際上,李孟橋的生日是14天前,趙薇此時才留言,似乎一下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如果發文的確是其本人,那過去這十幾天,趙薇一定「有事在忙」,以至於會錯過摯友的生日,我想這在娛樂圈,可不是小事。那她在忙什麼事呢?

馬雲去年10月底之後,也消聲匿跡好長一段時間,後來也是低調露面,跟趙薇一樣。但是馬雲被知情人爆料,說他那個期間,經常到北京,接受國安訓話或審問,服貼了才放人。

趙薇不知是否也經歷了馬雲這個版本的事跡,被迫以政治情報、或者放血出錢等方式,換來了可以低調享有的有限自由。她再次在公眾視野低調現身,不知是否意味着,有江派背景的什麼人物,會在近日落馬。

潘石屹、馬雲、趙薇,這都被認為已經或可能是在中共鐮刀之下的人物;而中國另一位有錢人「許家印」,其恆大集團最近的麻煩,看上去是其自身長期的問題和中國經濟慘澹現狀這些大背景所致,然而,很可能也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後面操作。

這隻看不見的手,在西方著名經濟學家亞當‧斯密的《國富論》中,普遍被認為是形容人為滿足私利而採取的行為。而在中共國目前的現狀來看,這隻「看不見的手」,被形容為中共的「政治動機」,有時候,更為貼切。我們先從恆大陷落的一些表面大背景說起。

【恆大欠兩萬億!三點致危機會砸壞中國經濟機器】

一些朋友應該已經知道,8月31日的時候,恆大公佈,截至今年6月31日,公司總債務達到1.97萬億人民幣,折合美元3050億。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惠譽認為,恆大債務違約是很有可能的。另一家「穆迪」則說:恆大的現金和時間已經消耗盡。兩家評級機構,也已經下調恆大信用評級,恆大的債券和股票在市場上出現拋售潮。

恆大的危機,至少跟三點因素有關。

第一,最近幾年,中共收緊房地產政策,監管機構打擊泛濫成災的借貸現象,他們提出多種要求,包括借貸企業必須降低自身已有的債務,才能借債等等。

第二,中國房地產市場降溫,北京智庫「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上周說,中國房市進入拐點,需求變得疲軟,銷售放緩。恆大今年8月的新房銷售額,比去年同期低了25%。就算調低了價格,銷售業績也是十分低迷。

去年景況本身就不好,2020年9月到10月,恆大一度把全國樓盤7折銷售!到了今年,部分樓盤還打出5折優惠。這都引發人們擔憂,也引發部分已經買了房的業主抗議,為什麼他們買樓的時候,房價那麼高,這一下調這麼低,他們覺得相當不公。而這些現象,都說明恆大在遇到麻煩。

第三,那就是中國經濟整體的不景氣。

而中國的現狀是,多數家庭75%的財富都投在了房產上,到處是房奴。使得像恆大這樣的房企,成了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房產市場長期以來,也是拉動中國經濟的主要元素。恆大的危機,將嚴重影響中國經濟,如果它倒掉了。中國金融機構的貸款行為,也都會變得小心翼翼。

西方左派金融大鱷索羅斯在8月下旬投書《金融時報》時警告,恆大違約會讓中國經濟崩潰。

旅美經濟學教授謝田說,恆大違約,會引發中國各類銀行和房產公司的危機,這是個鏈條,恆大一倒,其它都要跟着倒,可能會使中國整個房地產業崩盤。而且中國的房地產業,都連帶着上千家銀行,這些銀行貸款給它們,這些企業一垮,那些銀行也都會受到衝擊。

中國的地產企業,往往是房子還沒蓋完,或者還沒賣完,就馬上跟銀行借錢買新地、蓋新的樓盤,每個房企都這麼做。積累的債務越來越多,泡泡吹得越來越大,最後還不起了,一個關鍵節點斷掉、垮了,那整個鏈條可能都要完。恆大只是一家,要是更多地產企業倒了,中共想救都救不回來。

另外,也有分析說,恆大的危機甚至會拖累全球金融市場,也會讓中國企業更難獲得外國投資。彭博社說,2022年一年內,恆大就至少要付清74億美元的外國債券。

今年,一些恆大的外國投資者就已經有點慌張,把恆大債券在二級市場上低價出售。僅在香港一地,恆大上市的主要股票價格,已經縮水超過75%。按美國媒體的話說,恆大是全球負債最多的房產開發商,幾個月以來都是半死不活。

【恆大債主遍佈中國醞釀巨大社會危機總部被「佔領」】

恆大有直接僱員20萬人,與恆大有關聯的僱員則多達380萬。恆大一倒,會造成大規模失業潮,幾家大型中國的銀行也都會受到威脅。恆大還有大約800個沒完工的住宅樓項目,有的供應商停止工作。如果這全部變成爛尾樓,那無數業主的憤怒、債主的抗議,會轉化成巨大的社會危機。

今年9月8日,恆大旗下的「恆大財富」被揭露,存在金融產品的兌付問題,這引得大批投資人開始維權,包括恆大自己的員工。相關消息來自財經智庫REDD,8日,該智庫引據知情人的話說,恆大已經通知兩家銀行,將暫停支付要在9月21日到期的貸款,並且不排除從9月8日開始停止支付金融產品的利息。

9月10日,恆大老闆許家印聲稱,要確保所有到期的金融產品,儘快全部兌付,一分也不能少,但也提到,恆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問題。但許家印的口頭支票,並不能熄滅人們的怒火。

上百名憤怒的投資者,還有購房者、散戶,至少數百人,9月12日晚開始,擠進位於深圳卓越後海的恆大總部抗議,要求償還貸款和兌付逾期金融產品。現場六十多名保安緊張戒備。

【公司高層提前兌付許家印惹翻投資人不接受替代】

恆大隨後聲明,否認公司會破產重組,並在9月13日被迫調整兌付方案。13日,恆大財富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杜亮說,恆大很難拿出400億人民幣,兌付到期產品。

不過,根據13日大陸《證券時報》的報導,恆大提出了兌付的替代方案,至少3種方案,比如現金分期兌付,住宅或公寓,辦公樓、商用店鋪、停車位,移交未完成項目的產權等多種方式,這些都可以由投資者自行組合,來抵債。

但是,抗議者們普遍不接受恆大的兌付替代方案,認為恆大自行更改替換條款,本身就是兌付不了的表現,評價這是單方面更改方案的流氓行為。人們提出要求,要恆大按先前合約,兌付投資人成本和利息。

然而,恆大在給其他投資者提出替代方案的同時,自己內部高層卻被曝光,早已提前兌付了所持有的恆大金融產品。例如,杜亮承認,今年5月31日,自己就提前贖回了投資額高達1000萬人民幣的恆大財富金融產品,解釋說是「家裏有事」。

不過,在恆大的員工微信群裏面,卻盛傳恆大高管們都紛紛提前感知到風險,提前兌付了金融產品,卻沒有告訴員工和客戶。除了杜亮本人,還有許家印夫人丁玉梅投資的2300萬人民幣,以及其他高管投資的30萬到100萬不等的金融產品,都紛紛提前兌付。這都令其他投資人越發憤怒。

杜亮在抗議現場回應說:恆大公司確實遇到「短暫」問題,但恆大還是那個恆大,「基本面」沒變,許家印老闆承諾兌付每一分錢。可是既然這麼有信心,高管們幹嘛提前兌付呢?而且除了杜亮,其他高管,包括許家印夫人,截至成稿,都沒有對提前兌付的問題做出解釋。

【曝光恆大真相的微信群遭打壓十幾個大城市爆發抗議】

另外,就在9月10日,恆大許家印說出一分錢都不能少給投資人的同時,自由亞洲報導,中國的一個「恆大財富微信企業群」已經解散,恆大高管提前兌現的消息,正是從這個群傳出的。

這也是中國大陸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又一個表現方式,問題還沒解決,先把傳出內幕真相的渠道,給關閉了。而相關的種種消息證實,高管提前兌付的事不虛。

9月13日晚,中共公安派人進入了恆大總部所在地,形勢愈發嚴峻。

除了深圳,中國的上海、成都、重慶等十多座大城市,都有恆大的投資者和員工,在恆大公司所在地進行抗議。到處有人舉着「許家印!還我血汗錢」、「恆大還錢」的標語,邊哭邊抗議的大有人在。

要知道,有的個體投資者,是把自家血本都投進恆大了,這下面臨血本無歸,他們跳樓的心都有。

現在人們關注的是,中共的監管機構,是否會看着恆大的「債務炸彈」崩潰。目前,中共還未對恆大危機充分表態。

【北京會讓恆大倒嗎?兩種觀點許家印靠山自保都難】

有人分析說,北京不會讓恆大倒,會強迫恆大縮減債務,降低違約風險。目前,恆大正在拋售資產,來填補債務大洞。恆大的地區銀行、各地的房地產公司股票、香港上市的網絡企業、在香港的總部大樓和很多地皮,都在出售。恆大也把其電動汽車業務掛牌出售,但還沒人買,可能是有人在等恆大把售價進一步調低。

不過,《紐約時報》13日報導說,過去幾年,中共當局已經表現出讓企業倒閉的更大意願,以遏制中國不可持續的債務問題。換句話說,中共當局也可能不會出手救恆大,看着它倒掉。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也牽扯深層的政治原因。

多家媒體報導,許家印的靠山是香港富豪劉鑾雄和鄭裕彤,也跟江派曾慶紅家族關係緊密。實際上,這些人互相之間也都有連繫。

許家印曾任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的董事,這被稱為是香港富豪俱樂部,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也曾擔任中共文化部駐香港特別巡視員,其女兒曾寶寶的公司「花樣年」2009年在香港上市,許家印的靠山鄭裕彤與劉鑾雄都參與了認購,其實曾家在香港經營很多年,江派盤據。

但如今,鄭裕彤早已不在人世,70歲的劉鑾雄老病,江派在大陸正被習近平當局追打,習近平會放過跟曾家有往來的許家印嗎,還是會藉機收服或是打倒許家印呢?這是接下去的懸念。

而今年7月1日,習近平讓許家印登上天安門城樓,這並不能說明許家印安全了。多少中共高官上了城樓之後,都垮掉了。

【恆大曾經「輝煌」如何成為中國經濟「定時炸彈」?】

許家印的恆大在10年前,是其發展的黃金期。當時,恆大收購了廣州足球俱樂部,也就是「廣州恆大」,花幾十億美元引進外國球星。恆大還經營着瓶裝水,農業穀物、奶製品、養豬,石油業,進軍新興的電動汽車業。看上去資本雄厚,跨足多個行業。

而恆大是1996年成立,適逢中國城市化進程發展的時期,大量農村人口進城務工,恆大地產做得風生水起。許家印本是鋼廠技術工人,乘機大賺一筆。他還逐漸積累起了自己的官商人脈,有了大官坐後台,業務也進一步擴張。

不少投資人認為,恆大屬於大而不能倒的企業,而且幻想着中共能在危機時刻拯救這家有着強大黨官關係的企業,所以好多人或金融機構給恆大貸款或者投資,欲罷不能。

恆大資本雪球因此越滾越大,有的住宅樓業務,常常是樓還沒建好,就急着出售,而且首付很高,有時候達到房價總額的三分之一,而且業主在沒住進房子的時候,就要提供高額的月供,去還款。

但是恆大在紙醉金迷的同時,近些年突然發現不對勁,它已經實實在在吹起了地產的泡沫,債務遠高於收益,正所謂「資不抵債」,再加上中共監管部門給恆大這樣的企業設置了更高的貸款紅線,使得恆大的資金逐漸難以為繼,全國大約800個在建的地產項目,面臨變成「爛尾工程」,總計120萬個個體買房者無法入住,他們中的不少人已經交了首付,甚至是支付了多年的月供,如果恆大破產,超多人的錢都要打水漂。

這家中國的地產巨無霸,正成為中共治下的定時炸彈。

【面對爛攤子習會如何重新洗牌?共艦闖入美海域】

但中共當局似乎有自己的算盤,內部各種危機醞釀的同時,它也在加緊對外擴張。不知道是不是習近平抱有一種「賭徒」心理,準備在國內危機大而無法解決的時候,乾脆搞一把戰爭遊戲,創造非常時期把一切重新洗牌。

而在中國大陸的好多「強制性」的封閉式疫情管理措施,就被懷疑,是中共在做戰爭前的社會管理演訓。

9月12日,美國國防部發出一張照片,顯示由中共巡洋艦、驅逐艦、偵察船等組成的艦隊,居然駛進了美國的海域,在靠近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的海域出沒,這裏是美國的專屬經濟區。

這件事是8月29日和30日發生的,當時,美軍派出海岸防衛巡邏艦嚴密監視,並根據《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等內容,跟中共方面的艦艇進行溝通。

有的人穿上了漂亮的衣服,總願意在人前多走走,有的人有點錢吧,也願意在情人面前出手闊綽,來展示自己揮金如雨的土豪氣派,而中共也符合類似的邏輯。它長年被憋在第一島鏈以西的狹窄海域,不敢露頭,近年頻頻出海,是自己身材變肥碩了,總想換個更大的地方,施展一下身軀,毫不規避外界對其擴張野心的防備。

這些跡象也在暗中傳遞,中共要向外擴張的需求,現在不來,也許,以後也要來。但是中共不知道有沒有點自知之明,它的肥碩身軀,可能不是強健的那種肥胖,而是體質不好帶來的「虛胖」。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15/164704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