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程曉農:鐵礦石死穴

—中國對澳大利亞貿易戰初析

作者:
既然中國今後沒有其他富鐵礦儲備,也沒有可以露天低成本開採的鐵礦,那中國未來的國產鐵礦石供應就只能倚靠深井開採,其成本必然相當昂貴。因此,中國低質高價的國產鐵礦石無法與高質低價的進口鐵礦石競爭。無論從鐵礦石的質量來看,還是按開採成本評估,中國的鋼鐵工業今後仍然離不開澳大利亞的富鐵礦;澳大利亞鐵礦石不需要經過選礦就可入爐煉鐵,其露天開採成本即使加上遠洋運輸費用,也遠遠低於中國現有和未來的鐵礦石開採成本。

自從中國對澳大利亞發動貿易戰以來,如何看待這場貿易戰的實質及其前景,始終是澳中關係里一個非常核心的問題。中國今後會如何處理中澳貿易,尤其是中國會不會減少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的依賴,這方面的判斷,要以了解中國鐵礦石儲備的實況為前提。筆者就此做一些初步分析。

一、中國對澳大利亞貿易戰的實質

據中國的外宣媒體《多維新聞》今年7月23日報道,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自2018年開始發生摩擦,當時澳大利亞禁止華為建設5G網絡,之後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牽頭呼籲對新冠病毒的源頭進行獨立調查,於是兩國關係在2020年迅速惡化;作為回應,中國採取了一系列懲罰性貿易行動,打擊了澳大利亞的煤炭、大麥、龍蝦葡萄酒等大宗商品的對華出口。

彭博社今年7月報道,澳大利亞貿易部長Dan Tehan在華盛頓的一次採訪中表示,澳大利亞準備為捍衛主權而承受中國的貿易措施帶來的經濟衝擊,同時他尋求努力以開啟與北京對等級別官員的對話。他指出,「我們的價值觀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我們認為對於價值觀的維護是高於一切的……如果我們必須為此付出經濟代價,那我們會為此做好準備」。2021年1月他曾給中國商務部長王文濤發送一封長信,列出「我們可以合作的方式以及我們需要討論的領域」,但至今沒收到中國的回覆。

最近,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的9月/10月號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北京的美國喧囂,中國大戰略如何利用美國的力量(Beijing's American Hustle,How Chinese Grand Strategy Exploits U.S. Power)》,對過去多年來美中關係的實況作了系統分析,這篇文章有相當的深度,其中談到了中國經濟制裁澳大利亞的實質。

博明提到,「在1995年訪問北京期間,美國民主活動家廖大文(Dimon Liu)會見了一位同情民主改革的前中國官員。他向劉女士提供了一個她永遠不會忘記的對美中關係的見解:』如果競爭是基於利益,暴政就會贏。如果競爭是基於價值觀的,民主就會贏』。」博明指出,「北京最近試圖脅迫澳大利亞遵守中國政策的失敗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中共領導人賭的是,澳大利亞企業在遭受有針對性的貿易禁運後,會遊說其政府向中國政府做出政治讓步。但澳大利亞人民、包括商業領袖和出口商都明白,接受中國的最後通牒,就意味着屈從於一個危險的新秩序。澳大利亞企業吸收了損失,經受住了禁運,並找到了新的市場。澳大利亞人決定,他們的主權比龍蝦銷售更重要;毫無疑問,這讓那些認為坎培拉會把澳大利亞的經濟利益置於其基本價值觀之上的北京感到困惑。中共打出這張牌後,只要民主國家保持對利害關係的警惕,就不可能在澳大利亞或其他地方再次有效地打出這張牌。」

二、鐵礦石出口繼續支撐澳大利亞的對華貿易

《華爾街日報》今年4月22日的報道《鐵礦石價格飆升,削弱中國對澳貿易施壓戰術》認為,國際市場上的鐵礦石價格飆升至十年來的高點,削弱了中國針對澳大利亞的貿易施壓戰術。

該報道指出,由於中國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的依賴,中國政府並沒把它列為貿易制裁的對象,而鐵礦石價格的飆升給佔全球鐵礦石出口一半以上的澳大利亞增加了收入。去年春季國際市場的鐵礦石價格每噸不到100美元,但今年4月20日上漲到每噸188美元。因此澳大利亞的貿易順差上升,而鐵礦石公司繳納更多的稅款。今年5月,由於中國的鋼鐵公司對鐵礦石的需求非常旺盛,而第二大鐵礦砂出口國巴西卻受到疫情和惡劣天氣的影響,出口嚴重受阻,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價格進一步上升到每噸233美元。

《華爾街日報》的上述報道回憶,鐵礦石價格上一次處於這樣的高位還是在2011年,也是由於當時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造成鐵礦石供應不足,刺激了澳大利亞和巴西等地的礦商擴大業務。2011年2月鐵礦石價格最高衝到每噸193美元。

澳大利亞的鐵礦公司必和必拓(BHP Group Limited)最近表示,該公司的礦場出現了創紀錄的產量提振,年度鐵礦石產量可能位於2.45億至2.55億噸這一高端。據澳大利亞的皮爾巴拉港務局(Pilbara Ports Authority)的數據,3月份從全球最大鐵礦石出口中心、澳大利亞北部的黑德蘭港運出的3,810萬噸鐵礦石的目的地是中國,佔總發貨量的80%以上。澳大利亞政府今年4月的一份報告稱,強勁的鐵礦石價格推動截至6月的財政年度的鐵礦石出口收入達到創紀錄的水平,超過1,360億澳元;而歷史上的這一記錄是2020年財政年度的1,040億。

但是,不久國際市場的鐵礦石價格開始回落,到今年8月下旬,已從5月份的每噸233美元下跌了43個百分點。據中國的《多維新聞》分析,鐵礦石價格跌落的原因之一是,中國政府採取了相關對策。

三、中國的鐵礦石壓價戰略

中國的《多維新聞》今年8月23日刊登了報道《劍指澳大利亞鐵礦石依賴症,中國政府再出重手》,介紹了中國政府的鐵礦石壓價策略。這個策略包括四個方面。

第一,合併鋼鐵公司,減少中國公司之間的抬價競爭。其實,中國各地的鋼鐵公司合併早就開始了。目前最大的鋼鐵公司「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是2016年由上海的寶山鋼鐵公司和武汗鋼鐵公司合併而成;2019年「寶武鋼鐵集團」又控股安徽的馬鞍山鋼鐵公司;中國開始施壓澳大利亞後,「寶武鋼鐵集團」對同行的併購進度加快,2020年8月控股山西的太原鋼鐵公司,同年9月控股重慶鋼鐵公司,10月託管從事礦山開發的中鋼集團,11月對新疆八一鋼鐵公司實行託管,今年2月接管昆明鋼鐵公司。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巨無霸級的鋼鐵業集團。此外,中國今年4月把原來由遼寧省的鞍山鋼鐵公司和四川省的攀枝花鋼鐵公司合併而成的鋼鐵集團,與本溪鋼鐵公司合併成新鞍山鋼鐵公司。這樣中國就形成了在國際鐵礦石市場上影響價格的幾個巨無霸級買家,2020年全球十大鋼鐵公司里中國佔七個。中國公開表示,上述合併的目的就是想以量謀價,增加在鐵礦石國際市場上的議價能力。

其次,到非洲投資鐵礦山,減少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的依賴,目前已經在塞拉利昂的唐克里里鐵礦和幾內亞的西杜芒鐵礦投資經營,還進入南非投資鐵礦山。

再次,通過取消鋼鐵產品的出口退稅,遏制鋼鐵企業的出口數量,達到抑制鐵礦石進口需求的目的。今年4月中國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已經取消了146個鋼鐵品類的出口退稅,7月又取消了23種同類產品的出口退稅,使得所有鋼鐵企業再也不能靠出口退稅來出口賺錢。

最後,讓鋼鐵工業多用廢鋼作原料,以減少鐵礦石進口需求。據國際回收局(BIR)2018年的數據,中國煉鋼過程中使用廢鋼的比例僅為20%,這個比例會逐步提高。

以上政策只是為了壓低鐵礦石進口價格並減少進口量,至於中國未來多大程度上需要進口澳大利亞鐵礦石,還應當考慮中國鐵礦石開採量這個因素。

四、中國的鐵礦儲備實況

我在SBS網站上6月4日的文章《中國的南太平洋戰略佈局》曾提到中國鋼鐵工業的鐵礦困局,這裏再進一步介紹具體情況。

全球鐵礦石儲量最多的四個國家是澳大利亞、巴西、俄國和中國,合起來佔全球鐵礦資源量的七成,而中國的鐵礦儲量佔全世界的11%。但是,如果按鐵礦石當中的含鐵量計算,中國鐵礦石儲備的含鐵量只佔全球的8%,因為中國的鐵礦石含鐵品位(鐵占礦石的比重)平均只有35%,比澳大利亞低13個百分點,比巴西低9個百分點。

中國雖然現在是全球第一大鋼鐵生產國,佔全球鋼鐵產量的一半以上,但國產鐵礦石資源不足,而且貧礦多、富礦少、開採成本高,不得不大量進口。筆者在中國參加1978年高考前,曾在安徽省地質局的327地質隊工作幾年,負責管理地質部在安徽省廬江縣組織的廬江樅陽富鐵礦勘探會戰的安徽各單位的鑽探施工統計。之所以提到這點,是因為目前中國開採條件最好的儲備鐵礦是上述鐵礦勘探會戰的副產品。我在327地質隊的時候,地質部集中了安徽省和江西省地質局多個地質隊的50台千米鑽機勘探羅河鐵礦。此後,327地質隊的技術人員根據勘探羅河鐵礦的找礦經驗,在附近又發現了泥河鐵礦。泥河鐵礦的含鐵品位只有36%,卻是中國鐵礦儲備當中品位最高的,其礦床埋深8百米以下,只能井下開採。

日前查閱中國地質調查局最近的《中國鐵礦資源調查報告》,發現從上個世紀70年代到現在,中國的地質部門並沒發現多少新的富鐵礦。在主要的兩個新發現的鐵礦當中,泥河鐵礦的8百米埋深算是相對比較淺的;比泥河鐵礦品位略低的另一個新發現的鐵礦是遼寧省本溪的大台溝鐵礦,礦床埋深1千幾百米,開採難度更大。

泥河鐵礦的8百米埋深意味着什麼?這可以用上面提到的羅河鐵礦的實例來說明。羅河鐵礦的勘探報告雖然早在1978年就已提交地質部,但負責礦井設計的冶金部門卻拖了很久,直到2007年才開始建設礦井,2015年剛正式開採,供應上面提到的寶武鋼鐵集團所屬的馬鞍山鋼鐵公司。羅河鐵礦的開採之所以一拖30年,就是因為礦床埋深在9百米上下,井下的自然地溫超過40度,礦井通風問題長期未能解決。現在羅河鐵礦雖然投產了,但礦石雜質多、品位低、大埋深、礦井建設費用高、礦石上運成本大。如果今後泥河鐵礦或大台溝鐵礦進入建井設計階段,羅河鐵礦的這些問題一個不差地全會出現。

既然中國今後沒有其他富鐵礦儲備,也沒有可以露天低成本開採的鐵礦,那中國未來的國產鐵礦石供應就只能倚靠深井開採,其成本必然相當昂貴。因此,中國低質高價的國產鐵礦石無法與高質低價的進口鐵礦石競爭。無論從鐵礦石的質量來看,還是按開採成本評估,中國的鋼鐵工業今後仍然離不開澳大利亞的富鐵礦;澳大利亞鐵礦石不需要經過選礦就可入爐煉鐵,其露天開採成本即使加上遠洋運輸費用,也遠遠低於中國現有和未來的鐵礦石開採成本。中國雖然試圖壓低澳大利亞鐵礦石的出口價格,但它沒辦法降低國產低品位鐵礦石的開採成本;而且,隨着中國的工業品出廠價格上漲幅度加大,其鐵礦開採成本上升會進一步誘使中國的鋼鐵企業多進口優質鐵礦石。

看來,中國不打算改變它對澳大利亞的貿易施壓,於是澳中經貿關係里鐵礦石將成為主要的外貿貨品,恰恰在這方面,澳大利亞具有不可替代的競爭優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SB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30/1640038.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