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揭秘:毛澤東為何挑選華國鋒做接班人?

作者:
毛澤東反了一輩子"中庸之道",最後卻選擇了中庸之道。毛澤東認定華國鋒不會背叛自己,會繼續高舉自己的旗幟。他力圖避免的,是在自己死後,黨不分裂,軍隊不分裂,不出現赫魯曉夫式的人物,來對自己這個中國的斯大林搞掘墳鞭屍。

毛澤東的第一任接班人是劉少奇,被他打倒了,死於獄中了;第二任接班人是林彪,也被他打倒了,嚇跑了,摔死了。稱為"林彪反革命事件"。

林彪事件卻也給毛澤東帶來無法彌補的傷害,更是對江青、康生、張春橋王洪文等文革派的致命打擊。其實質,是以毛澤東、林彪為首的文革派內部,為爭權奪利而進行的你死我活的大分裂。坐收漁利的自然是周恩來鄧小平、葉劍英這些"右派"、"走資派"了。

一九七二年後的毛澤東,病魔纏身,深知自己已來日無多,頗懼怕自己成為中國的斯大林。但他已經成為中國的斯大林。他頗懼怕自己成為中國現代史上的暴君。但他已成為中國現代史上的暴君。他也深知自己所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已經失敗,但他又缺乏勇氣面對現實,並承認這種失敗。他曾經以懇切的心情、遺囑的口吻對"福將"葉劍英元帥說(葉劍英為黃埔軍校早期教官,後投身共產革命,身經百戰而從未負過傷,因之被稱為"福將"。他於一九八五年病逝於北京,算得是善終了。作者注):他這一輩子只幹了兩件事,一是跟國民黨打了二十八年仗,把蔣委員長打到小海島上去了;二是發動了一場文化大革命,防止修正主義上台,資本主義復辟。希望全黨同志不要忘了這兩件大事......

這正是毛澤東內心深處的自我恐怖,導致了他最後歲月里的神思恍惚,患得患失。他時而想高舉階級鬥爭的旗幟,時而又想對自己的失敗做些補救。他打敗了所有的政治對手,得來的卻是自己最後的失敗。

他已經無力叱咤風雲,重開運動。於是開始玩弄政治平衡手段。他時而批左,時而反右;時而批評自己死後"天下大亂",時而又擔心左派穩不住陣腳而被別人暗算。他最後決定讓來自老家的省委書記華國鋒做自己的接班人。他認為,華國鋒是左、右兩大派都可以接受的人物。在選定華國鋒之前,他曾考慮過黨的副主席王洪文。並於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四年的上半年,一度讓王洪文主持過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日常工作。他還發出過"最高指示":

王洪文同志出身貧苦,做過工、種過地、當過兵,是上海工人階級中最早湧現出來的革命左派,符合接班人的條件。

當時社會上流傳着一則小道消息:王洪文是毛澤東在大革命時期丟失了的兒子毛岸龍,是嫡出的龍種。可是龍種也罷,蛇種也罷,蟲種也罷,王洪文不學無術,毫無根基,只主持了半年的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的工作,批示出來的文件也常常鬧得牛頭不對馬嘴,又處處受到業已恢復了工作的老幹部如鄧小平們的掣肘,更受到了老紅軍出身的中共軍隊高級將帥們的消極抗拒。毛澤東不得不暫時讓他退出,將權柄交給了鄧小平。

這又是文革派繼"林彪事件"後的一次大挫折。

在毛澤東最終的"戰略部署"里,鄧小平只是一個過渡。鄧小平曾三次寫信給他,保證"永不翻案",但他對矮個子鄧小平的疑心始終沒有解除。他深知,參加過指揮"淮海戰役"的鄧矮子,一旦大權在握,是甚麼壞事都幹得出來的。他對劉少奇陣前反水,難保他今後背棄諾言,否定文革?

王洪文之後,毛澤東考慮過的接班人還有:紀登奎,韋國清、吳德,甚至還有自己的親侄兒毛遠新

他沒有考慮過江青、張春橋、汪東興、姚文元諸人?他在文革初期利用過自己的夫人江青,但又深惡痛絕着江青的輕浮、淺薄、歇斯底里;從學術才幹、理論素養上來講,張春橋倒是個理想的人選,可惜鋒芒太露、四面樹敵、人緣太差,這些年來跟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許世友、楊得志、王震等一大批宿將老帥們鬧的水火不容、結怨太深;汪東興忠心耿耿,長期做保衛工作,指揮中南海警衛部隊,提拔亦難以服眾;至於姚文元,小秀才一個,頂多做個宣傳部長、書記處書記而已......

最後選定身胚高大、處事穩重、才識平庸的華國鋒。據說毛澤東對華國鋒的總評價是四個字:"老實,不蠢"。

毛澤東反了一輩子"中庸之道",最後卻選擇了中庸之道。毛澤東認定華國鋒不會背叛自己,會繼續高舉自己的旗幟。他力圖避免的,是在自己死後,黨不分裂,軍隊不分裂,不出現赫魯曉夫式的人物,來對自己這個中國的斯大林搞掘墳鞭屍。

毛澤東的最後人選,使"文革派"、"走資派"都大感失望又大感慰藉,毛澤東的最高權柄,只要不是名正言順地交給對方即行。華國鋒畢竟是位容易被掌握、被左右的人物。

華國鋒山西省潞城縣人。抗日戰爭時期,他只是一名地方游擊支隊的政委。一九四九年南下到湖南,任岳陽縣委書記。一九五六年後,任毛氏家鄉湘潭地委副書記。一九五九年六月,毛澤東回韶山,華國鋒在毛的住處外站了一個通宵的崗,毛聽了周小舟的匯報後即大有好感,不久華國鋒即被提拔為湖南省委書記處書記,副省長,主管農業。一九六四年修建韶山灌區水利工程,華國鋒兼任工程總指揮長,還兼管過全省的商業、文教、政法。他是那類典型的"萬金油幹部",甚麼工作都可以干,甚麼工作也只是守成不變而已;黨叫他做甚麼,他就能夠做甚麼。兢兢業業,正正派派。工作絕無突出表現,卻絕不會捅出甚麼大漏子來。

一九六六年夏天,偉大的毛澤東突然發動文化大革命運動,事先並未給各省市自治區的部下們打招呼。只是一夜之間,上上下下,紅衛兵造反,工人農民造反,機關幹部造反,群眾組織如雨後春筍般地湧現出來,山頭林立,把鬥爭矛頭對準各級黨政部門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華國鋒和湖南省委的其他領導人如張平化、王延春、李瑞山等人,不明底細,以為天下將要大亂,竟驚慌失措地帶了槍支彈藥,跑到"革命根據地"平江縣連雲山區,準備重開戰端,重打江山。後經毛澤東直接從北京發出號令,命令他們:堅守崗位,相信群眾相信黨,在文化大革命中接受考驗和鍛練......華國鋒和他的同事們才放心的回到省城。

華國鋒在省委書記排行第五,文革初期並未受到紅衛兵造反派的大衝擊。一九六九年,省革命委員會成立之時,他作為"革命領導人"的代表,出任副主任,不久升任主任。一九六九年春,華國鋒調北京,任中南海辦事組組長。離開湖南前,在長沙機場發表了"堅決支持革命左派"的聲明。一九七五年起兼任公安部副部長。原部長謝富治去世後,升為部長、國務院副總理,執掌了中共安全保衛大權。

一九七六年一月七日周恩來去世,鄧小平被毛澤東為首的"四人幫"鬥垮,再次成為人人喊打的"落水狗"。華國鋒卻扶搖直上,被毛澤東任命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成為毛澤東的正式接班人。

其時毛澤東已臥床不起,言語含混,頭腦卻十分清晰。他顫抖着手,以鉛筆給華國鋒寫下了六個字:

你辦事,我放心。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摘自《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7/1638649.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