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周曉輝:塔利班與中共有共性 兩者都靠鴉片發展

作者:
有消息人士證實,塔利班60%的資金來源是靠鴉片交易,每年收入五億美金以上,同時,每年塔利班收取礦山50%以上的收入。因此,可以說,沒有鴉片,塔利班的發展和壯大都要大打折扣,而這與1949年前的中共完全相同。1921年中共成立後,就一直在接受蘇共主子的資助,這些資助中除了現金、珠寶、鑽石外,還有鴉片。中共到延安後,為了擺脫經濟困境,在南泥灣等地大量種植鴉片,並販賣到國統區。

中共外長王毅7月28日在天津會見阿富汗塔利班負責人,引起國際輿論關注

伊斯蘭極端組織塔利班在中共的支持下,出人意料地突掌阿富汗政權後,中共媒體除了連篇累牘嘲諷美國的「敗走」外,也不再掩飾對塔利班的支持、美化和稱讚。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讚「塔利班比上次執政時更加清醒和理性」,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稱「中共的路線確保了我們既是喀布爾的朋友,也是塔利班的朋友」。而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8月18日同土耳其外長查武什奧盧通電話時,表示塔利班將組建一個包容性政府,「對外釋放了積極信號」

對塔利班而言,在國際社會普遍仍就是否承認其政權抱觀望態度下,中共為其站台確實很及時。而塔利班在擺出一副「為人民服務」的態度之際,還高調向世界表明自己與中共的親密關係。

19日,塔利班發言人沙欣在接受中共環球電視網(CGTN)專訪時提到,塔利班成員曾多次訪問中國,塔利班與中共關係很好,未來希望中共能對建設阿富汗做出貢獻,並非常歡迎中國的投資。而此前,沙欣就曾說過:「在美軍撤離後,有必要與阿富汗最大的投資者中共進行會談。」

沙欣透露出的「塔利班與中共關係很好」的信息並不出人意外,因為兩者有着不少共性,最大的一個共性是兩者都是恐怖組織,對內施行殘暴的侵犯人權的政策,只不過塔利班是被國際社會公認的,而善於偽裝、善於收買各國政要和媒體的中共還未被國際社會徹底認清。

國際社會公認,推行原教旨主義的塔利班,在其短暫的幾年執政期間,犯下了燒死異教徒、屠殺老師、處決被定罪的殺人犯和通姦者、對判處犯有盜竊罪的人進行截肢等侵犯人權的行為。除此之外,他們還禁止電視、音樂及電影,不允許10歲及以上的女童上學。2001年,塔利班更是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炸毀了阿富汗中部著名的巴米揚大佛像。在「911」之後,塔利班還窩藏並拒絕交出其盟友、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

不過,與中共相比,塔利班、基地組織、伊斯蘭革命衛隊等恐怖組織還是小巫見大巫了。作為世界上最大恐怖組織的中共,它掌控了中國所有的政治、經濟、能源、文化等所有的資源,不僅在國內禍害中國人,摧殘中華文化,而且綁架了全體中國人,將中共的行為方式推向世界,威脅西方民主社會,禍亂全球。其對基地組織、塔利班等恐怖組織的支持就是體現之一。

2005年6月,《黑暗中的龍:中共如何在美國反恐戰中幫助美國的敵人,為什麼?》一書的作者麥奎爾(DJ McGuire)在一次演講中,以大量的證據說明了這一點。麥奎爾表示,在1999年兩名中共軍官合著的一本書中提到,「若紐約世貿大樓遭到攻擊,對美國而言將會很棘手。」這兩名上校級軍官還指名道姓地暗示說,「本·拉登有能力利用他的基地集團組織這場攻擊行動。」而且中共不僅一直反對聯合國制裁塔利班,還在「9·11」那天與塔利班簽訂了經濟合作協議,合作方正是有軍方背景、現被美國制裁的華為公司。

此外,2001年美政府曾警告在美境內的基地恐怖分子將用地對空飛彈襲擊美國飛機。幾周後,在遭美國特種部隊和盟國襲擊的基地組織窩藏點,發現了大規模中共製造的武器裝備,包括前面提到的地對空導彈。這種情況不只發生一次。另據透露,中共情報機構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幫助本·拉登籌募運作所需的資金和洗錢。

另有消息指,很多恐怖主義分子都在中國軍事訓練基地接受過訓練,回國後對抗美國和西方。在本·拉登死後,中共對基地組織和塔利班的經濟和軍事支持並未中止。中共曾多次邀請塔利班代表秘密訪華,並為其提供軍事幫助,而從2019年開始,塔利班訪華公開化,直至今年7月底王毅在天津高調會見塔利班高官巴拉達爾。

無疑,中共是世界上邪惡政權和恐怖組織的大後台,也是侵蝕西方文明和行為方式的重要推手。因此,在中共支持下的塔利班會組建什麼樣的政府,還用說嗎?況且剛剛塔利班已明確表示阿富汗不是民主國家,未來阿富汗人真的樂意生活在塔利班的嚴苛統治下嗎?

除了均是恐怖組織的共性外,塔利班和中共還有一個共性是:兩者在最初都靠種植、販賣鴉片發展壯大。

資料顯示,目前,世界上絕大多數鴉片(學名「罌粟」)和海洛英都來自阿富汗,生產和出口集中在塔利班控制區域,塔利班在20年叛亂期間,阿富汗的毒品產量激增了39倍多。

據報,在上世紀30年代,阿富汗的鴉片種植一度由國家壟斷經營,但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前,全國九成的農民都種植小麥、棉花和葡萄等傳統農作物,罌粟種植和鴉片交易的規模被限制在可控範圍之內,癮君子也很少,畢竟種植罌粟不符合伊斯蘭教的教義。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之後,美國等國開始支持阿富汗各派的反侵略鬥爭,此後鴉片種植逐漸成為阿富汗的支柱產業。根據聯合國禁毒署提供的數據,1979年,阿富汗的鴉片產量為380噸左右。1994-2000年,阿富汗約20萬戶家庭依靠種植鴉片獲得收入。到了上世紀末期,阿富汗已成為世界頭號鴉片生產大國,其鴉片種植面積近13萬公頃,每年生產4600噸毒品,佔全球毒品產量的65%以上。

1995年塔利班奪取政權後,曾一度在1999年開始推行「罌粟種植禁令」,以應對饑荒。2000年阿富汗鴉片產量曾銳減到185噸。2001年塔利班被美軍推翻後,塔利班開始取消鴉片禁令,在塔利班控制的地區鴉片開始大量種植,年產量一度超過1萬噸,佔世界鴉片產量的九成左右,年產值40-50億美元,其大麻產量也是世界第一。

從2005年開始,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放開種植鴉片和大麻。2017年,阿富汗鴉片產值達到13億9000萬美元,相當於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7%。同年11月15日,聯合國毒品和犯罪事務辦公室關於阿富汗毒品現狀的年度調查報告指出,2017年阿富汗的鴉片種植面積較2016年增長63%。顯然,支撐阿富汗經濟的支柱是毒品種植。

有消息人士證實,塔利班60%的資金來源是靠鴉片交易,每年收入五億美金以上,同時,每年塔利班收取礦山50%以上的收入。因此,可以說,沒有鴉片,塔利班的發展和壯大都要大打折扣,而這與1949年前的中共完全相同。

1921年中共成立後,就一直在接受蘇共主子的資助,這些資助中除了現金、珠寶、鑽石外,還有鴉片。中共到延安後,為了擺脫經濟困境,在南泥灣等地大量種植鴉片,並販賣到國統區。

據大陸學者張耀傑披露,他幾年前曾親到延安的南泥灣實地考察過,「據當地政府官員講,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為人民服務》中的張思德,就是在燒制煙土的過程中被活埋在窯洞裏面的。」

依靠着鴉片,中共成立並發展壯大,而發展壯大後的中共,在國共內戰中,最終竊奪了政權,並為害中國、禍害中國人至今。如今,依靠鴉片發展壯大的塔利班亦奪取了政權,或許會如其發言人所言,將限制毒品種植和交易,使阿富汗變成「不再是鴉片種植和毒品交易中心」,但這樣的說辭與其他尊重人權和媒體自由等承諾一樣,不過是在欺騙世界。被中共騙了許多年的世界,真的相信與中共有共性的塔利班會改弦更張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3/1636642.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