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楊威:阿富汗人有機會逃離 中國人呢?

作者:
8月20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路透社記者問了一個好問題:中方是否願意協助應對阿富汗公民大規模撤離?是否會接收逃離的阿富汗公民?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完全不敢正面回答,卻用套話回應稱,當務之急是「國際社會一道鼓勵和支持阿富汗各派別、各民族加強團結」,「儘快實現政治平穩過渡」。

8月20日,大量阿富汗人聚集在喀布爾機場旁,希望能搭乘美國或西方國家的飛機逃離該國

美軍撤離阿富汗,正在演變成一場人道救援行動,美國和盟國公民撤離的同時,大批阿富汗人也跟隨逃離,他們中大多數人的命運將因此而改變。當然,更多的阿富汗人逃離的機會渺茫,但仍然有很多人等候在機場外碰運氣,有人甚至把孩子託付給美軍、英軍,場面令人落淚。

阿富汗人至少還有機會逃離,若類似的事件發生在中國,中國人有這樣的機會嗎?中共會讓中國人逃嗎?

最近的實例,香港4名年輕人慾坐船逃離香港,結果被抓回審判,更多的香港民主派人士應該早就被盯上,同樣沒有離開香港的機會,還要面臨坐牢。在中國大陸類似的實例更比比皆是,正義律師、異議人士、被迫害的宗教人士,法輪功學員或他們的家屬等,不但無法離開中國,還被殘酷迫害,更有不少人無法回到中國,奔喪都不行。還有很多中國人,至今因為中共以疫情為由嚴控,始終沒法回到中國。相比之下,不少阿富汗人似乎比中國人還幸運。

中共拒絕幫助阿富汗難民

8月20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路透社記者問了一個好問題:中方是否願意協助應對阿富汗公民大規模撤離?是否會接收逃離的阿富汗公民?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完全不敢正面回答,卻用套話回應稱,當務之急是「國際社會一道鼓勵和支持阿富汗各派別、各民族加強團結」,「儘快實現政治平穩過渡」。

這樣的回答,等於中共外交部拒絕協助或接受阿富汗人逃離,與當前各國最大限度幫助阿富汗難民的義舉形成了鮮明對比。中共政權連中國人的生死都不在乎,怎麼可能在乎阿富汗人呢?何況中共正在故意看美國的笑話,幫助阿富汗難民就等於幫助了美國,中共高層不可能這樣做。

阿富汗人的逃離,一方面表明了民眾對塔利班的恐懼和不滿,另一方面也表明希望逃離的人十分清楚,美國及其盟友國家政府顯然要靠譜的多,他們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押上了。他們的押寶當然是對的,只要抵達美國或西方各國,至少會衣食無憂,逐漸融入後的生活應該會越來越好,很可能與阿富汗的生活天壤之別。

美國和盟友國家也願意盡最後的責任,至少曾為美國和西方政府工作或幫忙的阿富汗人,一般都會被安排在撤離之列。中共經常喊口號,稱應該做負責任的大國,如今的阿富汗危機,哪些是負責任的大國,哪些是說風涼話、無人性的政權,基本一覽無餘了。一個國家在國際上地位和聲望,實際就是在類似的一次次危機中拉開了距離。當然,中共所作所為根本代表不了中國或中國人民。

海外阿富汗人與海外華人的不同

移居海外的阿富汗人也在盡力幫助自己的同胞,他們走上街頭大聲表達對塔利班的不信任,呼籲各國政府不要承認塔利班政權,希望各國政府能更多地幫助阿富汗人。

海外中國人若舉牌反對中共政權,馬上就會被稱為「反華勢力」,即使很多海外華人內心都對中共不滿,但不少人也不敢上前參與,或者遠遠躲開,竟然還有人為了蠅頭小利替中共站台、賣命。

阿富汗人普遍受教育的程度應該無法與中國人相比,特別是移居海外的華人受教育程度相對更高,但與阿富汗人相比,中國人被中共洗腦的程度也遠遠更高,根本分不清中共與中國。對很多阿富汗人來說,塔利班當然代表不了阿富汗,反對塔利班並不是反對阿富汗。走上街頭的阿富汗人希望各國政府不要承認塔利班,這樣才能拯救阿富汗。

教育程度不高的阿富汗人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中得出了結論,很多華人卻還沒有徹底拋棄被中共灌輸的結論。中共代表不了中國,解體中共才能拯救中國,這與今天阿富汗人表達的心聲並無不同,在全世界人看來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卻仍然是很多中國人心中一個難解的結。

中共自己都非常清楚這樣的事實,因此王毅才提出美國不得挑戰共產黨的制度,並放在了中美關係的第一位。中共自己對政權合法性才最心虛,一再提及的所謂「台灣問題」、「一個中國」都源於同樣的擔憂。

中國人也曾屢次被幫助過

美國和盟國幫助阿富汗人撤離的救援行動遲早會結束,但阿富汗人逃離的故事還會持續很久,只是困難要大得多。六四事件後,當時的部分學生領袖在香港正義人士的幫助下逃離,之後據說陸續有幾十萬人以此為名義獲得了各國的政治庇護,美國更是發出了「六四綠卡」,也被稱作「六四血卡」。實際很多中共高幹子女和中共特務冒充混入了美國,即使是那些真的「六四難民」,他們中有多少人今天能公開走上街頭反對中共政權呢?

1999年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後,西方各國政府都開始接受法輪功難民,如今,各國願意批准的中國難民,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差不多成了為數不多的途徑之一,因此不少人假冒法輪功學員身份申請難民。有的律師不但負責組織材料,還教申請人如何學練法輪功功法,甚至背誦法輪功書籍的段落;還有一些人跟隨法輪功學員組織的大型活動,只為拍照作為修煉法輪功或反迫害的證據。

華人大都知道此事,世界各國都很清楚法輪功受迫害和被活摘器官的事實,但不少華人卻無法擺脫中共灌輸的對法輪功誣衊之詞,或者仍然視法輪功為談論或接觸的禁區。

各國幫助阿富汗人的同時,也在幫助香港人、新疆人、西藏人等。美國和西方國家,不止一次地幫助過受難的中國人,但中國人至今無法展現與阿富汗人一樣的自救之舉。

自救才能真得救

阿富汗的人道災難,不是美國或西方的災難,也不是美國或西方的問題,而是阿富汗塔利班或其它獨裁、腐敗政權的問題。同樣,中國的問題,就是中共獨裁、腐敗的問題,自己的問題最終得自己解決,若不敢承認、不願承認、不願正視,如何又能解決?

幾十年來,數千萬中國人離開中國,差不多相當於阿富汗人口的總數,還有大量中國留學生想方設法移民卻找不到出路。中國人與阿富汗人一樣,其實對中共政權早就做出了選擇,只是阿富汗人敢於公開呼籲不承認塔利班,很多中國人卻仍然不敢、不願反對中共政權。

危機中的阿富汗人向中國人詮釋了什麼叫愛國?中國人一直都在中共不斷製造的一次次危機中備受折磨,很多中國人卻還一片茫然,不少人還覺得「家醜不可外揚」。這樣的窘境,其他國家的人早就看在眼裏,只是不少中國人並不自知,若不是問題重重,怎麼會背井離鄉?自己都不能正視問題,不想自救,別人又怎會幫助呢?

如今,中共政權以疫謀霸不成,中共高層為了自保,不惜與美國和西方叫板,還準備閉關鎖國、重新撿起「階級鬥爭」那一套,中國目前面臨的危機比阿富汗還大,至少塔利班還等着美國和西方承認、建立良好關係呢?

如此多的阿富汗人想逃離,美國和西方各國才會幫助,若他們不想走,各國自然也不會幫助。至今喀布爾機場似乎還沒有看到一面高喊塔利班萬歲,一面又想跟美軍撤離的阿富汗人;但一面為中共站台,一面申請美國簽證的中國人卻大有人在。

很多中國人應該會同情危難中的阿富汗人,或許更該同情的是自己,至少阿富汗人為了自己和國家的前途敢說真話、敢於行動,中國人是不是該警醒,該學一學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3/1636577.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