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對沖基金首席經濟學家:美元與黃金脫鈎 引全球信貸擴張

作者:
美元取代黃金成為全球儲備工具,藉此,美國可以大量借貸和印鈔,卻不會在國內引發惡性通脹,因為世界其它國家分擔了它的通脹。而不能像美元那樣享受全球需求的其它貨幣,如果像美國那樣實行貨幣擴張,不斷加劇的貨幣失衡最終總是導致這些貨幣兌美元走軟,從而迫使本國經濟更加依賴美元。

在華盛頓的雕刻和印刷局(Bureau of Engraving and Printing,BEP)展示了三根0.9999的優質金條,每根400金衡盎司或28磅,總價值超過150萬美元

50年前的8月15日,時任總統尼克遜下令美元與黃金脫鈎,此舉開啟了法定貨幣債務推跑經濟的時代。從那以後,金融危機的爆發更加頻繁,但持續的時間更短,這些危機往往又通過再放債、多印鈔而被「化解」了。

金本位制的終結催化引發了大規模的全球信貸擴張,鞏固了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事實上它取代了黃金,成為世界主要央行的存儲貨幣。

世界債務數額飆升,超過全球國民生產總值(GDP)350%還多,美其名曰「金融經濟」,也就是信貸經濟成倍的增長。

金本位制給政府對貨幣和財政的貪得無厭設了一個羈絆,但是,終結它就像讓增加債務的野馬脫韁,刺激了各國將當前的收支失衡交給後代埋單。

美元取代黃金成為全球儲備工具,藉此,美國可以大量借貸和印鈔,卻不會在國內引發惡性通脹,因為世界其它國家分擔了它的通脹。而不能像美元那樣享受全球需求的其它貨幣,如果像美國那樣實行貨幣擴張,不斷加劇的貨幣失衡最終總是導致這些貨幣兌美元走軟,從而迫使本國經濟更加依賴美元。

全球大多數央行追逐的歸零之爭也促成了現在的這種格局:美元作為儲備貨幣天下獨大,沒有其它可替代貨幣,因為其它國家同時放棄了金本位制,削弱了本國貨幣成為世界儲備替代工具的能力。

在1960年代,任何一個大國只要它的黃金儲備充足,它的貨幣都可以和美元競爭。到了今天,無論是融資還是儲備,沒有一種法定貨幣能夠與美元抗衡。一個典型例子就是人民幣: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中國經濟總產值佔全球GDP的17%以上,不過人民幣結算在全球交易中的比例不到4%。

終結金本位制,讓尼克遜鞏固並保證了美國在金融和貨幣上的長期獨大地位,後果是引發了全球信貸驅動經濟,造成了實體經濟遠遠無法承負的金融風險。

那些支持美元與黃金脫鈎的人認為,(脫鈎後)金融危機持續的時間短了,而且在危機期間全球經濟加強了。但是,大規模擴張債務導致金融危機的說法更有說服力。想想非生產性債務飆升,公民稅負攀高,金融危機的嚴重程度增加,而這些問題又總是通過放債和冒更大風險來「解決」。

政府和富人,即貨幣和信貸的第一批接收者,會受益於債務驅動的經濟和天量印發的鈔票,不過中產階級和窮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當他們工資的實際增長速度低於住房、醫療保健和水電等基本支出的價格增長,同時稅負又上增長時,他們要提高生活水平就很難了。

鑑於目前全球貨幣對黃金的失衡規模,重返金本位是不可行了,因為這可能觸發巨大的金融危機。但是,如果出於政治考量,可以實施基於泰勒規則的貨幣政策體系,以限制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同時,可以實施嚴格的赤字和債務限額。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出版作品包括《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離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

原文:The End of the Gold Standard:50 Years of Monetary Insanit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0/1635245.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