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澤民恐嚇台灣 狂射空包導彈 提拔軍中代理人(圖)

—郭伯雄拍江馬屁 躥升醜聞 台海危機 恐嚇台灣導彈狂射

郭伯雄(網絡圖片)

摘自《江澤民其人》第八章:搶灘北京希同束手恐嚇台灣導彈狂射(1995—1996)

台海危機

1996年新年剛過,台海危機爆發。

3月23日,台灣舉行了第一次民主大選。總統候選人除了有李登輝之外,還有無黨籍人士陳履安和林洋港,以及民進黨候選人彭明敏。

江澤民對台灣的選舉十分擔心,害怕台灣民主選舉的聲浪會影響到國內民眾的民主訴求。為了無限期拖後民主選舉,以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常常拋出「國情論」、「素質論」和「中國傳統文化不適合選舉」等謬論。台灣與中國大陸同文同種,血脈相連。台灣的大選一旦成功,等於是用行動否定了中共有關大陸不能實行民主的託辭,這怎麼能不讓江澤民這個未經選舉而竊據王位的獨裁者憂心如焚?

江澤民在1995年年初的時候曾經提出過《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的講話,外界稱之為「江八點」。可以說,「江八點」了無新意。當時兩岸關係並不緊張,香港回歸在即,江澤民當然希望在兩岸關係上有所作為,這樣他的貢獻就可以寫入史書了。但江澤民在外交、治國方面是個平庸無能之輩,毫無制度創新能力,沒有那個金剛鑽,還想攬那個瓷器活,結果自然是糟蹋了名器,還差點鬧出戰爭來。

自1988年李登輝接任總統之後,一直推行務實外交,比如1989年的新加坡「渡假之旅」,在1994年對菲律賓、印尼和泰國的訪問,都讓江澤民對李登輝推動台灣獲得國際承認的意圖深具戒心。江澤民感到最不能容忍的是,李登輝以私人身份於1995年5月訪問母校康奈爾大學,美國政府在國會兩院的壓力下批准了李登輝的旅行。李在康奈爾大學發表了「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說,表達他的民主思想。如今,李登輝更進一步,準備在台灣舉辦第一次大選,在老軍頭們的鼓動下,江澤民決定還以顏色。

在軍事演習的問題上,江澤民相當慎重。因為他是一個從來沒有摸過槍,沒有指揮過任何一場戰鬥、更別說戰役、會戰或決戰的軍委主席。對於軍事指揮,江澤民完全外行,他最大的「建軍思想」,恐怕就是「講政治」,也就是讓軍隊永遠聽他的指揮。面對軍方的壓力,江澤民需要指定一個人作為全權指揮,這個人必須是江的鐵杆心腹,於是江想到了軍委副主席張萬年。

江澤民的軍中代理人

張萬年的提升非常有戲劇性。1992年當江澤民視察濟南軍區的時候,張萬年還是濟南軍區的司令員。他不失時機地向江澤民表忠心,高喊堅決「擁護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和中央軍委」。言下之意,江澤民不但是黨中央的核心,也是中央軍委的核心。

當時,江澤民黨大陸位還不穩,急需在軍隊中培養親信。雖然江澤民與張愛萍關係密切,而且以張愛萍為首的三野軍人不喜歡楊家將,但是他們未必就會喜歡江澤民,更何況江見到所謂「養父」的上級們只能以晚輩面目出現,無法頤指氣使。只有真正能夠聽命於江澤民的軍人,才能成為江在軍中的代理人。

張的口號讓江澤民大喜過望。回到北京後,江澤民馬上把張萬年調到了中央軍委,任總參謀長,1993年又給了張萬年一個上將軍銜。張萬年果然努力,當着江澤民的面,在總參大院中指揮全體機關幹部高聲合唱《槍桿子永遠聽黨指揮》。江澤民聽了十分受用,因為這就等於是說「槍桿子永遠聽江主席指揮」。

張萬年的馬屁路線一擊奏效,後來人有樣學樣,也斬獲頗豐。其中一個是于永波。於處處對江澤民拍馬奉承,在1992年被江任命為總政治部主任。1993年,江澤民也冊封于永波為上將。2001年初,江澤民在中南海懷仁堂宴請解放軍高級將領,于永波在席間高呼「江主席萬歲」,一時被傳為笑談。

另一個馬屁專家是郭伯雄。1992年郭伯雄還是47軍軍長,少將軍銜。九十年代初,有一天江到陝西視察,順便去了47軍。江中午飽餐後要睡個午覺,郭伯雄一看機會難得,趕緊把戰士轟走,親自在門外站崗。江澤民這一覺睡了兩個鐘頭,郭伯雄在外面百無聊賴,但連廁所也不敢去,怕江隨時醒來,就功虧一簣了。江睡醒後一推門,猛然看見一衛兵筆挺地立在門前,甚為滿意,但也有些奇怪,這兵咋這麼老啊?定睛一看,原來是47軍少將軍長郭伯雄!

江澤民到哪個軍也沒享受過軍長站崗的待遇,對郭頓生好感。於是郭伯雄從47軍軍長,調到了北京軍區任副司令員,隨後連升三級,當了中央軍委的副主席,也混了一副上將的肩章。

面對這樣的軍委主席,這樣的馬屁將軍,李登輝自然不會把中共的軍事威脅放在心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0/1635030.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