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武漢病毒溯源 國會應傳喚關鍵證人

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發現的「強有力證據表明,戴澤科是中共(CCP)虛假宣傳的公眾代言人,目的是壓制(COVID-19)病毒可能從實驗室泄漏的討論」。

在空中拍攝到的武漢病毒研究所。

白宮顧問、曾負責向(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WIV)提供資金的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多次向(國會下屬)委員會提供證詞,然而美國國會尚未從其他熟悉WIV的人士那裏聽取證詞,比如在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工作的戴澤科( Peter Daszak)。

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發現的「強有力證據表明,戴澤科是中共(CCP)虛假宣傳的公眾代言人,目的是壓制(COVID-19)病毒可能從實驗室泄漏的討論」。該委員會共和黨少數派議員的一份報告顯示,戴澤科「試圖隱瞞他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密切聯繫,並提出——科學界若有任何人表示病毒是從實驗室泄漏的,就該因宣傳陰謀論而受到調查。」

根據(外交委員會的)報告,戴澤科還在《柳葉刀》上精心策劃了一封信,抨擊關於從實驗室泄露病毒的說法是陰謀論,他並與中方合作,恐嚇仍舊對病毒源頭持懷疑態度的科學家。在2020年4月18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戴澤科感謝福奇「公開站出來並聲明,有科學證據支持COVID-19起源於自然界的說法,它是從蝙蝠傳播給人類,而不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泄漏出來」。這家研究所從事的是危險的、功能性研究,使病毒更具殺傷力和傳播性。福奇依然表示,導致COVID-19(中共病毒)的病毒是在野外自然界形成的。

憑藉以上證據,國會就可以讓戴澤科做宣誓和提供證詞。美國疾控中心(CDC)免疫和呼吸系統疾病中心(NCIRD)前主任麥索尼爾(Nancy Messonnier)也應該向國會提供宣誓和證詞,因她經手發佈了有關疫情的消息。

在2020年初的一系列電話簡報中,麥索尼爾反覆提到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和一種將「在美國流行開來」的「新病毒」,但她沒有指出這種病毒有什麼新奇之處、來自哪裏?以及病毒如何會在美國傳播?麥索尼爾之前在(CDC下屬)流行病情報項目(Epidemic Intelligence Service)中開始了她在CDC的職業生涯。

當被問到從武漢抵達美國的旅客時,麥索尼爾對記者說,「這不是我今天可以自由談及的話題。」但她沒有透露是哪些美國官員規定了她不能談及此話題,以及理由是什麼。當記者問到中共是否對疫情講了實話時,麥索尼爾說:「我們有許多來自中國的信息。」但她沒有提供其中的內容。

現任CDC主任羅謝爾·瓦倫斯基(Rochelle Walensky)稱讚麥索尼爾是「真正的英雄」,但她在去年5月被重新分配了工作,然後又突然辭職,也沒有提供任何解釋。

麥索尼爾目前在斯科爾基金會的大流行預防和衛生系統(Pandemic Prevention and Health Systems at the Skoll Foundation)擔任執行董事。對於傳喚和要求麥索尼爾在國會宣誓並作證,國會目前是可以執行而沒有障礙的。

此外,還有一個人也該被國會傳喚和作證,她就是中國的研究員邱香果(Xiangguo Qiu)博士。

邱香果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位於溫尼伯)擔任領導職務,曾向武漢病毒研究所運送了一批致命病原體,包括伊波拉Makona病毒、Mayinga, Kikwit, Ivory Coast,本迪布焦(Bundibugyo),蘇丹博尼法斯(Sudan Boniface),蘇丹古盧(Sudan Gulu), MA-Ebov, GP-Ebov, GP-Sudan, Henra, Nipah Malaysia,和Nipah Bangladesh病毒.

邱與四家據信參與中國生物武器開發的機構密切合作,其中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僅在2017-2018年,邱至少五次去了武漢實驗室。2017年8月,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批准了在武漢研究所開展的涉及伊波拉病毒、尼帕病毒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的研究活動。

當邱向武漢發送病原體的事實被發現後,邱和她的丈夫成克定(Keding Cheng)被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帶離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並最終被加拿大公共衛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解聘。

邱被認為是對COVID-19大流行了解信息最多的證人,但截止本文發稿時,記者們無法聯絡到她。

在找到這名中國研究人員之前,國會應該傳喚戴澤科和麥索尼爾,要求他們做宣誓證詞。他們在幫中共隱瞞什麼?正在抗擊疫情的美國人有權知道。關於疫病大流行的起源,請閱讀史蒂文·奎伊(Steven Quay)和理查德·穆勒(Richard Muller)撰寫的「科學表明病毒從武漢實驗室被泄漏」(The Science Suggests a Wuhan Lab Leak)。

正如奎伊和穆勒總結的那樣,「CGG雙序列的存在是基因拼接的有力證據,而疫情在公眾中的爆發缺乏多樣性,也顯示出「功能獲取」研究加速了其發生。科學證據表明,該病毒是在實驗室里開發出來的。」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Lloyd Billingsley撰稿/程航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6/163322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