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城市運動破滅習李撐腰也不行 不服不行北京向美證管會服軟 習1句話中國股票跌1.5兆美元

太子黨揭北戴河中共大佬各有地盤;茅台成貴州政府提款機;又一場「造芯運動」破滅,習李撐腰也不行;財新7月PMI創15個月新低

有跡象顯示,一年一度的北戴河會議可能已經秘密開啟。據一位太子黨披露,與中南海一樣,中央大佬們在北戴河各有地盤。

中國股市的走向,政治因素遠大於經濟因素。習近平今年6月看似不驚人的一句話,竟然抹去中國股票1.5兆美元市值。事件引發美證管會暫停中企赴美IPO,現在中共當局態度放軟了,正尋求與美國溝通。

白色家電股全面下跌,美的集團市值蒸發3000億,被股東砸盤。

財新的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7月份已經降至50.3,創15個月新低。

截至目前,中國公司境內外債券違約總規模已達到約302億美元,創下新的記錄。

貴州是個奇葩的省份。一瓶茅台酒加上一瓶老乾媽,支撐了貴州經濟。茅台的市值竟然比貴州全省的GDP還高,也就難怪茅台成了貴州的「提款機」。

阿波羅網昨天報道了,全國的海綿城市工程建設,可謂是勞民傷財。海綿城市的內涵是什麼?這麼高投入的工程,為什麼不能抵擋暴雨,防治城市內澇?地方官員為什麼熱衷搞海綿城市建設?是又一場「造芯運動」的翻版嗎?請看今天的報道。

美證管會暫停中企IPO,北京態度放軟尋求溝通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簡稱證管會)停止處理中國公司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IPO)的申請後,中共監管機構周日(8月1日)語調放軟,尋求與美方進行會談。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周日在聲明中說,北京正在尋求加強與美國證管會的溝通,以找到合適中企赴美IPO的解決方案,此前美國監管機構表示,將暫停所有中國公司的IPO,直到這些公司改善其風險披露。中國監管機構對此呼籲在這個問題上相互「尊重」和「合作」,並稱北京對中企的上市地點一直採取開放的態度。

財新7月中國製造業PMI15個月新低

財新/Markit網站在周一(8月2日)聯合發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7月份已經降至50.3,是去年4月以來的新低;同時,7月製造業新訂單指數49.2,也是15個月以來的最低位。

北戴河密會開啟?太子黨揭:中央大佬各有地盤

港媒《明報》7月23日披露,北戴河已加強維穩,多名維權人士被扣查遣返,意味着中共今年的北戴河休假式會議按慣例即將召開。

2012年8月6日,北戴河度假海灘全景。

另據北戴河區政府官網消息,7月31日,北戴河區委常委,常務副區長張子松帶領政府辦、聯勤執法隊、海事處對淺水灣、鴿子窩、省辦浴場機帆船疫情防控措施落實情況進行督導檢查。當局對北戴河管控升級,暗示北戴河會議可能已經秘密開啟。

北戴河又被稱作中共「夏都」,每年夏天,到北戴河度夏休養是中共大佬們享有的特權。被視為中共政治晴雨表的北戴河十分神秘,很多人不清楚眾多中央機關的療養院是怎麼分佈的,對中共大佬如何度夏更充滿好奇。

據一名中共前領導人子女此前透露,與中南海一樣,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北戴河海濱也各有地盤。

中共中央療養院在西海灘,大員的別墅都在西山;而國務院的療養區在東海灘,海灘邊有很多小別墅。

這位太子黨說,這些小別墅「按照級別和家庭人口多少分配……級別愈高的人,被安排在更靠近海邊的地方住。能被國務院分配小別墅的,起碼是正部級以上的官員……」。

2014年9月,《國家人文歷史》記者採訪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程潛的女兒程丹,她講述了50年代在北戴河暑期的生活。

程丹回憶說,夏天到北戴河度假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每年暑假,全家人就跑到北戴河住一個月,最長的一次有40多天。

國務院在北戴河的領地與當地市民基本隔絕,在海灘上可以遠遠地望到山上種紅薯的農民,但北戴河的市民不能到這邊海灘上來。

程丹介紹,海邊別墅每一棟都不同,大小不一,格局更不一樣。她們家是單層建築,中間有一個廳,可以吃飯,兩邊臥室,一邊三間,總共七八間房子,別墅後面還有很多小房間,是警衛住的地方。別墅的總面積大約300平方米。

程丹還說,即使在困難時期吃的條件也很好。她們家自己帶廚師,自己家做飯。附近的張治中家也自己帶有廚師。北戴河休養區內設有專門的食物供應點,供應海鮮等食物。

不自己帶廚師的,就去國務院在北戴河的食堂吃,食堂有好幾個,一個聚集區就安排一個。食堂也不錯,什麼海鮮都有。據她所知,蔡廷鍇、蔣光鼐兩家就不帶廚師,吃的是食堂。

程丹說,廚師搞不出什麼花樣時,她們家就到食堂吃飯,食堂使用餐券,價格很便宜。

北戴河的療養院超過100家,佔據着北戴河最優質的海濱土地。剩餘約10%的空間,才屬於商場、民營賓館、小餐館和城中村。當地住了幾十年的百姓,很多人一次都沒走進過這些國家機關療養院。

2011年12月,前媒體人宋石男在自己的微博上曾撰文披露,北戴河中共大佬們的療養院常年入不敷出,每年至少需財政補助數億元,引起民情沸騰。

習近平一句話抹去中國股票1.5兆美元市值

今年6月份,習近平在青海省西寧市一個社區小學課後託管場所稱,學校不能把學生課後時間推向社會,並暗示將有重大政策推出。隨後,中國私營校外教育機構遭到嚴厲打擊,引發市場恐慌性拋售,令中國股票市值一度蒸發1.5兆美元。

彭博8月2日報導,全球投資者當時並未注意到習近平的這番談話,但隨後中共當局打擊教輔行業的動作,很快引發了從上海到紐約股市的動盪。

貴州政府負債纍纍,茅台成「提款機」

貴州是中國最貧窮、負債最多的省份之一。標普數據顯示,去年貴州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略高於7,000美元,不到北京的三分之一,而貴州的債務相當於GDP的112%,在中國各省中排名第三。

貴州茅台作為中國滬深兩市股價較高的上市公司,截至2021年8月2日收盤,市值達到2.2萬億元;而2021年上半年,貴州省GDP為9,075.47億元,茅台市值高於貴州省GDP。

《華爾街日報》8月2日報導,貴州茅台作為成功的上市公司,有能力為陷入債務泥潭的貴州省政府提供支持。2019年底和2020年底,貴州茅台母公司將兩批股權無償轉讓給一家政府投資企業,分別相當於整個公司4%左右的股權。到今年第一季度,該投資公司已經出售了相當於貴州茅台約3.5%的股份。

據華爾街日報估計,這些股權轉讓交易可能籌集到了相當於約123億美元的資金,但上述政府投資公司沒有披露交易所得資金的用途。

Sanford C. Bernstein駐香港的分析師Euan McLeish表示,貴州茅台還做了一些事情,比如改造升級家鄉的道路和進行慈善捐贈,「貴州茅台在貴州面臨着要把好處分潤給當地的巨大壓力。」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信用分析師朱素征表示,總的來說,貴州省國有非金融企業的債務與其利息﹑稅項﹑折舊﹑攤銷前收益(normalized EBITDA)之比是5.7倍,如果剔除茅台,這一比率將上升到20倍。

市值蒸發3000億,美的集團被股東砸盤

中國家電巨頭美的集團近期股價持續疲軟,目前該公司市值距離今年高點已蒸發超過3,000億元(人民幣,下同)。除了大量基金撤退外,該公司的股東也在砸盤。

今年以來,「白電三巨頭」格力電器、美的集團和海爾智家的股價普遍下跌。格力電器及海爾智家分別跌23.31%、16.30%;美的集團從年初的98.90元/股跌至63.28元/股,跌34.68%,跌幅位居白電三巨頭之首。

中國公司債券違約破300億美元,超去年全年

彭博8月2日報導,彭博匯總數據顯示,今年迄今為止,中國公司境內外債券違約總規模已達到約302億美元,超過了2020年全年299.3億美元的水平,刷新年度違約規模的歷史新高。

又一場「造芯運動」破滅了,習近平李克強撐腰也不行,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點評

據維基百科介紹,海綿城市是一種在城市中建設防洪防澇併兼有生態環保功能的新型城市模型,主張通過建設可滲透路面、綠色屋頂、雨水花園、滯留草溝,雨水再生系統等海綿設施,來滲透、過濾和蓄存降水。這種思想源自是西方的「低影響開發」(Low-Impact Development,簡稱LID)理念。

海綿城市建設是包括習近平和李克強等中共最高層大力推動的項目。

2014年12月,根據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加強海綿城市建設」的講話精神和近期中央經濟工作會的要求,財政部、住建部、水利部決定開展中央財政支持海綿城市建設試點工作。

2015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推進海綿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要求,將70%的降雨就地消納和利用,到2030年,城市建成區80%以上的面積達到目標要求。

2017年3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推進海綿城市建設,使城市既有」面子「,更有」里子「。

發表在「阜成門六號院」的文章稱,根據水務專家的研究,地表海綿結構日吸收量在20-26毫米左右。這種雨水管理方式,對於消化歐洲西風帶的和風細雨,非常有效。而中國多數城市位於季風氣候區,降水集中在夏季,動輒出現100毫米以上的暴雨。屋頂花園、城市綠地這些設施,根本不可能達到地方海綿城市規劃所設想的吸納70%以上降水的目標,而鄭州甚至提出地表徑流控制率達81.5%,遇到暴雨,能吸收30%就不錯了。

中國城市防洪,應該學習氣候類似的首爾、東京,採用「蓄排結合」的方式,海綿設施固然不可或缺,但是消化暴雨,還得靠發達的排水設施。

東京有號稱全世界最龐大的排水系統,排水管道內徑達10米,把一個個高25.4米、長177米、寬78米的大型蓄水池連接起來。中國城市也應該在河道疏浚、地下管道建設、蓄洪區建設和泵閘系統建設等「排」的問題上下功夫。

圖:東京地下排水系統,有「地下神廟」之稱,可以基本消化颱風帶來的暴雨

既然海綿城市建設並不適合中國的很多城市,地方主政者們為什麼依然樂此不彼呢?

一方面,如果地方領導在地下修管網、在疏浚農村河道,沒有人會知道他的成績,反而會因為佔道影響交通,遭人抱怨,但是在城市修綠地、建公園,則是很容易被市民和上級看到政績,並且贏得人們誇讚。

另一方面,城市綠化投資巨大,成本估算也有很大彈性,有巨大的灰色利益空間。根據《中國青年報》的報道,一顆榕樹或銀杏,地頭價不過幾千元,最後賬面價格可以達10萬元,剩下的都是牟利空間,這也是很多地方官員建設海綿城市的動力之所在。

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表示,中國的大部分城市都會出現暴雨天氣,尤其是長江以南地區,所以海綿城市建設的首先要解決好排水的問題,然後再考慮吸水、蓄水的問題,不能把主次順序顛倒了。

但中共官員首先考慮的不是實際效果,而是要出政績、升遷,所以熱衷於吸水、蓄水的」面子「,而不重視」防洪排水「的里子。

不止是海綿城市工程,動輒上百億的造芯運動同樣如此,弘芯、泉芯等一批晶片項目已經爛尾了。阿波羅網之前報道的中國特色小鎮建設,幾乎全部都爛尾、黃掉了。中共官員搞得這些全國範圍的大項目、大工程,都和當年的大煉鋼鐵是一樣的,最終基本都以失敗告終,但中共仍是幾十年如一日的折騰。納稅人的血汗錢就這樣被白白的浪費了。

事情都是人幹的,再好的項目,做項目的人如果都是為了自己利益,而不是為了集體的利益、公眾的利益,最終只能是勞民傷財、瞎折騰。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3/1627974.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