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體育 > 正文

熱帖:曾被川普暗諷的「變性」選手參加奧運 下體異常遭質疑

—允許男性參加女子運動,你覺得會公平嗎?

川普在現場大聲問道:「允許男性參加女子運動,你覺得會公平嗎?……人們想看運動員,他們想看比賽,但是他們最不願意看到就是男人參加女人的比賽,很快,就不會再有女性參與競爭了。他們在剝奪你的權利,這是一場真正的女權運動,你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現在他們卻讓這種事在奧運會上出現,奧運會也變壞了。」

43歲的新西蘭舉重運動員哈伯德,將是參加奧運會年齡最大的舉重運動員。可比起年齡最大,更引人注目的是她的另一個身份:她35歲以前是一個男人。

2012年開始,哈珀的通過藥物進行性別轉換(目前並不確定「她」是否已經接受了完全的變性手術,有人專門諮詢過新西蘭舉協但沒有得到肯定的回答。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在之前以女性身份參賽時,「她」還沒有接受手術,而根據最近的比賽圖看,「她」現在很可能還保留了男性生殖器),成為女人後「她」才改為參加女子87公斤級舉重項目。這次參加東京奧運會也讓她成為奧運會歷史上第一個變性運動員。這樣特殊的身份讓哈伯德飽受質疑,很多人都覺得她有着天然的,讓比賽變得不公平的性別優勢。

上個月,比利時舉重選手安娜-范貝林根(Anna Vanbelinghen)表示,如果哈伯德在東京參加比賽,對其他女選手來說是不公平的,她說:「應該以不犧牲其他女性選手的權益為前提,哈伯德的參賽就像一個笑話。任何接受過高水平舉重訓練的人都知道,這種特殊情況對參加這項比賽的運動員來說是不公平的。一些女性運動員錯過了改變生活的機會-我指的是參賽資格和奧運獎牌。」

像范貝林根這樣抵制哈伯德的人還有很多。甚至包括前美國總統川普,他在近日參加的亞利桑那州的一次集會上,抨擊允許變性運動員參賽的決定,並且暗諷了新西蘭變性舉重選手勞雷爾-哈伯德,認為讓她去參賽實在是不公平,也太荒謬。75歲的川普在現場大聲問道:「允許男性參加女子運動,你覺得會公平嗎?……人們想看運動員,他們想看比賽,但是他們最不願意看到就是男人參加女人的比賽,很快,就不會再有女性參與競爭了。他們在剝奪你的權利,這是一場真正的女權運動,你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現在他們卻讓這種事在奧運會上出現,奧運會也變壞了。」

 alt=

哈伯德在參加以往的多次比賽中也引發了不小的爭議。2019年,她在薩摩亞舉行的太平洋運動會上贏得了一枚金牌,擊敗了主辦國的一名運動員Iuniarra

Sipaia,這位拿到銀牌的本土運動員猛烈抨擊了哈伯德,她在接受《薩摩亞觀察家》採訪中說:「哈伯德可能已經轉型為女性,但這只是改變了身體的一部分。她的情感,力量和很多東西都還是男性化的。所以我覺得這是不公平的,因為我們都知道,無論我們如何努力訓練,女性的力量都遠遠比不上男性的力量。」

哈伯德在2017年新西蘭運動會上以女子身份創造了113公斤的大洋洲紀錄,並在澳大利亞錦標賽上獲得了金牌。她在抓舉項目中舉起了123公斤,在挺舉項目中舉起了145公斤,總成績為268公斤比她最接近的對手多了19公斤。

當然國際奧委會並不是可以讓一切變性運動員去參加比賽的,變性選手也得滿足一定條件。國際奧委會在2003年通過其《斯德哥爾摩共識》,允許變性運動員參加國際賽事,國際羽聯也很快效仿。根據2015年11月發佈的國際奧委會現行準則,被認定為女性的運動員可以參加女子組比賽,條件是其血清中的總睾酮水平至少在12個月內保持在每升10納摩爾/升以下,並且不能改變比賽方式。

那麼問題來了,睾酮水平對運動員的影響有多大呢?關於正常的睾酮水平,有大量權威的醫學文獻。攜帶XX染色體的女性睾酮水平一般在0.00至1.7納摩爾/升,而擁有XY染色體的男性睾酮水平通常介於7.7至29.4納摩爾/升,女性和男性之間幾乎不可能在睾酮水平上重迭。如果你把世界上所有的XX染色體的女性聚集在一起,99.9%的女性睾丸激素水平將低於3.08納摩爾/升。有一兩種罕見的情況可能將這一水平推高到4.8納摩爾/升。但是XX染色體的女性睾酮水平不可能超過5.0納摩爾/升。國際田聯劃分的界限就是5納摩爾/升,即使這樣,著名的天生雙性800米奧運金牌得主卡斯特-塞門亞仍因她特殊的身體飽受爭議。因為睾酮水平確實直接影響着運動員的成績。

 alt=

聖伯蒙和皮埃爾-伊夫-加尼爾兩位科學家對2011和2013年世錦賽上的1332名優秀女運動員進行了調查,得出的結論是,在400米、400米欄和800米中,高睾酮的女運動員速度比低睾酮的女運動員快2.1%至2.9%。任何跑步者或田徑專家都不會忽視2%差距的影響。在最高水平的較量中,2%是個足矣從金牌到名落孫山的差距了。

5納摩爾/升都被被不夠嚴謹,奧委會這個10納摩爾/升顯然是過於偏袒變性運動員了。也難怪很多運動員對哈伯德意見極大了。

2017年的世錦賽,可能是哈伯德職業生涯的最高光時刻。「她」在+90公斤級比賽中獲得兩枚銀牌,成為第一位登上世界錦標賽領獎台的新西蘭舉重運動員。但是當時比賽的金牌獲得者薩拉-羅伯斯(Sarah Robles)的教練蒂姆-斯沃茲(Tim Swords)聲稱,羅伯斯得到了多名在場教練的祝賀,因為 「沒有人希望哈伯德獲勝。」

哈伯德拒絕對斯沃茲進行反擊,但在返回新西蘭時她堅持認為,羅伯斯在阿納海姆賽事前對她很熱情。"她給了我一個擁抱,祝我好運,我相信她也是真心的。"
 

澳大利亞舉重聯合會行政總裁邁克-基聲說:「我們從事的是一項通常與男性傾向有關的力量型運動。在那裏你有攻擊性,你有足夠的荷爾蒙,那麼你就可以舉起更大的重量。如果你一直是男性,你舉起了某些重量,然後你突然轉變為女性,那麼在心理上你知道你以前舉起過這些重量。這是心理上的優勢。」

即使是新西蘭國內,仍有同行覺得「她」不應該參加奧運會。前新西蘭奧運會舉重運動員Tracey Lambrechs已經表示,她認為哈伯德參加女子組的比賽是不公平的,還諷刺稱,如果「她」獲勝,那應該頒發兩枚金牌。圍繞變性女性在減少睾丸激素後是否仍能保持力量和強度方面的顯著優勢,一直存在着爭議。

綜上所述,不管哈伯德是怎麼合的通過國際舉重聯合會(IWF)、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和新西蘭奧委會的資格標準,「她」的參賽仍是一種對其他選手不夠公平的選擇。尤其這一項目上,我們中國選手李雯雯還是兩年前的世界冠軍,有着極高的衝擊金牌的希望。不過好消息是,年齡只有哈伯德一半的李雯雯絕對實力夠硬,在2019年的世界盃比賽中,她總共舉起了332公斤--比哈伯德多了足足47公斤,哈伯德或許並不對她構成威脅。

 alt=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後廠村體工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7/1624413.html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