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六神磊磊:讓楊倩「滾出中國」的腦迴路

作者:
很可能她生活中除了和許多年輕人一樣喜歡喬丹鞋,也一樣富於愛心,努力工作,孝順父母,幫助他人,為社會一點一滴發光發熱。可是在一百個一千個橫衝直撞的‌‌「西莉雅廚‌‌」面前,頂毛用?他們不過是想要兩樣東西,一是廉價的崇高感,二是合法的傷害權。多數鍵盤俠的套路是:你給了我一,我就對你豁免二。所以他們‌‌「原諒‌‌」‌‌「理解‌‌」楊倩的鞋。

短短几分鐘之間,奧運首金得主楊倩的‌‌「人生‌‌」就經歷了大漲大落,可謂跌宕起伏。

在一些網民的口中,她一會兒還是大英雄,一會兒又突然成了‌‌「跪族女孩‌‌」,全在鍵盤俠一念之間。

唐伯虎的話說就是,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實在太刺激了!

看這個網民‌‌「西莉雅廚‌‌」的發言三連:

被要求‌‌「滾出中國‌‌」的楊大妞YYY就是楊倩。

10點49分,這網民還在說楊倩好樣的‌‌「沖沖沖‌‌」,6分鐘後就說楊倩‌‌「跪族女孩滾出中國‌‌」。

然後她又哀嘆:世界對女孩子的惡意太大了。

這精神分裂得,比周伯通的左右互搏還左右互搏。

楊倩到底做錯了什麼?不過就因為一年前曬了好些喬丹鞋。

金庸小說里,上一個有這種大起大落刺激經歷的還是張君寶。

為了少林寺,張君寶英勇出戰,維護了廟裏的榮譽,結果身後群僧大聲鼓譟起來:

看啊,他穿的鞋是嵩山派的,阿彌陀佛,跪族少年,滾出少林!

這不後來才有了武當派嘛。

據說這個西莉雅廚是個年紀不大的女孩,好像十八歲都不到。

倒不是咱們說容不下一個無知少年,非要揪住她怎麼的。

實在是這個博主,是現在網民的太典型也太深刻的一個樣本。絕不能輕描淡寫說這是‌‌「少數人、個別人‌‌」。上過網就知道,這不是少數,也不個別。

典型的三大特徵,第一就是不動腦。

你發現她發言的時候不動腦子的,贊楊倩的時候不動腦,辱罵楊倩的時候也不動腦,都是跟風的,最基本的神經元反應,半秒鐘之內就完成了。

就這樣的一伙人,就憑着一張照片,上面不過是一年前的、可以合理公開發售的鞋子,便可以堂皇地網絡審判,褫奪別人國籍,讓一個運動員‌‌「滾出中國‌‌」。

自己甚至都還沒參加工作,還在單純享受社會福利的階段,幾乎還沒對國家社會有任何貢獻,便可以理直氣壯地讓一名刻苦訓練的運動員‌‌「滾出中國‌‌」。

好像他們說了真算一樣。

第二就是滿懷仇恨和戾氣。十幾二十歲,那麼好的年華,又成長在物質充裕的年紀。

你不知道他們這種仇恨從何而來,誰教的。

第三就是毫無同理心。

在跟風辱罵了楊倩之後,這個女生又反過來被網暴。

她非常痛苦,說‌‌「世界對女孩子的惡意太大了‌‌」。

你看,痛只有發生在自己身上才叫做痛。幾分鐘之前踐踏別人的時候,她是無法同理別人的痛的。

‌‌「世界對女孩子的惡意太大了‌‌」,好像自己才是女孩子,楊倩不是女孩子。

看到這事,其實我更多的感覺是僥倖。

那就是,幸虧楊倩拿了這個首金了。得虧姑娘爭氣啊!

拿了首金了,就有了‌‌「免嘴券‌‌」了,大多數人也信她‌‌「愛國‌‌」了,‌‌「跪族女孩‌‌」也疑罪從無了,喬丹鞋的事也不值一提、一筆勾銷了,人們也主動維護她了。

可如果沒拿呢?如果她不是一個優秀的運動員,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女孩呢?

那她這個‌‌「跪族女孩‌‌」的罪大惡極的帽子怎麼摘呢?她何以自清自證?

很可能她生活中除了和許多年輕人一樣喜歡喬丹鞋,也一樣富於愛心,努力工作,孝順父母,幫助他人,為社會一點一滴發光發熱。

可是在一百個一千個橫衝直撞的‌‌「西莉雅廚‌‌」面前,頂毛用?

張君寶力戰護寺,都成了少林叛徒了。

令狐沖率挫強敵,都成了華山奸賊了。

何況一個普通人?

去發言自辯嗎?鐵定的,結果只會越辯越遭,對面越罵越狠。

到時候這姑娘得多後悔,當初沒早刪了那條微博啊?

一個人愛穿什麼鞋,和他愛不愛國、為社會作多大貢獻毫無關係。道理不難懂。

袁隆平也吃麵包。

金庸也穿西裝

這能說明金庸不愛中國傳統文化

喬丹自己當年最喜歡的球鞋還是阿迪呢。美國和德國還幹過仗,打生打死過。

照你說喬丹該滾出美國?

許多作家甚至都不用母語寫作,不影響人家選擇愛國。

米蘭昆德拉是捷克人,卻跑到法國,用法語寫作。

雅歌塔是匈牙利人,卻跑到瑞士,也用法語寫作。

不影響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去愛國,並成為各自國家和民族的驕傲。

為什麼我現在稿子越來越不想寫了呢,就是讀了那麼多書,思考那麼多事,到頭來總磨耗在這樣的網民上,浪費精力反覆講一些基本道理。

他們不過是想要兩樣東西,一是廉價的崇高感,二是合法的傷害權。

多數鍵盤俠的套路是:你給了我一,我就對你豁免二。

所以他們‌‌「原諒‌‌」‌‌「理解‌‌」楊倩的鞋。

而‌‌「西莉雅廚‌‌」這一類的是做得比較絕的,一和二,都要在楊倩身上得到實現。

最後她還不理解地質問楊倩:憑什麼不把鞋子燒掉,證明你自己愛國?那樣我們就原諒你!

是不理解,有些事情你們確實是無法理解。

還是我那句老話:愛國本來挺好一事兒,但有些二貨一愛國,搞得咱們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愛國了。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6/1624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