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張杰: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員疫情前染病之謎

作者:
中國政府拒絕讓世衛專家接觸2019年12月早期疫情當中的174個病例資料的事。為什麼中國政府不讓世衛專家接觸最初數據呢?為什麼不披露病毒實驗室人員在疫情爆發前曾染病的事實呢?因為最初的病例最接近病毒的源頭。

5月23日,《華爾街日報》援引一份此前未披露的美國情報報告報道,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3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11月到醫院尋求治療,這個舉動比中共官方披露新冠病毒傳播的時間早了一個多月。

該報導稱,這份報告內容包含受影響的研究人員數量丶他們患病的時間以及他們在醫院就診的細節,而報告細節可能會增加外界呼籲對新冠病毒是否可能從實驗室被泄漏出來進行更廣泛的調查。

一位匿名人士告訴《華爾街日報》,這報告是由一個國際合作夥伴提供的,可能很重要,但仍需要進一步調查和補充證實。

有分析人士指出,2019年11月大約是許多流行病學家和病毒學家認為新冠病毒首次開始在武漢周圍傳播的時間,中共官方說,第一個確診病例是一名在2019年12月8日發病的男子。

但身為世衛病毒起源調查團隊成員之一的荷蘭病毒學家吉柏曼斯在今年3月曾告訴美國的NBC新聞,2019年秋季,一些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員確實生病了,但她把這歸結為常規的丶季節性的疾病。她居然說:「人偶爾有一些疾病是很正常的,這並沒有什麼突出的問題。生病的員工也許有一兩個,而這當然不是一件大事。」

眾所周知,新冠病毒大流行2020年1月起於中國武漢,隨後遍及全球。目前對於這場大流行的起源主要主要有兩種假設理論,即從動物到人類的人畜共患自然演進說,和實驗室逃逸的事故說。

3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報告」稱,新冠病毒「非常可能」是通過另一種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播給人類的。專家團隊認定病毒「極不可能」是從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類的實驗室外泄。

美國羅格斯大學化學暨生物學教授埃布賴特認為,正如人們預期和擔心的那樣,由於中國政府對世衛組織團隊的控制和指示,團隊的職權範圍受限,而且其團隊成員受到利益衝突壓力。「世衛工作組沒有能夠提出可信的報告,反而是進行了粗暴的粉飾。因此,這份評估報告,存在嚴重的缺陷。」「評估報告沒有考慮,甚至都沒有提到武漢病毒研究所或武漢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員,在蝙蝠洞中的野外採集活動,或蝙蝠洞區域的實地調查活動期間,發生過意外感染的情況。」埃布賴特認為,世衛組織的這份評估報告,根本沒有考慮武漢病毒所可能發生實驗室事故的情況,只是提及但立即排除說沒有證據。而武漢病毒所曾經進行過一項多年的基因工程研究,對蝙蝠身上攜帶的與「薩斯」相關冠狀病毒進行了大量的研究。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的疫苗專家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教授認為,不能排除武漢實驗室泄露的可能性。世衛調查組排除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的可能性過於草率。

5月3日,辛克萊廣播集團曾發佈獨家新聞,報道美國能源部下屬的生物防衛研究所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的情報部門「Z分部」在2020年5月27日發佈了一份對新冠病毒起源開展研究的「機密」報告。該部門的研究人員最後得出結論認為,新冠病毒可能起源於中國的實驗室。

針對《華爾街日報》的上述報道,我認為,它提供了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的證據線索,還不是證據。不能說武漢病毒研究室有人生病就一定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既然《華爾街日報》提出了證據線索,世界衛生組織就應該調查,中國政府應該公開這些人員的病歷資料。《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再次讓我們回憶起,在年初世衛專家赴武漢對新冠病毒溯源調查時,中國政府拒絕讓世衛專家接觸2019年12月早期疫情當中的174個病例資料的事。為什麼中國政府不讓世衛專家接觸最初數據呢?為什麼不披露病毒實驗室人員在疫情爆發前曾染病的事實呢?因為最初的病例最接近病毒的源頭。比如出現了一個森林火災,要找到事故原因。是因為燃燒的煙頭,還是因為雷電,還是其它的原因,我們就要找出那棵最初被點燃的樹。新冠病毒也是這樣,通過最初病例找到病毒源頭。目前無法斷定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泄露,但中國政府掩蓋疫情,阻擾溯源調查是事實。

白俄羅斯發生的攔截民航客機抓捕政治對手的野蠻行為和中國政府掩蓋新冠病毒來源的行為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漠視人的生命。權力大於生命,大於真相。獨裁與荒誕與影隨行,獨裁與災難形影不離。如果歐盟將白俄羅斯列為民航禁飛區,讓它為自己的荒誕付出代價,世界是否也需要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讓它公佈疫情的真相,以慰藉300萬無辜的亡靈呢?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7/1598223.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