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 聯合國原來是奸角 官員嘴臉比屠夫

—聯合國原來是奸角

作者:
聯合國在火線上的這幫官員,嘴臉都變成如香港特區林鄭月娥班子機械木然的那一批,雖一批是白人,香港的是黃種,在其五官表情,這種跨界別跨種族的招牌臉孔,就叫做全球化。

今年奧斯卡外語片入圍,至少有兩部以戰爭和暴政為主題:「波斯密語」和「突襲安全區」,都沒有得獎,獎項給了另一部充滿陽光正能量關於喝紅酒的電影。

「突襲安全區」以波斯尼亞一九九五年的塞爾維亞民兵屠殺為背景。女主角是一個聯合國戰地翻譯。

米洛謝維奇的白人天主教軍隊包圍了城市,上萬難民拉家帶小的逃亡,聯合國在城內有一個安全救援的營地,就像一九三七年南京大屠殺發生德國西門子公司駐中國的行政人員拉貝,因德日當時有同盟關係,拉貝在中國南京建立南京戰時安全區,保護了一些中國平民。

但聯合國的官僚與米洛謝維奇談判有氣無力,對難民代表,並無據理出頭,態度閃縮。南斯拉夫的軍方根本不把什麼聯合國放在眼裏。然後軍方推翻承諾,步步進迫,難民代表要求儘量開放聯合國營地,讓人群進入避難,許多婦女小孩,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但聯合國打官腔,怕了塞爾維亞的軍人,聲稱空間有限,不能開放,一切按配額條件辦事,否則會「令我們的處境很不利」。

聯合國辦事處的營地明明有一片露天地帶,有房舍,只要讓難民進來,有聯合國旗,軍隊不會衝進來。不要忘記那年是一九九五年,兩年前,史匹堡的「舒特拉的名單」剛剛上映,奪得奧斯卡。舒特拉的事跡,全球熱議。聯合國這幫官員,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一定看過電影。但是在現實中,他們對大閘門外的難民拒絕到底。

只剩下女主角其中奔走呼號,她有職員證,她想在救援的最後名單中加入丈夫和兩個兒子的名字,卻也遭到拒絕。聯合國的官僚對她說:最後撤退的名額,只能是聯合國的職員,不包括家屬。這是規矩,一切要按規矩辦事。

電影的舒特拉,拉貝的日記,平時很多人講述過。聯合國難民公署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精英工作的地方。「突襲安全區」有兩大奸角,除了塞爾維亞的戰爭屠夫,就是聯合國。

到這個時候,什麼聯合國憲章、決議案、大愛包容和人道理論,全部變成廢話。聯合國在火線上的這幫官員,嘴臉都變成如香港特區林鄭月娥班子機械木然的那一批,雖一批是白人,香港的是黃種,在其五官表情,這種跨界別跨種族的招牌臉孔,就叫做全球化。

因此,看見以色列總理把聯合國踢在一邊,對巴勒斯坦恐怖主義的哈馬斯,唯我獨尊的開炮轟炸,你就知道原因,也會為不屑於答理愚庸之輩、獨立特行的以色列鼓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3/1596579.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