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良心企業家孫大午為何遭遇滅頂之災 共產了!中國實業富民理想終結

驚人MIT研究:無論室內間距、帶不帶口罩,染疫風險相同;赤裸裸種族主義,禁歧視亞裔修正案竟通不過;民主黨黨鞭繞過安檢進眾院,被罰5千美元。

孫大午涉8罪遭正式批捕 企業家良心再受打壓家屬亦株連

首先是3條美國新聞和1條疫情科研最新消息:

美國參議院克魯茲參議員,提出禁止歧視亞裔的大學獲聯邦資金參院修正案,竟然遭否決。不是說要反對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嗎?不是通過了《反亞裔仇恨犯罪法案》,這是為什麼?

美國麻省理工(MIT)最新研究:室內距離6英尺,與60英尺染疫風險一樣高。

阿拉巴馬州農工大學,因聯邦資金禁令,而關閉其孔子學院。

民主黨黨鞭繞過安檢進眾院,被罰5千美元。

然後是中國重大問題,阿波羅網專題採訪和綜合報道。

中國良心企業家孫大午和他的高管被全數批捕,外加涉黑新罪名,被指是中國實業富民理想的終結。中共變相沒收孫大午私企,孫大午集團公司案被封殺,是否是只因做太多善事?孫大午過去的言論顯示,他對自己所處的時代有清醒的認識。孫大午為何遭此滅頂之災?專家和學者對此犀利分析,一針見血。

這些天有多條重大新聞會被油管限制推廣,發佈在油管社區了,請大家去看。

克魯茲禁歧視亞裔的大學獲聯邦資金,參院修正案竟然遭拒

民主黨參議員廣野慶子(Mazie Hirono)提出了《反亞裔仇恨犯罪法案》,在周四高票通過參議院,只有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投了反對票。而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針對這項法案提出的修正案,未能通過。

克魯茲的修正案要求,在招生政策上歧視亞裔美國人的學校,不能獲得聯邦資金。然而這項真正能惠及廣大亞裔學生的修正案,卻收穫了民主黨參議員的一致反對。周四的投票結果是49贊成,48票反對,因未能達到需要的60票,克魯茲的修正案遭拒。

克魯茲之前接受《休斯頓紀事報》採訪時說,《反亞裔仇恨犯罪法案》不是為了防止或懲罰對亞裔的實際犯罪,而是在推動明顯的敘事背景,那就是不承認中共病毒起源於武漢,不承認中共積極撒謊和壓制疫情信息。」大學在招生政策上歧視亞裔,不符合民主黨的敘事背景,民主黨根本就不會支持這方面的修正案。

阿波羅網前天報道,美參議院近全票通過《反亞裔仇恨犯罪》法案,華人網友嗤之以鼻。你如果想看,請點擊這個視頻的右上角: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cR9HYtJm4s

MIT最新研究:室內距離6呎與60呎染疫風險一樣高

麻省理工(MIT)的最新研究報告指出,在室內,社交距離不管時2米或者是60米,染疫風險都一樣,戴着口罩也不例外。

該校的化學工程及應用數學教授巴薩恩特(Martin Bazant),和數學教授布希(John W.M. Bush),共同研發了室內空間感染新冠病毒風險的計算法,相關變數都納入考量。在考慮了,停留時間長短、空氣過濾及流通、免疫力、變種病毒以及呼吸、飲食、說話、唱歌等呼吸道活動,這些變量之後,得出了上述結論。

兩位教授質疑了美國疾控中心(CDC)和世衛組織(WHO)的防疫準則,這份通過了同行評審的研究報告,本周發表在學術期刊「國家科學院學報」(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

巴薩恩特教授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與確診患者在室內空間同處越久,受到病毒傳染的機會就相對提高。20個人在室內空間聚集一分鐘可能沒事,但連續數小時,狀況會截然不同。

阿拉巴馬農工大學因聯邦資金禁令而關閉其孔子學院

阿拉巴馬農工大學執行委員會(Alabama A&M University)在上周六投票決定,關閉該校2016年開辦的孔子學院。此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在4月6日,給阿拉巴馬農工大學校長的一封信中說,根據2021年的國防授權法案的有關規定,國防部不會向開設孔子學院的大學提供贈款、合同或其他資金。阿拉巴馬州特洛伊大學(Troy University),周四在一份聲明中說,也收到了國防部的信,聯邦資金禁令的實施日期是2023年10月1日。

阿拉巴馬州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布魯克斯(Mo Brooks),對阿拉巴馬農工大學的決定表示讚賞,並敦促特洛伊大學也這樣做,但該校尚未就關閉孔院做出決定。

共和黨籍的州眾議員海恩斯(Tommy Hanes)也在一份聲明中讚揚了阿拉巴馬農工大學的決定。這位州眾議員正在發起一項法案,禁止阿拉巴馬州的公立大學開設孔子學院。

美聯社統計,美國的60多所大學仍然設有孔子學院。

民主黨黨鞭繞過安檢進眾院被罰5千美元

 alt=

圖:2021年3月9日,華盛頓特區,南卡羅萊納州民主黨眾議員吉姆·克萊伯恩

據媒體《政客》(Politico)報導,美國眾院民主黨三號人物、來自南卡的吉姆·克萊伯恩(Jim Clyburn),周二(4月20日)在國會大廈參加投票,從洗手間回來的路上,有人看到他繞過了安全探測器。克萊伯恩因此被罰款5千美元,但他計劃上訴。

周四(4月22日)克萊伯恩在回答CNN詢問時確認了此事。克萊伯恩回答說:「是的,但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另一方有人想要搞事罷了。」

1月6日國會大廈被闖入後,眾議院民主黨人幾周內就投票決定,對故意繞過金屬探測器的議員處以罰款。首次違規罰款5000美元,再犯罰款加倍。

到目前為止,已有數名共和黨議員因此被罰款。代表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黨眾議員戈默特(Louie Gohmert)因未通過安全探測器而被罰款,後來他為此提出上訴。

肯塔基州共和黨眾議員哈爾·羅傑斯(Hal Rogers)也將被罰款,因為他在觸發金屬探測器後,徑直走進眾議院投票。

良心企業家孫大午等高管被全數批捕,外加新罪名

被中共當局拘押5個多月的中國著名良心企業家、河北民營實業家孫大午,及一批高管日前被當地檢察機關,以多達8項的罪名正式批准逮捕。

海外維權網和光傳媒報道,高碑店市公安局周三,向大午集團監事長孫大午的二弟媳晏玉香,下達通知書,指出當局已於當天對孫大午執行逮捕,並表示他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採礦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非法佔用農用地罪、強迫交易罪、破壞生產經營罪、妨害公務罪共八項罪名,現被羈押在高碑店市看守所。

報道還提到,孫大午的一位弟弟、大午集團的副監事長孫德華也被控涉嫌同樣的罪名,他的另一位弟弟、集團副監事長孫志華則被控涉嫌其中的六項罪名,而他的大兒子、集團董事長孫萌被控涉嫌五項罪名。其餘三名高管,包括集團總經理、副總經理和集團辦秘書,分別被控涉嫌兩到三項罪名。

值得注意的是,他們被加上了一些新的罪名,包括非法採礦罪、強迫交易罪、詐騙罪等等。

目前已知的涉案人員多達三十人。除了上述七名高管外,已有五人被取保候審,其餘18人仍被羈押在當地多家看守所。

中國實業富民理想的終結,中共變相沒收私企

保定、徐水等各級政府指派了29個工作組進駐集團及其下屬子公司,大午醫院和大午學校也處於被控制狀態,各子公司存在不同程度的營業額下降,乃至經營虧損等情況,集團的經營壓力越來越大。維權網評論說,這標誌中國實業富民理想的終結。

大午集團成立於1985年,他們是從飼養一千隻雞、50頭豬起步的一家農牧公司。經過近四十年的打拼,集團初步建成了一座集生產、教育、醫療、休閒、旅遊等多項產業於一體的「現代化康養小鎮」,擁有近萬名員工和上百億資產。

1995年,大午集團已經成為中國五百大私營企業之一。孫大午多年來通過創辦經營大午集團,一直在致力摸索一條帶動當地農民共同富裕的實業之路,為此通過讓農民用承包土地經營權入股合營,讓農民將多餘的錢投資到大午企業,解決當地農民醫療、養老、教育等等方式,真正使當地村民享受到了企業發展所帶來的紅利,並切實達成了使當地村民普遍富裕的結果。

孫大午集團公司案被封殺,只因做太多善事?

密切關注大午案的浙江樂清維權人士陳宗瑤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最近在微信朋友圈裏轉發了孫大午的逮捕通知書,當地國保很快就打電話過來,要求他刪帖,顯示出本案的敏感程度。他說,孫大午被抓可能是因為當局認為這位民營企業家搶了政府的風頭。

「他辦的學校、開的醫院可能觸動了當局的神經,就對他下手了,因為他的學校和醫院幾乎都是免費的,他做的善事比較多。」

阿波羅新聞網採訪的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謝田表示:"在中國這個社會,現在是一種就是逆向淘汰,正常的社會的話,道德善良的社會,我們知道這些壞人會給淘汰掉吧,好人會很舒服,而中國社會的壞人會舒服,而好人要受到損害,孫大午就是這麼個人,他只不過做了一個正常社會的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該做的事情。

"實際上,在正常社會看來就是一個再簡單不過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但是在中國呢,他就不被中共政府所容,因為他不跟他們同流合污,他把他那些中共那些官員,那些醜陋的那些東西,都給映襯出來,映照出來,反射出了他那些那些人的惡,假。他也不給這些中國官員受送禮也不行賄,然後也不需要按照這個官員的要求去改搞這些政績工程,面子工程,他就是踏踏實實說他的事情阿,多好的形式,多好的一個企業家。"

孫大午對自己所處的時代有清醒的認識

孫大午對自己所處的時代似有清醒的認識,他於2020年10月13日在微博發文稱:「有人說,什麼叫社會黑?晴天白日,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熙熙攘攘,你聽不到不同的聲音;有權有勢的橫行霸道,有理有據的寸步難行;白天活見鬼,夜裏死見人」。

同年10月,孫大午還表示:「公有制度是中共發明的,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理應是私有經濟,但是實踐上很難實現。」

孫大午為何遭此滅頂之災?陳光誠一針見血

目前在美國的著名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接受阿波羅新聞網採訪時指出:共產黨做的事還不如這樣一個農民企業家做的!在中共專制之下,你只要不和中共邪惡政權去同流合污,去一起做惡,你就是共產黨的敵人,這就是共產專制和民主文明社會一個根本性的不同。

陳光誠說:(錄音)孫大午實際上那個很明顯是中共的一種報復,對他進行報復也不是現在才有的,其實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過,孫大午就是一個非常非常典型的,當然還有其他的不止是孫大午,那個李懷慶現在也遭到迫害,在中共國之下,只要表現出和中共的邪惡本性不同步的體現,一個正常人應該有的道德與良知,你就會成為黨國的迫害對象,像孫大午這樣的良心企業家就表現出來,和共產黨完全不一樣的,那這個就是被這個邪惡的專制政權所不容的,羅織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罪名,而且把他所有的管理層的人全部都抓起來。

他其中令中共很不高興的一點,就是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了,中共要打擊的人權律師這個對象,這也是中共要報復他的原因。

之前他為社會做這麼多好事情,而且醫院也好,辦學也好,就是為了賠錢,不是為了賺錢!這個表面上看或者簡單的用我們人的常識來思考,這個是幫助政府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但是現實當中是:共產黨它不是以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為執政目的,他的執政目的就是靠他的這個壟斷權力來攫取利益,對吧,有了專制政權,他可以享受各種各樣的特權,什麼事情他都可以做!為所欲為!

所以呢,孫大午這樣的企業家幫助把社會變得更好,解決了更多人的生活就業就醫就學等問題,這都是共產黨根本不真正關心的東西,中共打着為人民服務,讓人民過得更好的這種旗號兒,做的是實際上是對中國人民進行越多的搶劫,割韭菜這樣的行為。

而你孫大午反過來你按照這個文明世界的一些標準,在社會上做了很多這樣的公益啊,可是在中共國你做這個東西,那就等於告訴中國人共產黨做的事還不如這樣一個農民企業家做的!一個普通的民營企業家都可以做更多,都可以幫我們解決更多實際問題,一個壟斷的社會醫學資源的共產專制政權,他隨便拿出一少部分資源來,如果真心想改善中國百姓的生活的話,中國百姓的生活狀況會比現在好很多。

在這樣的一種對比之下,就已經非常明顯的像一面鏡子一樣,照出了中共這個邪惡政權,他壟斷這個所有權的人,他並不是在利用這個公權力為人民服務,而是在攫取他們的個人利益,(這樣)很多人就會覺醒,站起來維權的,這樣子中共就對告訴他們真相的這些人都會非常惱火。

還是其他的工人維權方面都遇到這樣的問題,因為只要這些民間組織一出來很簡單,就會做的比他們好!做的比他好,然後就遭打壓,反正總而言之,各種造謠污名化就會齊刷刷地湧出來,所以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所以基本上是這樣一個大環境,在中共專制之下,你只要不和中共邪惡政權去同流合污,去一起做惡,一起坑老百姓,你就是異類,你就是共產黨的敵人,我就是要想辦法發現置之死地而後快,這就是共產專制和民主文明社會一個根本性的不同。"

阿波羅網李方採訪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李方採訪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6/1585535.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