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張杰:中國大學是如何墮落的?

作者:

清華大學將舉行110周年校慶,4月19日,習近平赴清華大學視察。習近平在清華大學期間,視察美術學院、成像與智能技術實驗室、重點教學科研成果展示、西體育館。視頻顯示眾多學生夾道歡迎,並高呼:「主席好,學長好」。

習近平曾於1979年作為工農兵學員在清華大學化工系基本有機合成專業,2002年獲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思想政治教育專業法學博士。

習近平視察清華大學無非是一場政治秀,體現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對大學的重視,也通過清華大學精心安排的接待活動,展現中國大學對共產黨和習近平的忠誠。但由於習近平當局對中國大學的政治控制,中國大學與「自由的思想和獨立的精神」漸行漸遠,已成為名副其實的政治附庸和精緻利已主義者的培訓基地。

第一,清華大學變習近平大學

去年10月18日,習近平「經濟國師」之一的中文大學深圳分校講座教授鄭永年等御用文人在請願網站「Change.org」上發起網絡聯署活動,向中央委員會、國務院教育部、清華大學發起請願書,號召網絡聯署,呼籲將習近平的母校清華大學改名為「習近平大學」,引發中國網民熱議。請願書強調「高舉習近平主義旗幟,就必須將習總母校清華大學更名為習近平大學,堅持用習近平主義培育中國最優秀的青年才俊,在習近平大學用習近平主義武裝出一批批「具有堅定習近平主義理想的各行各業中國精英」。請願書還建議在全國各地大學設立「習近平主義學院」。

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在推特上質疑:「這個不是真的吧!」旅美學者何清漣則說:「我真的贊同,清華精神上已經死亡,改個名字正好名至實歸。如果有人主張將我的母校復旦改名為習近平大學(上海),我也如此認為。何必掛羊頭賣狗肉。」

如果說鄭永年等無恥文人在拉清華大學下水,而清華大學的自甘墮落也不分伯仲。去年9月清華大學官網刊發通稿稱,18日該校召開「雙一流」建設周期總結專家評議會,會議專家認為,北京清華堅持「新時代黨的教育方針」、「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在2016年到2020年間,綜合實力、社會影響力和國際聲譽持續提升,全面建成為「世界一流大學」。

清華大學自己宣佈自己是世界一流大學的做法頗有習氏「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風範,以至於教育部都覺得清華大學該吃退燒藥了。教育部發言人續梅在記者會回應相關提問時表示,中國國家高等教育的整體實力和世界一流大學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有相當多的工作要做,還有很艱巨的任務要完成,所以對此要有清醒的認識」。

二、中國大學崇尚權力

在習近平視察過程中,清華大學學生高呼:「主席好,學長好」的表現,儘管有集體表演的因素,但也不能否認,中國大學瀰漫着權力崇拜氛圍,青年學生的心靈已被玷污。

比較美國大學,我們會發現完全不一樣的情景。2014年10月2日,奧巴馬總統到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演講。整個學校顯得平靜,校外馬路上還有抗議的人群。演講在埃文斯頓主校區禮堂進行。法學院大廳有奧馬巴演講的視頻轉播,有十幾個學生在收看,有一個女學生背對屏幕在準備課程。下午1:30,學生們紛紛散去上課了。沒聽說過有學生要去主校區與總統合影和握手。通過中美大學接待國家領導人的不同反映,我們可以分析中美大學不同的價值取向。

西北大學對奧巴馬總統演講當然會重視,但不可能為討好總統而刻意演出。政治表演最大的問題是虛假沒有真誠,會扭曲學生的心靈。

看到被師生簇擁的習近平,我想到了文革中的個人崇拜。為什麼文革已經結束了40多年,個人崇拜現象又捲土重來。因為領袖崇拜根源於中國的傳統文化模式。有學者指出,幾千年中國專制主義文化中,對君、父權威的尊崇和崇拜,是政治模式,又是心理模式。這種模式積澱在文化中,積澱在民族的潛意識中,被代代相傳的文化延續着。當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萬歲」的口號響徹雲霄時;當城市、農村的民眾在胸前掛起大大小小的忠字牌、跳起忠字舞時;當在機關、工廠和部隊,手持語錄本,「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成為每日必修的功課時;不過是極為原始地再版了傳統專制文化中對君、父的崇拜。

三、中國大學已淪落為黨校

視察期間,習近平強調,百年大計,教育為本。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我們要建設世界一流大學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流大學。我國高等教育要立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心懷「國之大者」,把握大勢,敢於擔當,善於作為,為服務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貢獻力量。習近平作為清華大學昔日的學生,對大學教育指手畫腳,或許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如何獲得博士學位,又是誰為他代寫的論文。

2009年10月8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弗吉尼亞州威克菲爾德高中首次向全美中小學生發表新學年致辭,要求青少年們珍惜時光,用功學習,為自己和國家未來擔負起受教育的責任。他在答問環節又告誡大家使用社交網站時要小心,以免將來反受其害。雖然演說不含政治內容,但仍遭到反對人士的抗議,有人甚至指他在搞「個人崇拜」玷污學生心靈。當天,在威克菲爾德高中校門外,反對者們冒雨舉着標語,對奧巴馬演講表示抗議。標語牌上寫着:「總統先生,請與我們的孩子保持距離」。

隨着中共對大學的絕對領導,中國大學已經奄奄一息的「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已經魂飛魄散。百年前,蔡元培先生在擔任北京大學校長期間提倡思想自由、兼容並包,陳寅恪先生提倡「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現如今的中國大學已淪落為黨校,如何還能實現思想自由、人格獨立和兼容並包?在一個沒有自由思想、獨立精神、民主制度的大學校園裏,智慧的光輝不再閃爍,我們所感受到的只不過是萬馬齊喑和一潭死水。

為什麼中國有成千上萬的大學,但卻沒有對世界文明作出卓越貢獻的學者?其原因不就是中國大學的行政化、官僚化,再加上黨化教育,導致大學失去了靈魂嗎?沒有獨立精神和學術自由,如何培養優秀人才,如何制止學術腐敗?不取消中共的意識形態控制,中國大學就不會有創新能力,不會有希望。有學者指出,大學本是學生人格成熟、價值觀完善、發掘興趣、增強判斷力的階段。這樣一個成長階段,與一個百家爭鳴、可以自由交流思想理性辯論的環境應該魚水相容。對於一個社會而言,大學應該是將公民意識和社會責任感深深植入學生心中,培養出以後可以用思維和言論推動社會進步人才的場所。但今天的中國大學正在走向一條與世界教育截然相反的道路。

當今中國大學公然取消章程中學術獨立、思想自由和校長負責制則標誌着中國大學從植物人到腦死亡。歷史學者章立凡先生曾說,大學要辦成黨校,不如乾脆取消。大學精神本來來自西方,包括馬克思主義現象也源於大學精神,就是創造、批評和社會關懷精神。中世紀以來,大學就是不受干預的、是自治的。大學的批判精神就是批判不科學性和建立科學體系。黨化干預與大學精神和宗旨背道而馳。中共恐懼失去政權,失去青年,所以從大學入手。它一方面強調幾個自信一方面卻強調西方滲透,其實就是在不自信中製造敵人,陷入病態的「敵對勢力」思維;對於世界上沒人信的共產主義,中共仍然堅持。這種精衛填海式的傻鳥做法只能說「精神可嘉」。章立凡說,思想的一元化就是不允許獨立思考,黨永遠代表「偉光正」,其結果是製造精神分裂和雙重人格,讓被統治者明知不對卻必須為了利益而表面服從;同時也製造庸才、奴才和蠢材。

看到那些對習近平高呼「主席好,學長好」的清華大學學生,我不由想起來錢理群教授在他撰寫的《大學裏絕對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中指出,「在中國的大學裏,包括最好的北大、清華,都正在培養一群20幾歲就已經』老奸巨猾』的學生,他們高智商,世俗,老到,善於表演,懂得配合,更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一旦這些人掌握了權力,擁有了地位,帶來的危害比貪官污吏更大!」而真正的大學要培養的是有獨立自由創造精神,有自我的承擔,有對自己職業的承擔,有對國家、民族、社會、人類承擔的社會各類人才。

2005年,溫家寶總理在看望錢學森的時候,錢老感慨說:「這麼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夠跟民國時期培養的大師相比。」錢老又發問:「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的人才?」是啊,為什麼?看看習近平的視察和清華大學學生們的表演,我們應該知道答案,因為中國大學早已不是大學,而是失去靈魂的市儈。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5/1585217.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