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鍾原:海南疫情故事難掩大陸隔離者四月翻番

作者:

4月8日,武漢市舉辦的衛生博覽會上,參觀者在觀看冠狀病毒模型。一年前的武漢疫情真相仍被掩蓋,現在中國大陸的疫情同樣被掩蓋着。(Getty Images)正體簡體

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的4月20日疫情簡況中,忽然新增確診病例21例,海南12例、上海3例、天津2例、廣東1例、四川1例、雲南2例。雲南疫情並未受控,瑞麗市繼續封城,海南又冒出12例。而且,中共國家衛健委的疫情通報顯示,過去20天內,被隔離觀察的人數幾乎翻番。

中共黨媒自然迴避了相關報導。海南省衛健委4月21日公佈了《關於巴拿馬籍貨輪輸入新冠肺炎疫情進展通報》。通報稱:4月18日三亞市報告4例境外輸入性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確診病例,均為一艘巴拿馬籍貨船上的船員。為做好該貨輪上其他16名密切接觸船員的排查,考慮港口停靠條件,貨輪駛往我省洋浦港,並於4月19日抵達洋浦港。經檢測,12名船員新冠病毒核酸陽性,4名船員新冠病毒核酸陰性(其中1名船員IgM和IgG抗體陽性)。12例患者確診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4名密切接觸者正在集中隔離醫學觀察。

這段文字當然在試圖澄清,海南新增的4+12例確診,都是巴拿馬籍貨船上的船員,自然全部算作了境外輸入病例。其中,貨輪從三亞轉往洋浦港的做法,似乎有些蹊蹺,但還看不出有多大問題。不過,與海南省衛健委3天前的通報比較,卻大有蹊蹺。

4月18日,海南省也報告了4例確診病例。海南省衛健委的通報稱:3月28日,一艘巴拿馬籍貨船從蘇丹離港,途中有船員出現發熱、呼吸困難等症狀。4月17日途經三亞海域時,請求救治。本着「生命至上」原則,三亞市立即啟動疫情防控應急預案……4月17日晚,檢測結果顯示4名患者均為陽性……正在對患者進行全力救治。

這段文字更多為了宣傳中共救治外籍貨船的義舉,但通報最後稱:該船共有20名船員,中國籍船員15名。

看起來,這更像是註冊在巴拿馬的中國貨船,或許僅是為了避稅或通關方便,經營的應該也是中國大陸進出口的運輸業務,否則,從非洲的蘇丹去中美洲的巴拿馬,不會經過三亞。20名船員中有15人是中國籍同胞,醫護人員救治自己的同胞,卻被宣傳成了幫助外籍貨船。這類宣傳自然成了笑話,但當中透露的信息卻現出了蹊蹺。

通報僅稱貨船從蘇丹離港,暗示感染者在境外染疫;但通報沒有說明,這艘貨船最初從哪裏出發,最終要去哪裏。若這艘船從中國大陸運貨前往蘇丹,返回途中發現至少4人出現了明顯症狀,那麼也可能在中國大陸染疫,就不能算是境外輸入病例。因此查清最初的傳染源在哪裏就很關鍵,對防疫工作也很重要,但通報卻故意隱去了這一重要線索。

海南省衛健委僅籠統地把16個確診病例算作境外輸入,只因為這艘貨船從蘇丹而來,卻沒有進一步追查最初的傳染渠道,實際是一大漏洞。如果這艘船真從中國大陸出發,或許有船員在中國染疫,很可能是無症狀感染者,出海後傳染給了大部分同伴。也許海南省私下裏已經開始追查,但若沒有得到中央批准,也不敢隨意透露。

另一大蹊蹺是,按照通報所說,貨船航行途中發現有4人出現症狀,請求救治,並被允許停靠三亞。4月17日,三亞僅僅接治了這4人,其他16人竟然都沒有檢測,隔天卻安排貨船轉往洋浦港,差不多繞行海南島半圈,完全匪夷所思。若是擔心貨船疫情可能影響三亞港,最初就應該直接安排停靠洋浦港,何必多此一舉呢?

三亞僅接收了4名船員,其他16名船員連檢測都不做,就被轉往另一港口,違背了醫學處置原則,更看不出「生命至上」。三亞的防疫條件,應該遠比洋浦更好,是否貨船的目的地本來就是洋浦港呢?

中共黨媒或許自知漏洞百出,所以不敢報導,連4月20日的疫情通報都刻意迴避了,生怕露餡。海南省衛健委通報上述信息後,就沒有了下文,也未公佈進一步的防疫措施,顯然也擔心一不小心說錯了話。一下子冒出16個確診病例,到底從何而來,確實難以自圓其說。

中國大陸的疫情到底如何,中共國家衛健委的通報實際早已露出了端倪。

4月20日的疫情通報,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11,348人。

4月18日的疫情通報,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10,533人。

4月12日的疫情通報,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8,303人。

4月1日的疫情通報,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6,015人。

20天之內,中國大陸被隔離觀察的人數幾乎翻倍,疫情到底如何,應該就一目了然了。無論海南、雲南繼續怎樣編造防疫的離奇故事,恐怕也掩蓋不了真相。再次提醒中國大陸的老百姓自己小心,別再上中共宣傳的當!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4/158473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