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紐約家長將女兒帶離頂級精英學校 致信全體家長

—紐約州頂級精英學校 家長不再讓孩子讀下去 並給全體600名家長寫了一封信

位於曼哈頓上東城河邊的布里爾利學校(The Brearley School)。根據學校排名網站Niche.com今年1月公佈的紐約州新學年最佳私立學校排名中,上東城布里爾利學校在全紐約州排名第五。(谷歌街景)

去年從《紐約時報》辭職的觀點專欄作家魏斯(Bari Weiss),日前在她的Substack平台博客「魏斯的常識」上推薦大家必讀一封信。

魏斯寫道:如果你不了解Brearley,那是一所位於曼哈頓上東區的私立全女子學校,每年學費已達54,000美元,准家庭顯然必須「保證反種族主義」才會被考慮錄取。

這是一封名叫古特曼(Andrew Gutmann)的家長寫的信,他的女兒自幼兒園起就在布里爾利學校(The Brearley School)上學,但現在他把女兒帶離了該校。

上周二他給這所精英學校全體600名家長寫了一封信。以下是這封信的摘譯。

最近,我們家決定不讓女兒再讀Brearley學校。從幼兒園開始,她已經在這學了七年。簡而言之,我們不再相信Brearley的管理部門和董事會將我們孩子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而且,對於女兒能否獲得必要的素質教育,發展出具有思辨能力、責任感、有見識和公民意識的成人,我們不再有信心。在此,我們分享離開之緣由,也敦促您在學校、社區和孩子的教育受到無法彌補的損害之前,採取行動。

Brearley對種族的痴迷必須停止,這一點我們怎麼強調都不為過。對於任何有思想的父母來說,Brearley已完全迷失了。行政部門和董事會對一名反智暴民綏靖,並允許他佔領學校,所表現的懦弱和缺乏領導力令人震驚。

以下是我對Brearley的反種族主義倡議的個人看法,這只是其他持批評意見的家長們所要表達的一小部分。

我反對以膚色來評價人。我不能容忍一所學校按女兒的膚色來評價她、評價他人。從膚色和種族的視角來看待教育、歷史和社會的方方面面,我們正在褻瀆馬丁‧路德‧金博士的傳統,並完全違反了這種公民權利的運動。

我反對指控美國系統性種族主義。自1960年代的民權改革以來,美國沒有針對黑人的系統性種族主義,至今已有五十多年。說有的人,是對美國歷史直截了當地歪曲,或者對當今的任何社會問題都不加以理解。如果有的話,那就是平權運動,恰恰指向相反的方向。

我反對對系統種族主義的定義,該定義把黑人在教育、職業或社會成果上代表人數不足,都視為系統性種族主義或白人至高無上和壓迫的證據。諸如此類輕率、無法證實的說法與Brearley所主張的知識和科學真理截然相反。此外,Brearley常說的口頭禪,即學校歡迎並鼓勵有關種族和種族差異根源的對話,我也認為是胡扯。

我反對這樣一種想法,即黑人如果沒有政府或白人的幫助就無法取得成功。Brearley採用批判種族理論,倡導一種令人討厭的觀點,即黑人應永遠被視為無助的受害者,而不論他們有何技能、才能或辛勤工作,他們都無法成功。Brearley教給我們孩子的正是種族主義。

我反對對家長進行強制性的反種族主義培訓。這些課程無論在內容還是方式上,都太幼稚、太空洞,對任何教育機構的家長都是侮辱。

我反對Brearley狂熱地使用諸如「平等、多樣性和包容性」之類的單詞。如果校方真正關心所謂的「平等」,那就討論是否停止對校友子女、裙帶關係和極富家庭的入學優惠。如果校方真的對「多樣性」持認真態度,就不會堅持將單一思想灌輸給學生和家長,這最讓人聯想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

如果校方真的關心「包容性」,就請回歸學校的座右銘「一個Brearley」中所包含的理念,而不是教導極端的分裂思想,把美國分成兩個群體:受害者和壓迫者。

我反對Brearley倡導諸如「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這樣的團體和運動,該組織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的反家庭、仇視、反亞裔和反猶太的組織,既不代表美國大多數黑人社區,也不代表他們的最大利益。

學校應該永遠將教育排在第一位。Brearley誤導性的「保護好自己」的安全文化,被證明對我們的社會如此有害,也嚴重損害了兒童的心理健康和適應能力。

我反對刪除歷史、公民和古典文學課程。我反對審查幾代人所學的書籍。我反對降低招生和聘用教師的標準。我反對削弱班級嚴謹的學習風氣和讓學生分數虛高。如果允許反種族主義倡議持續下去,任何家長都可以預見到會發生什麼。

像Brearley這樣的學校應該是領導者的訓練場。如果下一代的領導人比我們所受的教育還差,我們的國家將無法倖存,我們也將無法生存,一整代的學生都被教導憎恨自己的國家,並鄙視美國歷史。

最後我強烈反對,Brearley開始教學生思考什麼,而不是如何思考。我反對學校營造這樣一個環境,孩子和老師由於擔心「後果」而害怕在課堂上發表自己的想法。我還反對Brearley試圖篡奪父母在道德教導方面的作用。我反對Brearley正在建立一個分裂的社區,令原本屬於同一社區的家庭按種族被分為兩部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再把女兒送到Brearley的原因。

過去幾個月,我與許多家長談過話。顯然,大多數家長都認為Brearley的反種族主義政策是錯誤、分裂、適得其反和有害的。許多人認為,這些政策最終將摧毀一所出色的教育機構。但是,我敢肯定,鑑於近來取消文化已經滲透到我們的社會中,大多數家長都不敢說話了。

但你必須說出來。數字有力量,我向你保證,數字在那裏。請與主管部門和董事會聯繫,並要求終止反智者所謂「反種族主義」的破壞性胡言亂語。如果不能改正,那就要求換新領導。為了我們的社區、我們的城市、我們的國家以及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孩子們,沉默不再是一種選擇。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蔡溶美國紐約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2/1583796.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