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民主黨大水兩次沖了龍王廟 共和黨明年有望奪參議院

亞特蘭大是個大城市,是一個民主黨控制的城市,左派的這個做法害了亞特蘭大,同時還讓喬治亞的中間派選民認識到了左派的無恥,這更是大水沖了龍王廟。明年的中期選舉中,共和黨能夠在保留原有席位的情況下,再重新拿回喬治亞的這一個席位,那麼就可以控制參議院了。

自從最高法院第三資深的、83歲的左派大法官布雷耶在哈佛法學院公開宣佈反對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後,許多左派組織便怒火中燒,他們紛紛要求布雷耶在今年辭職。

一個名叫「Demand Justice」的組織甚至還打起了廣告,他們在一輛卡車上貼上了要求布雷耶辭職的海報,把卡車開到了國會山周圍。

「Demand Justice」翻譯過來就是「要求正義」,但實際上,這個組織應該改名為「Demand Injustice」.

左派何苦為難左派?很好理解,因為左派比的是下限。

那些要求布雷耶辭職的左派,他們的想法可不僅僅只是單純地反對布雷耶而已。

他們希望布雷耶辭職後,拜登能夠提名一位黑人女性擔任大法官。因為現在,民主黨還控制着參議院,他們擔心2022年中期選舉後,民主黨會失去對參議院的控制權。

這群人吃一塹長一智,他們害怕金斯伯格的「悲劇」重演,而他們要求布雷耶辭職的理由,現在還更為「充分」了。

布雷耶在反對增加大法官人數的講話中稱:增加大法官的人數可能會影響到美國的法治。

左派們要求增加一名黑人女性大法官的想法是十分可笑的。大法官的任職,不應該刻意地看重膚色和性別,而是其自身在法學上的造詣、被人尊重的程度。

最高法院現在只有九名大法官,如果像左派這樣以膚色和性別來分配,那麼最高法院是不是應該還有一名亞裔大法官?一名印度裔大法官?一名太平洋原住民大法官?一名印第安大法官?一名雙性戀大法官?一名男變女變性大法官?一名女變男變性大法官?一名男同性戀大法官?一名女同性戀大法官?一名認同自己為男性的女大法官?一名認同自己為女性的男大法官?所以,左派的做法,是可恥且可鄙的,他們把最高法院當成了政治角鬥場。

左派大法官布雷耶

最高法院裏第二資深的大法官是保守派的托馬斯,他是一名黑人。正因為他是一名支持保守主義理念的黑人,托馬斯長久以來便受到了左派的猛烈抨擊。左派說托馬斯不配當黑人,正如拜登在去年五月份說不知道把票投給誰的黑人也不配當黑人一樣。

托馬斯是最高法院裏最為保守的大法官,關於他的事跡,我在去年的文章《為共和黨保駕護航快30年的人,並不是川普,而是一名黑人》裏詳細提到過,點擊標題就可以直接閱讀了。

托馬斯現年73歲,還可以再為保守派戰鬥10年,阿利托大法官現年71歲,離退休時間還也還早。

不過話說回來,布雷耶今明兩年辭職的可能性較大,不僅是因為自己年齡大,也因為他想趁着民主黨控制參議院和白宮的機會,讓左派大法官來填補自己的空缺。

不過,左派們就不擔心惹怒了布雷耶,反而讓布雷耶下定決心繼續扛下去嗎?希望會見到這件事的發生。果真如此的話,就真的是左派發大水沖自己的龍王廟了。

喬治亞今年一年產生了兩個民主黨參議員,其中一位是特別選舉的,他當時以微弱優勢獲勝,任期也只有兩年。明年中期選舉時,這個席位會進行改選,選出一位任期六年的參議員。喬治亞上個月頒佈了新的選舉法,這個新的選舉法對左派非常不利。氣得左派把MLB的比賽場地都轉移出了喬治亞的亞特蘭大。(很好笑的,因為亞特蘭大是個大城市,是一個民主黨控制的城市,左派的這個做法害了亞特蘭大,同時還讓喬治亞的中間派選民認識到了左派的無恥,這更是大水沖了龍王廟,我當時看這個新聞,是邊看邊笑的)

明年的中期選舉中,共和黨能夠在保留原有席位的情況下,再重新拿回喬治亞的這一個席位,那麼就可以控制參議院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寰宇大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3/158039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