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共黨史「二七」慘案真相 林祥謙施洋之死另有因

—勞工萬歲是假 林祥謙施洋之死另有因

作者:
平漢鐵路工會是合法組織,施洋是該會的法律顧問。與民國政府治下,連目不識丁的工人們也都擁有結社自由相比,剝奪人民所有自由的中共何其醜陋?!

2018年7月-8月,廣東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曾發生了部分員工爭取組織工會而遭公司解聘,並在衝突中被當地警方抓捕的「佳士事件」,而在網上聲援他們的北大、人大等高校學生有的也被警告和抓捕。很明顯,中共在用鐵拳告訴那些有非分之想的中國人,包括中國工人,任何想要爭取權利的抗爭都是沒有用的。

不無諷刺的是,中共剛剛播出的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第六集的篇名居然是《勞工萬歲》,片中記述了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初中共鼓動並發起的工人運動,稱以1922年1月香港海員大罷工為起點,1923年2月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為終點,中共領導的工人運動掀起了第一個高潮。在前後13個月的時間裏,全國發生大小罷工100餘次,參加人數在30萬以上,其中,為了推翻北洋軍閥吳佩孚而發動的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最廣為人知。

回溯歷史,當時的京漢鐵路縱貫河北、河南和湖北三省,是連接華北和華中的交通命脈,有重要的經濟、政治和軍事意義,其運營收入是吳佩孚軍餉的主要來源之一。中共為此特派出了張國燾、陳潭秋、項英、羅章龍等人領導、發動工人罷工,甚至破壞鐵軌,工人們喊出了「京漢鐵路總工會萬歲」、「勞動階級勝利萬歲」等口號。罷工在勸解無效後,遭到了吳佩孚的鎮壓,中共黨員林祥謙、施洋被殺,中共黨史稱其為「二七慘案」。

罷工雖然失敗了,但中共對此卻引以為傲,中共在洗腦片中稱「工人運動擴大了中共在全國的政治影響」等等。按理說憑藉着工人、農民的支持才做大,並在日本侵華的幫助下竊取了中華民國政權的中共,理應在奪取政權後對工人、農民感恩戴德,至少也不會卸磨殺驢吧,但從中共建政後迄今對工人農民的惡劣態度看,中共還真是利用完了就像抹布一樣扔掉。

試問,中共能允許現在的工人成立真正的工會組織?能允許工人罷工乃至發動暴動?顯然答案是否定的。是以中共再說什麼「勞工萬歲」,還的確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回過頭來再說說中共黨史認定的「二七慘案」。按照中共的說法,「慘案」中死了52人,受傷300多人,60餘人被捕。依照中共的認定標準,1989年槍殺了幾千甚至上萬人的「六四」已無法用慘案形容,而是赤裸裸的大屠殺—-不管中共如何否認。

此外,根據2016年6月刊載在《華夏文摘》上,由旅德人士汪晶晶撰寫的《六四大屠殺與二七大罷工》一文,我們看到了對「二七慘案」以及林祥謙、施洋被殺真相的另一種聲音。

汪晶晶的祖父汪啟祚在辛亥革命後的湖北督軍府時任軍法處處長,兼任陸軍審判處處長和兩湖軍政執法處處長,在1923年中共發動的二七大罷工時,汪啟祚的上司是同為湖北黃岡人氏的肖耀南,肖的上司則是直系軍閥吳佩孚,而鎮壓大罷工的正是吳佩孚和肖耀南。

文中提到,據黃岡鄉賢們流傳,被中共樹為「烈士」的林詳謙並非是被「反動軍閥們」槍殺的,而據說是在一場混亂中被刀砍死的。至於他是不是如中共宣傳的那般高呼着「頭可斷,工不可復」而死的,鄉賢們並不清楚。鄉賢們能記得的只是林祥謙當時並非「手無寸鐵」。他率領的參與暴亂的工人,個個都手持大刀長矛。他們企圖衝擊軍營最初的原因是,「反動的軍閥們」幾日前竟膽敢隨意抓了幾個(在一個名叫劉家廟或李家墩的地方)破壞鐵軌的工友。

據悉,抓捕那幾個破壞鐵軌工人是由漢口警察廳廳長周際芸下的命令,他們被臨時關押在督軍參謀長張厚生的軍營中,該軍營有兩個連的兵力守衛。林祥謙率人衝擊的應該就是張厚生的軍營。

問題是,破壞鐵軌之人難道不該抓嗎?不該被追究責任嗎?這些人被抓就是林祥謙們鬧事的理由?在鬧事中,雖然罪不致死,但林祥謙被打死自身沒有原因嗎?顯然,林祥謙之死絕非中共粉飾的那般簡單。

而另一個中共黨人施洋之死,亦有內幕。施洋早在中共成立前,就組織過湖北省內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小組,還親赴湖南,與毛澤東、蔡和森建立的新民學會建立聯繫,他還是毛的結拜兄弟,毛最初對工人的認識就源自施洋,而與毛的關係或許是他死後備極哀榮的原因。

在大罷工前,平漢鐵路工會是合法組織,施洋是該會的法律顧問。與民國政府治下,連目不識丁的工人們也都擁有結社自由相比,剝奪人民所有自由的中共何其醜陋?!

而上過湖北省內警察學校和政法學校的施洋,對於民國的警務和司法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他並不主張使用暴力去亂來,特別反對損人而不利己的破壞鐵軌一類行為。因此,在二七罷工的整個過程中,施洋是儘可能把鐵路工人的生活境遇公諸於眾,爭取全社會的同情。

如果沒有中共推動下工人的暴力行動,如破壞鐵軌,而是選擇與資方坐下來談判,或許工人們的訴求會得到某種程度上合理的解決,此前亦有先例,但崇尚暴力的中共無疑是不願意這樣的情況發生的。暴力活動導致大罷工發生後,肖耀南根據吳佩孚指令,宣佈平漢鐵路工會為非法組織,取締該會,而簽署施洋逮捕令的正是汪啟祚。

施洋被捕後,無論是肖耀南還是周際芸,都沒有「嚴刑拷打」他,只是依照程序,把他押至位於武昌,當時隸屬於軍法處的一個陸軍軍事法庭去審訊。在2月8日開庭時,施洋在法庭上滔滔不絕,而現場據說無人阻攔,只是洗耳恭聽。而這樣的場景在中共的法庭中何嘗出現過?

開庭並無結果,肖耀南其後告訴汪啟祚,不會再次開庭,而是會將施洋押送至河南,因為當時吳佩孚在河南。不過,到了2月14日,肖耀南突然派人密令汪啟祚立即撰寫一份判施洋死刑的判決令,並簽署一份關於施洋死刑立即執行的槍決令,但他怎麼也沒有找到汪啟祚。於是在2月15日,施洋在既無一紙判決令,又無一紙槍決令的情況下,被秘密處決了,估計是堅決反共的吳佩孚下的命令。據說時任平漢鐵路局局長的趙繼賢在直接寫給吳佩孚的信中,附上了關於施洋煽動並領導平漢全線鐵路工人大罷工給平漢鐵路局帶來驚人損失的報告,這或許促使吳佩孚下了殺心。

而汪啟祚回來後得知這一消息,十分吃驚,也沒有補寫判決令和槍決令,最終不了了之,但施洋之死終究是讓汪啟祚對中共產生了一絲同情。

關於二七大罷工死了多少人,汪晶晶提到當年外祖母對肖耀南的憤恨。因為在其外祖母看來,兵殺兵,那是本事,那不叫殺人。兵殺民,殺手中沒槍的百姓,那才叫殺人。殺百姓的兵,那不是兵,那是匪。

外祖母告訴她,當年肖耀南殺了11個人。這讓在中共的宣傳下接受中共說辭的汪晶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無法相信一個「血腥鎮壓二七工人大罷工的劊子手,怎麼會只殺11個人呢?」但外祖母一口咬定就是11人,其中3個扒鐵軌、破壞鐵路,其他8個是在救這三個人時被殺。歷史的真實就這樣被經歷者記錄了下來。

1979年汪晶晶上大學後,曾詢問過教黨史的老師,二七大罷工究竟死了多少人。老師告訴她,按黨史中通行的說法,是57人,但因為沒有具體的被殺工人的名單,這個數字只是估計。另外,曹錕在長辛店一地所殺的人,比吳佩孚在鄭州和漢口江岸兩地加起來殺的人還多。

被殺人數,中共黨史從當年的57人降到現如今的52人,估計是實在找不出人來湊數了。無疑,當年那些受中共蠱惑而稀里糊塗送命的黨員、工人們,如果地下有知,看到當下中共是如何對待工人的,看到他們用生命付出的江山託付給的是一個惡魔,一定會放聲大哭、悔不當初吧。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12.html

對比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