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惡霸地主"劉文彩是怎樣搞義務教育的

劉文彩對學校的建造質量更是要求極高。他自己投資了3億5千多萬元法幣(合當時美元200多萬元),但資金還是很緊張。即便如此,劉文彩堅持不減一磚一瓦,高標準嚴要求,寧虧自家不虧學校。

劉文彩出資修建的「文采中學」,就是現在安仁中學的前身。(網絡圖片)

1941年,劉文彩為了興辦一所公益學校,文彩中學,看中了四川大邑縣安仁鎮南面街口附近的一片稻田和羅、李、楊三家的屋基、墳園。劉文彩動員農民搬遷是這樣做的:用自己的兩畝地換置規劃區的一畝地,用自己的兩間房換置規劃區內的一間房。個別拆遷戶還有額外的優惠。小農陳啟賢本來只有十畝地,按照約定應該給二十畝,但是這時因為劉文彩手裏的地契至少是四十畝的數目,劉文彩嫌到縣政府辦事麻煩,因此乾脆給了他四十畝地。

誰料陳啟賢因福得禍,就因為這多得的二十畝地,中共建政後成分被化成地主,兒子陳澤章六歲時跟一個少年口角,那少年一邊大罵「地主狗崽子」,一邊舉起扁擔攔腰砍下去。陳澤章躲閃不及,從此終身殘疾。陳啟賢因為是地主,大躍進時「攻擊三面紅旗」「攻擊大躍進」而身陷牢獄,妻子怕受牽連改嫁他鄉。

這就是大惡霸地主劉文彩的「公益征地」事件,選自《劉文彩真相》一書。

「文彩中學」的故事

著名的安仁中學(文彩中學)

劉文彩對學校的建造質量更是要求極高。他自己投資了3億5千多萬元法幣(合當時美元200多萬元),但資金還是很緊張。即便如此,劉文彩堅持不減一磚一瓦,高標準嚴要求,寧虧自家不虧學校。

拿學校的禮堂來舉例。修建此禮堂時,劉文彩要求儘量大些,但是要大到什麼程度呢?長28米,寬23米,面積約644平方米,禮堂的房頂不用一根橫樑,全是鋼材焊接。劉文彩從成都請來了最好的焊接工人,買來了質量上乘的鋼材。如今。這個禮堂至今仍氣派不凡地矗立在學校內。

文彩中學建成了。一個縣級中學,它的規模讓人驚嘆,不說鄉鎮,就連大城市也不多見。

開學典禮上,劉文彩當眾宣佈:「學校成立之日,劉家對之不再擁有所有權和使用權」。劉文彩沒有把學校看成自己的私產,放棄了校產,還規定自己的子女不得佔有,更不能繼承。劉家惟一保留的權力,就是對學校的監督權,及每年對學校的財務進行一次清理,僅此而已。

口頭宣佈後劉文彩還不放心,他特意僱人把自己的訓示刻在石碑上,把石碑放在文彩中學校園裏,讓天下皆知,以防後裔隱匿、篡改。

文彩中學高男一班學生彭學鑫,當年因家庭經濟困難輟學,考入文彩中學後,他的學費和燈油費全部減免,所交伙食費也寥寥無幾,因此在該校順利地讀完高中,後來成了著名的機械專家。

彭學鑫曾這樣回憶自己的母校:「文彩中學為川西平原及成都市培養了許多人才,特別是把許多貧寒子弟培養出來,這實在是不簡單的事。」

不僅對貧寒學生照顧有加,對外地學生,劉文彩也想得周到。抗戰勝利後不久,二十四軍分到八輛卡車(二十四軍為劉文彩六弟劉文輝的部隊),劉文彩立刻挑了一輛,當成了文彩中學的校車,專供外地學生上學、回家之用,避免學生長途跋涉的辛苦。

在教學設備上也花了大本錢,文彩中學儘量增加圖書室的藏書量及其它文化醫療設施,還大量購進理化實驗儀器,以便學生可進行分組實驗。劉文彩還聘專人在安仁修造發電廠,給學校改善早、晚自習的照明條件。

學校建成3年後,安仁發大水,全鎮被淹,大水從地勢高的仁和街湧進文彩中學,積水一尺多深。退水後,劉文綵帶人,把仁和街下挖了半尺到三尺,這一下,原來居高臨下的仁和街從此比文彩中學矮了半截。以後再發大水,文彩中學得以保全,可仁和街卻經常遭災,當街商戶損失嚴重。

別以為劉文彩不顧別人的死活,被淹的仁和街是他獨資興建的,街上大多店鋪是劉文彩自己的,所以受損失最大的還是他自己,但為了中學,劉文彩也顧不了這許多。

這樣的好人竟然被誣陷為大惡霸,不可理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23y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7/1577906.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