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小民之心:習近平為何不敢去廈門 此事或許關乎稱帝大業

習近平的福州之行已經結束了。這次視察福建,習近平先後到了南平、三明、福州等多個地方。值得注意的是,在短短的四天時間裏,習近平先後遊覽了武夷山國家公園、福州福山郊野公園,以及福州市三坊七巷歷史文化街區。習近平這次來福建,一多半的時間用在了遊覽觀光上,明顯是為了緩解他的精神壓力。可以想見,習近平的內心很不平安。既然是為了放鬆身心,這次來福建,所有到達的地方,事先一定做了仔細的選擇。至於選擇的原則,不僅要地方風光秀麗,而且,地名還要寓意吉祥平安。

這一段時間,習近平的心理狀態明顯處在非常特殊的時期,甚至有些神經過敏。這當然是由於這兩年來,習近平遭遇了多次重大的挫敗,讓習近平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所以,格外的疑神疑鬼。大家都知道,習近平在武漢解封之後,第一次視察的地方是浙江寧波市和安吉縣。寧波的名字來自海定則波寧。寧的意思就是平安,安定,寧波就是風平浪靜的意思。而安吉的意思就更是直白,平安吉祥。此後,習近平巡幸陝西,到達的第一個地方便是安康市平利縣。再後來,習近平外出視察則選擇了吉林,四平。從浙江的寧波、安吉,到陝西的安康、平利,再到吉林,四平,這些地名都有平安吉祥之意,這絕對不是巧合,而是精心選擇的結果。從這些情況,我們可以看出他的內心是多麼的焦慮和惶恐。

習近平這次來到福州,興致很高。在福州福山郊野公園,習近平同"休閒健身"的"福州市民"親切交流。新華社報道,習近平深情地說:"我在福州工作了六七年,37歲到這裏,一生中最好的年華在這裏度過,有很多體會。"習近平還提到,福州有福之州,七溜八溜不離福州。福州這個地名,大概也非常吸引習近平,所謂有福之州,或許正是習近平選擇到此地視察的一個重要因素。事實上,習近平能有今天,確實和他在福州的經歷有莫大的關係。福州是福建省的省會,習近平先擔任福州市委書記,後來,又擔任了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建省省長。就在里,習近平和後來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政治局委員王兆國、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兼中央組織部長賀國強等"福建幫"成員密切交往,並在成為中共儲君的關鍵時刻,得到這些人的全力支持。福建省真稱得上是習近平的潛龍之地。

當年,習近平從北京來到河北省正定,很快便成了當地的縣委書記,那時,他還不到30歲,這讓當地的幹部很是憤憤不平。然而,習近平卻並不滿足,還想再進一步。結果,遭到了當時的河北省委書記的批評。隨後,習近平依仗父蔭,從河北跨省來到了福建,成為廈門的副市長,開始了他的升遷之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正是在廈門任上和彭麗媛相識並結婚的,廈門這個地方對習近平和彭麗媛有特殊的紀念意義。順便說一句,那個時候,彭麗媛的知名度,要遠遠超過習近平。在2017年9月,習近平在廈門舉行了規模空前的金磚峰會,大肆鋪張,極盡豪華奢靡之能事。習近平為何選擇廈門召開這次峰會,外界有各種揣測。其實,這一年正是習近平和彭麗媛在廈門結婚30周年。由此可知廈門在習近平心目中的地位。而今年習近平來福建視察,彭麗媛和他一同到來,公開遊覽了武夷山九曲溪風景區。在那裏,習近平曾經和偶然相遇的遊客閒話,當得知一些遊客還要前往廈門時,習近平高興地說:這邊是山,那邊是海,多看一看。習近平的這番話,讓外界猜測他或許會到廈門去考察。此後,習近平到了福州,然而,卻沒有到廈門故地重遊。從福州到廈門,如果乘車的話,只要三個小時,如果乘飛機,只需要幾十分鐘。顯然,習近平這次並不想到廈門,甚至是有意避開廈門。

習近平這次來福建,正是台海局勢頗為嚴峻的時刻。不僅美國方面近來一再表示對台灣的支持,就連向來迴避台灣議題的日本,也公開表示準備介入台海戰爭。他剛到福建,外界便猜測,習近平這個時候來到和台灣一水之隔的福建,可能會就台灣議題發表講話,並且,有可能視察當地的駐軍,向美國、日本以及台灣發出強烈信號。而且,根據以往的慣例,習近平到外地視察,一般都會視察當地的駐軍,以顯示他對軍隊的控制權。尤其是此時此刻來到台灣對面的福建,更是應該如此。根據網上的公開信息,中共陸軍目前只有13個集團軍,其中第73集團軍就駐紮在福建,它的軍部設在廈門。那裏,距離台灣治下的金門島只有幾公里,在兩岸敵對期間曾經炮火連綿。如果爆發台海戰爭,第73集團軍肯定是一線部隊。在當前這個情況下,習近平若是親自來到73集團軍的軍部進行視察,那當然會極大的鼓舞這支部隊的士氣。然而,習近平卻沒有來到廈門。此事,引起了外界的極大關注。

如果福州是有福之州,福州的福字讓習近平聯想到福氣,那麼,廈門的廈,很有可能讓習近平聯想到上下的下。以習近平多次外出視察的情況以及習近平的知識結構,習近平很有可能會有這樣的聯想。假如真是這樣,那習近平當然不會前往廈門,即使是他手下最重要的一支部隊駐紮在廈門。畢竟,距離中共的20大只有一年多了,順利召開20大,打破兩個任期的限制,開啟他的第三個任期,乃至終身擔任中共的黨魁,這是習近平的頭等大事。這第三個任期的開始,其實,就是習近平皇帝夢的開始。這個時候,習近平最想的就是上,當皇上;習近平最怕的就是下,被迫下台。有道是,七上八下,已經68歲的習近平最怕的就是下。為了確保他能夠當皇帝,他寧可不去視察最應該視察的部隊,也不會冒險去那個廈門。

我們知道,現實生活中,越是那些從事風險比較大的行業的人們,禁忌就越多。比如,經常出海打魚的漁民,他們就比種地的農民有更多的禁忌。在船上不可以隨便說話,吃魚,都不可翻過來吃另一面,而是先將魚脊骨夾掉再吃。面對變幻莫測的天氣,面對狂風巨浪,人實在是太過渺小,太過無力,生死可能只在一瞬之間。面對太多的不可知的因素,面臨太多的不可預料的風險,人們唯恐不慎觸犯了神明,而遭到懲罰。

至於賭場上那些賭徒,也有很多的忌諱。賭徒大多不買書,因為書本的書和輸贏的輸同音。所以,他們避諱。賭徒還忌諱光和淨這兩個字,據說,賭徒忌諱在賭前剃頭、洗腳,這可能讓你輸光輸淨。此外,土匪強盜也有很多的忌諱,他們無惡不作,但是,也隨時可能丟掉性命,身首異處。而中共集團,他們號稱是唯物主義者,其實,他們和土匪強盜一樣,也有着很多的禁忌。中共的宣傳機構每每稱讚他們的領袖以大無畏精神,進行他們的革命事業。這所謂的大無畏,其實,就是不惜犧牲國家和民族的狂妄,就是隨時準備草菅人命的冷血和野蠻。這絲毫不意味着,他們自己真的無所畏懼,無所顧忌。恰恰相反,他們其實都非常的恐懼,更是有着很多的忌諱。中共的領袖毛澤東,那個習近平最崇拜的人物,入主北京後,從沒有真正進過故宮。令人奇怪的是,他曾經在1954年的4月,連續三次登上故宮的城牆,實際上沿着故宮的城牆走了一圈,可見,他對故宮非常的好奇。當時,正是毛澤東準備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的前夕。毛澤東先後看過資治通鑑十多遍,對宮廷政治異常的感興趣,他住在中南海,沒有理由不到一牆之隔的故宮去參觀。然而,毛澤東卻沒有一次真正去過故宮。毛澤東其實是把自己當作了中國的皇帝,或許,正是如此,讓他對覆滅王朝的宮殿格外的忌諱。尤其是故宮那個故字,會讓毛澤東避之不及。

習近平上台後,由於他的狂妄和無能,不斷碰壁,乃至遭遇重大的挫折,導致中國的形勢變得越來越嚴峻。中美貿易戰、特別是中美關係的惡化、更是給中國的未來蒙上了一層陰影,而突然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幾乎讓中國陷入絕境。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顯然讓習近平感到了恐懼和不知所措。習近平經常把什麼道路自信、理論自信掛在嘴邊,其實,他根本沒有任何自信。不僅如此,他對他的領導能力更是越來越沒有了自信。然而,對於權力的貪婪,出於喪失權力的恐懼,讓他剝光了衣服也要做皇帝,習近平已經走上了不歸路。面對不可知的未來,習近平明顯的多了很多的顧忌和擔心。這其中,習近平最大的擔心,就是因為某些事情讓他的統治崩潰。這並不是習近平過慮了,而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危險。習近平現在的心裏,比賭徒還緊張,比土匪更過敏。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小民之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3/157632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