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新疆棉風暴為何一年後捲起?

日前中共組織「共青團中央」透過微博發起了對聲明拒用新疆棉的瑞典公司H&M的聲討,這股新疆棉風暴迅速蔓延至耐克、阿迪達斯等眾多國際品牌。外界注意到,H&M公司的聲明實為一年前發佈,為何現在提起舊事,掀起一輪抵制外國貨的風暴?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圖/新唐人

日前中共組織「共青團中央」透過微博發起了對聲明拒用新疆棉的瑞典公司H&M的聲討,這股新疆棉風暴迅速蔓延至耐克、阿迪達斯等眾多國際品牌。外界注意到,H&M公司的聲明實為一年前發佈,為何現在提起舊事,掀起一輪抵制外國貨的風暴?

就相關問題,《希望之聲》記者採訪了台灣總體經濟學家、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候選人吳嘉隆先生。

記者:中共發起抵制外國貨的目的是什麼?

吳嘉隆:表面上是一種民族情緒的宣洩,中國的大國崛起產生的自信,好像跟外國的勢力產生了摩擦對撞,所以就找一些外國企業,比如說下架,不再買類似這種。通常的理由就是政治方面,比如說,這次歐洲對新疆侵犯人權的事情做了制裁,中共就反制裁報復,報復以後,歐洲就更生氣了,所以他約見中國駐外大使,9個國家約見,然後把歐盟原來跟中國要簽的投資協議擱置,應該是不會過了。習近平花很多力氣去爭取的,所以現在的事情就變成好像擴大這邊矛盾。中國原來想爭取歐洲一起對抗美國,至少分裂美國和歐洲的關係,可是現在看起來歐洲站回美國這邊。這裏有個邏輯要講一下,就是歐洲起先會擺出向中國親近的姿態,叫作親中路線。比如說德國要賣汽車到中國,因為現在發達國家的汽車已經飽和了,只有中國還有成長性,德國的汽車工業很重要,汽車帶動機械、鋼鐵等等,所以德國想賣汽車到中國市場,所以德國總理就去訪問中國,跟中國做交情,可是這樣美國就跳起來了,美國就要出來講話,打招呼了。可是中國為了留住歐洲,留住德國就會給好處,給一些經濟利益,這個時候可能美國就會加碼,還是有一些其它的威脅等等,歐洲這個時候就回到美國這邊,經常是這樣。你看英國本來說要給華為來投標的,結果也是不讓華為進來。所以歐洲國家一開始都是向中國親善,然後等美國來加碼、來叫價,最後歐洲就回到美國這邊。都這樣玩,一路玩到現在。

那俄羅斯更嚴重,俄羅斯要跟中國談去美元化、人民幣國際化,這個是在挖坑給中國跳,因為挑戰美元地位,美國絕對會幹到底的,這個是死路一條的。中國喜歡人民幣國際化來挑戰美元,俄羅斯就在這方面給中國勸進,讓中國去跟美國對抗,美國當然會拉攏俄國,中國也要拉攏俄國,俄國就變成兩邊都得利。俄國巴不得中國跟美國有矛盾,有衝突、對抗,情況就變成很複雜,變成說,美國把所有盟友都團結起來,所以你現在看到歐洲在新疆棉這個問題上跟中共有了摩擦。可是這個問題是這樣,因為從2019年台灣總統大選,大陸就開始把陸客台灣的自由行砍掉,團客也砍掉,不讓來了,這個東西當時是政治上的理由,就是要對蔡英文政府警告,不讓她搞台獨。後來澳洲那邊說要獨立調查病毒,中共就不買它的牛肉,不買它的紅酒、龍蝦、農產品還有鐵礦等等,打擊澳洲的經濟,也不讓遊客去澳洲旅遊。其實從日本到英國到法國,一些私營的百貨公司原來是大量的中國遊客來的,可是現在都不見了。因為有很多護照這類限制不能出國旅行,這個就是在限制觀光的外匯支出,有這樣的一個經濟效果。就是它跟外國的摩擦都是以政治上的理由,但是經濟上的結果是一致的,就是要控制外匯支出。

後來我就去調出一些財務報表,中國人民銀行財務報表裏面,它的外匯存底本來有3.1兆美元,現在有3.2兆美元,增加了1000億,但去年貿易順差加上外來資金流入,加上在國外發行美元債券,取得的美元資金大約有5000億美元,可是中國人民銀行的外匯存底只增加了1000億美元,這引起人們質疑,是不是資金外流,有資金在外逃。再仔細解剖下去,外匯儲備的3.2兆或者3.1兆這個水平,裏面借來的,就是在國外發行的美元債務,大概2.1兆美元左右,這樣扣下來的話,手上可運用的大概就1.1兆上下。可是這裏面包括外來直接投資,把錢帶進中國,然後換成人民幣在國內使用的外來直接投資,這部分金額根據大陸內部的估計大概是1兆美元。當然現在外資在撤離,不會全撤,就算撤一半好了,1.1兆去掉這5000億,還剩6000億左右。可是現在中國的農產品進口,加上能源天然氣跟石油的進口就超過4000億,另外晶片、原材料、工業設備的進口,也要超過2000億到3000億,這些加起來,手上的6000億就差不多用完了,所以外匯是很緊張的。所以現在中共寧可保外匯儲備,不能像以前那樣。聽說原來每個人可以有5萬美國的結匯額度,現在都不讓結了,有人美元存款存進去,要提美元都不讓提了,改為人民幣。也就是說,從種種跡象看出來,中共在收緊外匯儲備,保護外匯儲備,所以理論上來講,應該是外匯儲備不夠用。所以從這個跡象看出來,它是用政治上的理由,把很多外國品牌下架、不賣,其實就是有節省外匯支出,控管外匯支出的效果。每一個事情各有各的理由,對澳洲、對歐盟、對美國也好,各有各的理由,保護國家主權、尊嚴或者民族主義情緒,歸根結底最後效果都是在控制外匯。

記者:這種抵制外國貨的方式對它自身的經濟發展會不會起到反作用?比如說,中共希望促進消費拉動經濟。

吳嘉隆:它要搞內循環,坦白來講,就看消費能力。因為就業的問題、出口的問題等等,它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這裏還有個更嚴重的問題,它那個債務危機,就是國營企業的美元債務,還有地方政府發的債,都有還債的壓力,中央財政壓力很大,所以我覺得,不管它表面上政治、軍事怎麼弄,它金融層面的這個效果,綜合起來就是指向控制外匯的開支。舉個例子,香港的外匯儲備是4400億到4500億左右,聽說滙豐銀行已經無擔保的放款給北京4000億美金,只留下4、500億美金給香港的周轉之用。現在要把香港 大陸化,改成一國一制,將來成立第五個直轄市,香港和深圳合併,然後珠海跟澳門合併,全部加起來四個地方大概人口2千萬,成為第五個直轄市,這樣的話,港幣就不用發行了,香港的外匯儲備就拿來支持人民幣的發行,所以等於香港的外匯儲備就吃掉了。現在的情況就是中共在想方設法留住外匯儲備,包括一個新的舉動就是開放金融業務,讓外國金融機構來設點,來做生意。國外金融機構來的話,一定要帶進外匯儲備。以前不願意開放金融市場,現在就準備開放,表面上是滿足美國的壓力。所以你會發現,中共想方設法在支撐它的外匯儲備,如果被人家看出來外匯儲備不夠用的話,嚴重的資金外逃會爆發,這個叫作金融風暴、金融危機,到時候就麻煩了,人民幣匯率就要跳水了,就要大跌。現在的人民幣匯率還算強的了,可是這個是外強中乾,因為匯率的壓力非常之大,將來外資要撤,然後你進口需要美元的話,到時候問題會爆發,所以現在儘量在撐住。

然後國內自己的話,人民幣的債務,像地方政府的債,以前靠賣土地來解決地方財政,現在土地也不太好賣,現在維穩的經費超過國防經費,中央要來承擔維穩的開銷,所以可能有很多變相的課稅,變相的加稅,這個問題會爆發,比方派黨組進駐民營企業,民營企業乾脆就拿錢走人了,很多類似的現象,其實就是中央財政告急、外匯也告急,從這裏看出來,經濟、財政的問題,可能才是習近平要關起門來好好對付的一個問題。

記者:您剛才提到中歐投資協議被擱置,在您看來,這對中共是否是個意外的打擊。它在對歐盟採取報複製裁之前,有這樣的心裏準備嗎?

吳嘉隆:對,你說的沒錯,這算是一個意外的結果。但是如果我們看歐洲的大國博弈的邏輯,基本上就是我剛才講的,先親中,然後站隊美國,它是兩邊不得罪,但是它不能夠跟美國切割,中共想把歐洲拉過來的話,可能要付出很大的利益來勾兌,但是歐洲拿了利益之後,不見得就真的能夠和中共勾兌到底,這裏面要了解歐洲的政治邏輯,歐洲的國家安全是被美國保護的,歐洲最後不可能跟美國唱反調。但是中共有時候想要拉攏歐洲國家嘛,包括德國、法國、意大利這些大國,甚至包括英國,但是沒有用,它不了解這一點,歐洲表面上跟美國起先稍微有一些摩擦,但是中共想要利用這個摩擦的話,並不容易,因為歐洲跟美國畢竟合稱叫作西方國家,他們的宗教跟文化,還有經濟利益等等,都是一起的。何況歐洲接受美國軍事保護,日本也是一樣,日本也接受美國軍事保護,它們不可能最後和美國撕破臉,不可能。所以歐洲和中國談好的投資協議,對美國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漏洞和刺激,我在包圍中國經濟,然後你歐洲跟它簽投資協議,等於是開了一個缺口,所以美國會說你不要這樣干,然後歐洲就找個理由,我制裁你,刺激你,中共就反過來報復,一報復以後,歐洲馬上加碼。我看這個就是一個套路。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楊正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8/1573771.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