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馬歇爾被中共洗腦 國軍遭全面武器禁運 大陸淪陷

—美國三次誤判中共的歷史教訓

作者:
10月5日,中共抓住馬歇爾懼怕談判破裂的軟肋,以退出談判來要挾。馬氏競不顧五星上將的榮譽和美國國格之尊嚴,追隨周恩來到上海,假設飯局乞求其返回南京,被周一頓訓斥責罵後,灰頭土臉,悻悻而回。蔣在日記中說:「此次馬特飛滬訪周,竟碰壁至此,此其認為從來所未曾遭遇之侮辱,從此或可覺悟共匪之不能相與乎?」

蔣介石夫婦與馬歇爾

事已至此,蔣介石認為必須放棄政治解決。這才有上文提到的1946年6月國民黨中央黨部紀念周上的講話。為避開馬歇爾的糾纏,蔣介石遠上廬山,指揮關內國軍剿共。蔣明知此舉會與馬歇爾直接衝突,但為了國家免於赤禍,無懼美國可能的制裁,表現出一個大國領袖的道義擔當和頑強的反共意志。

有人以此批評政府不要和平。但問題是停戰令就像美國強加的不平等條約,剝奪了主權國家政府使用合法武力平亂的權力。更何況共匪在停戰令生效的第二天,即在山東等地向國軍發起報復作戰,政府寬延兩次仍不悔過。因此,國軍掙脫美國的無理束縛,採取軍事行動實乃天經地義,毋庸置疑。

而馬歇爾在歷時半年,與共匪兩次和談均無效的情況下,仍不肯承認美國調停政策的失敗,在兩個月內八上廬山,逼蔣停戰和成立各種名目的談判小組與中共扯皮。蔣介石則堅持,可以談判,但共匪必須無條件接受政府方案,否則不輕言停戰。蔣告訴馬,共匪只能靠優勢武力收服,希望美國盟友理解和協助。但他得到的竟是杜魯門的警告信:如果和平解決無進展,美國將重新審定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支持。馬也強詞奪理說,和談雖然不能保證共黨不再叛亂,但更有和平之希望,因為戰爭會導致經濟混亂,而經濟混亂則是共產主義滋生的溫床。可問題是,共黨在中國已經泛濫成災,並正在武裝顛覆政府,而不是什麼滋生的問題。那段時間,共匪正集中兵力組建野戰軍,全力反叛政府。蔣不但要指揮前方作戰,還得分心應對身後美國的干擾。

1946年7月29日,馬歇爾使出殺手鐧,下令對中華民國實施軍火禁運,前後近一年之久。而這一年正是國軍在兵力、戰力、士氣、裝備等方面處於絕對優勢、掃平共匪叛亂的最佳時期。馬歇爾自己畏共也就罷了,可還阻撓國軍剿共;美國自己釜底抽薪也就罷了,竟要求盟國如英國等同步跟進,全面封殺國軍獲得武器彈藥的渠道。而與此同時,蘇聯正把二戰時通過租借法案得到的約40多億美元的美式重型軍火(國軍抗戰時所得美國軍援僅8億多美元),經北滿陸路和遼東半島水路,源源不斷支援共匪。於是乎,國軍被切斷補給,裝備越打越少;共匪的美制軍火卻「要多少有多少」。綏靖特使馬歇爾與蘇聯「聯手」助共,使國軍漸入絕境。蔣介石在8月19日日記中寫道:「共匪猖狂益甚,美國壓力續增,艱難可雲極矣!」

8月6日,毛澤東對美國記者斯特朗發出「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狂言。當天馬歇爾還在廬山向蔣介石施壓停戰。堂堂美利堅,橫掃西歐,完勝日本,軍力聲威,傲視全球,卻被向日軍乞和的共匪稱為「紙老虎」,不啻為天大的笑話,更為天大的羞辱。可是,僅僅從第二次停戰令之後的幾件事觀察,馬氏為美國贏得的這項「殊榮」也許並不冤枉。

7月11日,馬歇爾任命司徒雷登為駐華大使,加入已被證明完全失敗的調停,而這一任命本身就是對共匪妥協的結果。他原本提名強硬派魏德邁,因中共反對才改為中共推薦的司徒雷登,開啟了美國外交事務由中共決定的惡劣先例。斯圖氏上任後,和馬歇爾一樣反對無條件支持國民政府,堅持蔣向中共敞開和平大門,充當共匪的說客。[24]

7月29日,共匪在河北安平鎮伏擊美國海軍陸戰隊運輸隊,打死美軍三人,打傷十二人,事後還反咬一口。馬歇爾沒有像先前對待國民政府那樣聲色俱厲,而選擇忍氣吞聲,息事寧人。

10月5日,中共抓住馬歇爾懼怕談判破裂的軟肋,以退出談判來要挾。馬氏競不顧五星上將的榮譽和美國國格之尊嚴,追隨周恩來到上海,假設飯局乞求其返回南京,被周一頓訓斥責罵後,灰頭土臉,悻悻而回。蔣在日記中說:「此次馬特飛滬訪周,竟碰壁至此,此其認為從來所未曾遭遇之侮辱,從此或可覺悟共匪之不能相與乎?」

美國越軟弱,共匪越強硬;共匪越囂張無忌,美國越壓政府妥協。結果國民政府兩面受敵,難以施展。國軍不能名正言順、理直氣壯地平亂,反而要像做錯事一樣遮遮掩掩。比如蘇中戰役初期,國軍作戰計劃事先被匪諜偵知,放到了馬歇爾的辦公桌上。國軍被迫叫停攻擊部隊,結果反被動挨打,損兵折將。[25]整個1946年,國軍始終無法全力以赴,一鼓作氣地進剿,而是打打停停,邊打邊談。在馬歇爾的壓力下,政府又第三次、第四次單方面停戰,士氣大受影響不說,原計劃一年內完成的剿匪計劃完全作廢,戰事拖延下去。

1946年11月共黨拒絕出席國民制憲大會,國共關係破裂,中共代表返回延安。馬歇爾在中共眼裏已如敝履,失去利用價值,甚至礙手礙腳。而馬卻毫無自知之明,居然托周恩來帶話,請中共決定是否希望他繼續調停。他等來的卻是《解放日報》社論之當頭一棒:「反對美國帝國主義侵略政策的統一戰線,將在民國三十六年迅速發展壯大…美國帝國主義及其在中國的走狗代替德,意,日法西斯的地位而成了世界的侵略者和全人類的公敵」。直到這時,馬歇爾才終於放棄調停。

暗然神傷又滿腹委屈的馬歇爾回國前發表聲明說:「我希望能向美國人民聲明,在故意歪曲和誣衊我國政府的行動,政策和目的方面,(中共)的宣傳毫不顧及真像,毫不顧及無論什麼樣的事實,清楚地證明其堅決的目的在於欺騙中國人民和世界輿論,在於煽動對美國人的不滿和憎恨。面對這種公然的污衊和對事實的完全漠視而要保持沉默是困難的」云云。(這段話可以原封不動地拿來針對現在的中共)不可思議的是,馬歇爾仍心有不甘,離華前還要求政府派代表赴延安同中共討論「停止衝突與改組政府的全面計劃」。

馬歇爾最大的悲劇在於,他直到被中共拋棄,也沒認識到誰是真正的敵友,還堅持認為國共分歧是缺乏互信,還在各打五十大板。蔣介石說他冥頑不靈,神經錯亂確也中肯。

馬歇爾調停失敗,鎩羽而歸,卻升任國務卿,繼續反蔣政策。國民政府受美國牽制,在47年4月改組政府時仍為共匪保留席位。直到美國解除武器禁運後,才於同年夏放開手腳剿共,通緝共匪頭目,取締共黨,厲行全國總動員,拯救國家於危亡。此時距蔣介石於45年下達剿匪密令已過去近兩年。而共匪叛亂早已成燎原之勢,國內局勢全面惡化,平亂滅共的最佳時機早已一去不返。屢戰又止的國軍,士氣衰竭,優勢不再。沒有持續強大的外援,戡平共匪已希望渺茫。

1948年11月,風雨飄搖之中的國民政府,派宋美齡赴美,當面請求美國盟友的支持和援助,但被杜魯門所拒。1949年4月,國民政府拒絕了共匪的逼降條件,同年12月,中華民國政府遷都台北,中國大陸淪陷至今。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5/1572786.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